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2章 992.微服调查
    “那个狗官也不怕天打雷劈!”

    柳若晴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去把那知县的头给拧下来。

    言渊也同样沉着脸,虽然一言不发,可眼底的杀气却已经有些压不住了。

    “粮仓那边呢。”

    “粮仓那边空的。”

    “空的?”

    言渊沉着声音,重复了这两个字。

    “是,空的。”

    天枢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在听到知县打算要将那些染病的灾民烧死时,他就已经想要动手杀了他了。

    后来知道粮仓是空的,他跟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也能猜到大概了。

    那狗官分明没有要救灾民的意思,根本不指望他能开仓赈灾,可如果不是开了粮库赈灾,那偌大的县衙粮库,怎么会空得没有半点米?

    很显然,一定是那个狗官给贪了。

    天枢想的,此时正是言渊心中所想的,若说粮库里的粮食分给了灾民,他是绝不会相信的,也就是说,那个狗官不但没有要救百姓的意思,还打算将粮食给贪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他亲自过来,他真的难以想象,那些从京城运送过来的赈灾粮饷,会不会也要到了那个狗官的口袋之中。

    天枢见言渊黑着脸不说话,想了想,便开口问道:“王爷,属下现在还需要做什么?”

    “先出去再说。”

    三人去了客栈的前堂,他身边的几个侍卫都已经候在那里了。

    “主子。”

    他们没在外人面前喊“王爷”,这是言渊之前就交代下来的,眼下这情况,他们还不急于暴露身份。

    这个时候,陆元和和几个侍卫从客栈外面走进来。

    陆元和走到言渊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王爷。”

    “疫情如何了?”

    “那妇人的丈夫已经好了,但有些人的情况不是太妙。”

    “什么意思?”

    “王爷,原本此次疫症只是普通的瘟疫,但我随后又去查看了其他几个人的病情,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同。”

    “不同?”

    言渊蹙了一下眉,表情严肃地看向陆元和。

    “是,而且,还有些严重。”

    陆元和并不打算隐瞒,瘟疫这种东西,一旦蔓延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见言渊表情冷冷的没有说话,陆元和犹豫了半秒后,继续道:“我询问了几个患者,发现他们都曾因为过于口渴而饮下了一些海水。”

    “饮海水?”

    柳若晴在一旁听了,也跟着皱起了眉,海水不感激,水中多盐,喝了不是更口渴吗?

    这不是在饮鸩止渴么?

    况且,这海水可是淹死了不少人,虽然已经退下去了,可……

    想到这,柳若晴便立即想到了另外一些事,眉头蹙得更紧了。

    果然,陆元和的话,便应征了她心头的猜测,“没错,他们因为实在渴得受不了,就喝下了一些水坑里的没有干透的海水,洪水里泡过不少的尸体,那些尸体在暴雨和洪水中腐烂,自然会产生疫病。”

    说起来,陆元和也是眉头深锁,“此疫症极易传染,而要查出这疫病的源头而对症下药,需要一定的时间。”

    言渊知道眼下发火也无济于事,只能压着脾气,对陆元和道:“先生先想办法将针对此次疫症的特效药研制出来,其他事,交由本王来处理。”

    “是。”

    随后,言渊便派了几个侍卫跟随陆元和继续去了城外,又另外在城中采买了一些草药,让他们暂时先将疫情控制住再说。

    这次的行动不算小,自然就引起了那知县的注意。

    “什么?有人在城中购买草药救治城外那些贱民?”

    “是啊,大人,听说那人十足的派头,身边跟了不少的的护卫,看样子是个有钱的公子哥。”

    师爷在一旁小声道。

    那个男人他当时刻意接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甚至那人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他,却让他隔着一段距离就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当时便吓得他不敢再靠近了。

    当然,这种丢人的事,他也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

    “有钱的公子哥?”

    那知县闻言,微微阖着双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轻声一笑,“什么有钱的公子哥会来这种地方,也不怕染了病回去。”

    师爷毕竟跟在这知县身边这么多年,知县一句话,他便立即领会了他的意思,“大人您的意思是,那人可能是朝廷派来的?”

    知县捋了捋胡须,胖脸上的肉,因为他的举动而上下一抖一抖,他也没有明确肯定了师爷的猜测,只是这般道:“总归不能小瞧了他。”

    师爷这会儿没说话,想起自己当时见那人时的样子,身子还禁不住抖了一抖。

    如果那人真是朝中派来的,看气度,可不会只是普通官员这么简单了。

    “大人,可需要学生派人去调查一下?”

    师爷看着知县,小声提议道。

    “也好,小心别被人发现,务必要查出此人的身份。”

    “是。”

    师爷很快便退了出去,当即便招了人,前方言渊等人住的客栈。

    入夜,几道黑影悄悄潜入了客栈,出现在了言渊的房门外。

    屋中的人,睡得很深,除了呼吸声,什么都听不到。

    外面的几人对视了一眼,随后,见为首的大手一挥,跟着,其中一人上前,用刀撬开了房门,悄声走了进去。

    “大人交代了,不能让他们发现,你们动作快点。”

    “是,大哥。”

    跟着,便见几人在房间四处摸索着,其中一人打开了屋中的木柜子,里头放着一个包袱。

    将包袱打开,里面有一块黄金做的牌子,上面的字,吓了那人一大跳。

    “大哥,快过来。”

    那人回头,对另外一人低低地喊了一声。

    “发现什么了?”

    “大哥你看!”

    那人将手中拿着的金牌递到他口中的“大哥”面前,上面刻着的字,也将那人给吓了一大跳。他随后又拿起包袱里的一个黄色本子,是一个z证明言渊身份和官阶的身份文牒,翻开看了一眼,之后又着急忙慌地将两样东西原封不动地放回到包袱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