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7章 997.莫不是朱大人贪了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王爷,一切都准备妥当,随时听凭王爷调遣。”

    “嗯。”

    言渊满意地点了点头,“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天枢走后,坐在言渊身边的柳若晴才问道:“连账本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可千万别辜负了那头猪的一番辛苦。”

    “自然。”

    言渊抿唇一笑,挨着柳若晴坐着,手,轻轻抚着她平坦的小腹,道:“这小家伙在你腹中安分吗?”

    柳若晴白了他一眼,这昨日才刚知道她有孕了,到现在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同样的问题,他都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了。

    “有你这个父王一天到晚盯着,他(她)倒是敢!”

    看着柳若晴眼底的打趣,言渊愣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昨日到这会儿,同样的问题已经问了许多遍了。

    当下,便讪讪地笑了一笑,揽过柳若晴纤瘦的肩膀,道:“我这不是担心他(她)调皮吗?”

    柳若晴抿唇一笑,没跟他继续这个话题,抬眼望着他,道:“那头猪打算给你一本假的账本,你打算怎么应付?”

    “不管怎么做,总不能浪费了他一片苦心。”

    言渊的眸色,往下一沉,唇角虽然弯着一抹弧度,却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凉意。

    又过了一日,陆元和前来禀报,说是已经研制出了针对那未知瘟疫的特效药,配方已经有了,但因为药草不足,因此没有足够的药给病人治病。

    “王爷,如果草药不及时供给的话,一些病患怕是等不了了。”

    陆元和蹙着眉头,忧心道。

    “镇上的草药都已经卖光了吗?”

    “能采购的都已经采购过来了,配方中有几味药因为平时用到的不多,因而城中各大药铺储备得都不多,还能派人去附近各地的药铺去大肆采买,这一来一回,估计也会有不少人等不了。”

    听陆元和这么说,言渊的眉头便皱得更紧了,照这样下去,怕是得死不少人了。

    “你需要什么药,让天枢吩咐下去,尽快去各地采买,能救几个是几个。”

    言渊的声音沉得可怕,眼底的冷意也更加浓了一些。

    如果不是朱义钭那个狗官将那灾民关在城外任其自生自灭,也不会有灾民去饮那些海水,自然也就不会引发这特殊的疫症了。

    那个狗官这条命该活到头了。

    陆元和见言渊眼底的杀气逐渐溢出,心下也知道那个姓朱的知县怕是要活到头了。

    当下,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告退了之后,便着手安排采买之事。朱义钭知道了这个消息,自然不会放过在言渊面前表现的机会,让他出钱出米他自然不愿意,这出力的人也是他手下那帮衙差,也损不了他的利益,若是差事办好了,让钦差大人满意了,回京向皇上表明

    ,说不定他还能升官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朱义钭这一次对采买药草的事非常积极配合,倒是真让他的手下在附近采买了不少的药。

    甚至他还让人去请教陆元和认识草药,直接派人去山间采药。

    这般积极的行为,言渊自然不会不知道,自然也不会阻止他去表现。

    “这几日还真是多亏了朱大人积极配合陆先生采药,否则,城中那些灾民怕是活不长了。”

    言渊放下茶杯,唇角勾着满意的笑,笑容却不达眼底。

    朱义钭此时正处在被言渊夸赞的喜悦之中,自然没注意到言渊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

    “大人言重了,下官身为义洲的父母官,替老百姓做事是应该的,不值得大人这番夸奖。”

    “朱大人万不可这么说,朱大人真心为百姓办事,那就是替皇上分忧,待本官回去之后,定会禀明皇上关于朱大人在义洲的一切。”

    朱义钭听言渊这么说,完全没听出言渊语气中的另一层意思,当下便高兴得眉飞色舞,赶忙起身对言渊连连作揖道:“多谢严大人,下官若能平步青云,定不忘大人知遇之恩。”

    言渊抬了抬手,弯了弯唇没有作答,只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掩去了眼底的杀意。

    “对了,严大人,有件事,本官一直没时间问。”

    朱义钭眉心一跳,面上的肌肉也跟着抽了一抽,刚才的兴奋已经收起,他忐忑地看着言渊,道:“大人请问,下官定知无不言。”

    言渊放下茶杯,微微用了一下力,杯子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让朱义钭的身子也跟着抖了一下。

    他猛地抬眼看向言渊的脸,却见他面容温和,没有半点戾气,心下微微一松,等着言渊开口。

    “当日在城外,本王听人问起应急粮库之事,难道大人没将应急粮库里的粮食分给那些灾民暂时解燃眉之急吗?”

    朱义钭心下一沉,暗道果真是要问此事,好在他已经让梁师爷提前做了准备。

    在言渊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他赶忙跪了下来,为自己辩解道:“大人明鉴,那些应急粮食早在那些灾民进城的时候,就已经系数发放下去了,下官哪里敢留着那些粮食不放呢。”

    他见言渊听他说完这番话,脸上也没有什么怒容,心下便定了一下,继续道:“大人若是不信,可随下官去粮库查看一番,粮库如今已经空了呀。”

    空了?

    言渊冷笑,难道不是被你这头猪给搬空了吗?

    心中虽然愤怒,言渊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半点表现出来。

    “哦?”

    言渊的眉毛微微一挑,“即是如此,为何那些灾民都在闹应急粮库之事,莫不是……”

    言渊刻意停顿了一下,没有将话说完,那双深沉的眸子,意味深长地看向朱义钭,道:“莫不是朱大人自己贪了吧?”

    朱义钭的心脏,猛地被言渊这话给捶了一下,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对上言渊这双深不可测的犀利眼眸时,心里也饶是被吓得不轻。双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大人明鉴,大人明鉴,这罪名,下官是万万不敢担下啊,这可是老百姓的救命粮食,下官怎么敢吞下啊,求大人明鉴,求大人明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