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 999.死者名单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再者,这几日朱大人为义洲百姓忙碌奔走,本官都是看在眼里的,自然,本官也更加偏向于相信朱大人,因而那账本并不着急查看。”

    言渊这话说得朱义钭心花怒放,就差没放声笑出来了。

    “多谢&……多谢大人谬赞。”

    言渊看着朱义钭这喜形于色的样子,心里连声冷笑,这朱义钭不叫他猪一头还真是埋没了这个好名字。

    “对了,朱大人,本官对一些地方政策还不是很了解,想要朱大人替本官解答一些疑惑。”

    “大人请讲。”

    言渊作势疑惑了一下,眼底流露出了几分不明之色,道:“应急粮库的领取都是由本人亲自申领并签字的,还是可以由他人来代领的?”

    朱义钭听言渊提起应急粮库,心里便一阵激灵,可一想到言渊刚才对他那褒奖的态度,心里那点防备便松懈了下来。

    认真回答道:“回大人,是这样的,为了避免他人冒领或者人死而隐瞒不报继而骗取救急粮食,朝廷规定,救急的粮食必须一人一领,不可由任何人代领的。”

    “哦,就是说,如果有人在这次洪灾中死去了,他的家人是不能领他那一份粮食了?”

    朱义钭觉得言渊这问题有些不对劲,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犹豫了一番之后,又如实回答道:“确实如此,救急粮食本就不多,因而死去的人,就没了那个份额了。”

    “原来如此,本官明白了,多谢朱大人解惑。”

    “应该的,大人您客气了。”

    “那本官就不耽误朱大人了,你忙了一天,先去休息吧。”

    “是,下官告退。”

    朱义钭一走,言渊脸上的笑容便凛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令人胆寒的戾气。

    起身回到后院,没多久,天枢等人便回来了,将手中的一本册子交到言渊手上,

    “王爷,属下等人都按照您的吩咐,将名单都拟在册子上了,请您过目。”

    “嗯,你们先退下吧。”

    “是。”

    天枢等人退下之后,言渊拿起手边那两本账册翻看了起来。

    “这是什么。”

    柳若晴知道其中一本是昨日朱义钭交上来的账册,另外一本则是刚才天枢交上来了,像是拟了什么名单。

    “我让天枢他们根据这账本上的户籍资料,挨家挨户查了一下各家家中在水灾中死去之人的名单。”

    言渊一边翻着两本账册,一边回答柳若晴道。

    听言渊这么说,柳若晴便明白了言渊的意思,“你是说,这朱义钭临时抱佛脚做的账本,根本就没去注意各家到底死了哪些人,随便签了一些字就交给你了?”

    “没错。”

    言渊勾唇笑了一笑,眼中凝聚着冷意,“那头猪以为给了一本账本,就能应付我了,殊不知他亲手交了一个证据到了我手上。”

    柳若晴抿唇一笑,瞬间明白了言渊的意思。

    “我帮你一起看。”

    “那就有劳娘子了。”

    一连几日,朱义钭都没听说言渊这边对那账本有任何动静,原本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大人,看样子,那严大人是真的没有怀疑我们的账册。”

    梁师爷喜不自胜,对着朱义钭开口道。

    “也不知道那严大人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根本无心查这里的事。”

    朱义钭若有所思地拍着椅子的扶手,叹气道。

    “不论是哪一种,对大人您来说,不都是一件好事吗?等赈灾粮一到,我们不是又可以捞一笔了?”

    朱义钭听他这么说,停顿了半秒,随后,两人狼狈为奸地笑出声来。

    两本册子,言渊柳若晴夫妇二人翻得很快,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便全部理清了。

    看着朱义钭呈上来的账册上被她圈起来的红色名字,她冷笑了一声,“还这是头猪,做假也不做得逼真一些。”

    朱义钭呈上来的账册上,那些签了领取名字的好些人,都是在水灾发生后就已经死了的,如今他们的签名却出现在账册上,就足以证明这账册是伪造的。

    朱义钭自作聪明把这样一份账册递到言渊手上,殊不知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言渊将账册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眼底溢出了浓烈的戾气,“一百三十个死人,他还真是一个不落!”

    他昨日特地让朱义钭亲口告诉他关于救济粮食的领取方式,就是为了堵他的后路。

    到时候,他倒是要听一听他怎么解释那一百三十个死人是怎么“复活”去领的粮食。

    “就是知道他作假,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他贪污,到时候,他肯定会想办法抵赖。”

    柳若晴满脸不忿道。

    言渊眯了眯眼,幽深的眸子,带着深不可测的神色,片刻后,从柳若晴身边起身,“我去找陆先生帮个忙,你先休息一会儿。”

    “好。”

    言渊走后,柳若晴并没有睡下,而是躺在床上对着床顶发呆着,手,轻轻覆在小腹上,这里正孕育着一条新生命,是她跟言渊的第二个孩子。

    柳若晴的唇角,微微弯起,眼底是再为人母的柔软。

    “若是珩儿知道他要当哥哥了,定是很开心。”

    她轻声自语道,眼底的温柔不曾掩饰。

    虽然怀了二胎,可她好似并没有什么妊娠反应,甚至还有些精神亢奋,不管何时,她都觉得自己精力充沛,根本不需要休息似的。

    言渊出去之后没多久便回屋了,见她躺在床上没有睡着,只是嘴角带着盈盈的笑意,便也跟着弯起唇角,走到她身边,“睡不着?”

    见言渊回来了,柳若晴便坐了起来,“大白天的,当然睡不着了。”

    柳若晴挨着言渊坐着,想起了此行跟来义洲的起因,便问道:“关于‘长眠’的事,有找到线索吗?”

    这几日,她虽然没有问,但是知道言渊暗中派了几个暗卫在城中调查关于“长眠”的任何线索。

    不搞清楚那几次刺杀的幕后黑手,她根本没办法完全放下心来。一个有那样的耐心潜伏在背后的对手,对任何人来说,都不算是件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