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995.二胎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他断然不会去想,一个钦差来灾区,会带上他的夫人,他主观地就认定钦差大人身边的这女子,定是他在外面养的小野花。

    真没想到,这钦差大人出门半个差也要把外面的小野花给带上,真真是……无知后生啊。

    不过,这钦差大人既然重色,那就好办了。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干脆连柳若晴是谁都不问了,自然地,言渊也没有要刻意介绍柳若晴给朱义钭认识。到了县衙正厅,朱义钭对言渊又是上茶又是满口奉承,一阵寒暄过后,朱义钭到底还是有些眼色的,见言渊面露倦意,便没敢继续打搅,待客房收拾好了之后,便亲自带着言渊一行人去了县衙后院的客房

    。

    “那朱义钭拍马屁的本事可真不像一头猪。”

    等到朱义钭以及随行的下人都退下之后,柳若晴笑嘻嘻地坐到言渊身边,笑道。

    言渊看了一眼她嬉笑的眸子,弯了弯唇,没在朱义钭的事情上多说什么,倒是见柳若晴这两日的脸色都不是太好,心里有些不放心。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让陆先生过来给你瞧瞧。”

    柳若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一天到晚盯着她问舒服不舒服,她舒不舒服她自己不清楚吗?

    “哎呀,我没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柳若晴没好气地捏了一下言渊握着她手的手背,嗔道。

    言渊倒是没有一点玩笑的样子,蹙着眉看她,严肃道:“这两日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我心里不放心,这里疫症肆虐,还是小心点好。”

    说罢,也不等柳若晴反应过来,言渊已经从椅子上起身,“我去让陆先生过来给你看看。”

    话音落下的同时,人已经到了房门口了。

    柳若晴无奈,不过见他这般担心,也就随他去了。

    言渊离开之后,柳若晴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到言渊刚才担忧的眼神,她也开始怀疑了起来,“脸色真有这么差?”

    带着疑惑,她走到铜镜前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脸色,果真自己的脸色不是很好,有些苍白,看着就是气血极虚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言渊已经带着陆元和过来了,陆元和见柳若晴的脸色却是不大好,便也不敢耽搁,立即上前给柳若晴诊脉。

    柳若晴倒是十分配合,脉诊到一半,却见陆元和的表情有些怪异,有些疑惑,还有些……

    总之,那眼神看上去格外复杂。

    原本之前柳若晴那血症莫名其妙好了,言渊心里就一直没有完全放心下来,这会儿见陆元和神色复杂,他整颗心就猛地提了起来。

    “看出什么来了?”

    见陆元和神色不对,柳若晴也没敢大意,夫妻二人的视线皆紧张地停在陆元和的身上。

    陆元和愣怔了片刻之后,才陡然回神,见两人皆用一双忐忑不安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朗声一笑,“王爷王妃无需紧张。”

    陆元和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向言渊二人行了个礼,继而看向言渊,道:“恭喜王爷,王妃是有孕了。”

    半晌,房中都是一片寂静到无声的气氛,言渊夫妇二人愣是没有从陆元和的话中反应过来。

    还是陆元和见二人傻乎乎的样子,才轻笑了一声,重复道:“恭喜王爷,王妃已有两月的身孕了。”

    终于,言渊二人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跟第一次得知柳若晴怀孕时那种欣喜若狂的情绪有些不同,这一次,言渊在欢喜中,还掺杂着毫不掩饰的担忧和矛盾。

    “晴儿有孕了?”

    “是,胎儿已有两月。”

    言渊没有再开口,只是双眼复杂地看着柳若晴,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他明明每次跟晴儿同房之前,都会服下避子丸,就是为了避免让晴儿再孕,晴儿她怎么会有了……

    言渊的神色这会儿有些复杂,挣扎当中,还是夹着再为人父的欣喜。

    只是这欣喜比起那挣扎矛盾的情绪来说,太过渺小,以至于柳若晴并不曾看到,以为他并不开心。

    陆元和原本还想说什么,见夫妻二人这副表情,想了想,还是先出言告退了。

    有些情况他还有些搞不明白,等过段日子再说吧。

    陆元和走后,柳若晴见言渊还是那副矛盾的表情,心里也跟着忐忑了起来。

    缓步走到言渊身边,她抬手轻轻扯了扯言渊的衣袖,问道:“我怀孕了你不高兴吗?”

    言渊见她眼神忐忑,无奈地伸出双臂,将她揽入怀中,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怎么会不高兴,只是心里有些害怕。”

    再为人父,他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可是,当日晴儿生珩儿时那几乎要了她命的模样,到这会儿还清晰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若是再来一次,他根本不敢去想,尤其是,晴儿之前还得了血症,这一胎怀上的话,她的身体能承受得住吗?

    这也是他特地让陆先生给他配了避子丸备着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免让晴儿再孕,可没想到晴儿她还是怀了。

    这是命中注定他跟这个孩子有父子之缘吗?

    柳若晴一开始不知道言渊为什么情绪会这么复杂,看上去似开心却又似乎不开心,可这会儿听他这么说,她便立即明白了他在害怕什么。

    当日,她生珩儿时差点难产死掉,几乎把言渊吓走了半条命,当时,他就言明绝对不会再生第二个了。

    之后,她确实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孕,她心里估摸着言渊定是私下做了什么,加上那段日子朝中情况不明,她也无心怀孕,也就由他去了,哪怕她心里多想再给他生一个女儿。

    她从言渊怀中抬起头来,用食指的指腹轻轻按压着他拧成“川”字的眉心,道:“既然他(她)都来了,就说明跟我们有缘分,你别担心,我听说,生第二胎快的很,没那么恐怖的。”尽管柳若晴这么说,可言渊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但既然孩子来都来了,他总不能狠下心将孩子打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