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0章 1000.外室小野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柳若晴问起这个,言渊拧起眉,摇了摇头,“这义洲看上去好似散乱无章,但是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义洲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势力凝聚得很紧,就像是有一面看不见的铜墙铁壁围着,想要进去查一点什么

    ,根本就查不到。”

    柳若晴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如果那幕后黑手真的是在义洲,那么义洲这边的事情,自然不会被人轻易查到。

    那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又怎么会让人他的地盘查出什么来。

    突地,柳若晴的脑海里有什么想法一闪而过,却因为太快,让她没有及时抓住,再用力去抓,却怎么都抓不住了。

    随后,柳若晴便放弃了,只听言渊继续道:“不过,这也从反面告诉我们,我们调查幕后黑手的方向是对的,这义洲绝对有问题。”

    柳若晴点点头,赞同了言渊的看法。

    义洲若是没问题,就不会将消息瞒得这般紧实,竟连言渊身边身经百战的暗卫和密探都差不到半点线索,由此可见,这幕后黑手还当真不容小觑。

    绝不是当年卫王,或者是如今的秦穆怀,柳城鹤这种无能鼠辈能比的。柳若晴见言渊蹙着眉,知道他心里也是有些烦恼,难得见他在公务上出现这副表情,柳若晴上前,握住了他的手,道:“这幕后之人既能有耐性潜伏这么深不让人查出来,本来就不是个好对付的主,你也不

    用着急,先将那头猪的事解决了先。”

    提起“那头猪”,言渊便嗤声笑了起来,夫妻俩私底下都是这样唤朱义钭的,唤着唤着也就习惯了。

    不过随后,言渊脸上的笑容,便冷了下去,“是该处理他了。”

    “你打算怎么做?”

    “在处理他之前,自然是要将他吞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再说。”

    说着,言渊的唇角,冷冷地勾了勾,眼底一片算计之色。

    柳若晴想起那天言渊在她耳边说的计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果然,待到第二天一大早,夫妻二人刚起床,便传来了朱义钭跟他儿子朱慎都感染了疫症的消息,一时间,府中上下都处在了恐慌之中,生怕会被他们父子俩传染了。

    “好戏要开场了。”

    言渊侧目,对着柳若晴低笑道。

    “走,我们去看看。”

    柳若晴挽着言渊要去凑热闹,言渊这一次倒是没有反对,也不担心那疫症会传染给他们,毕竟,他们父子俩的“疫症”可出自他的人之手。

    言渊笑着捏了捏柳若晴的鼻尖,道:“走吧。”

    为了便于大夫诊治,又不敢耽误病情,朱义钭跟朱慎二人此时被放在了同一间屋中,两张床隔开两个人的距离面对面放着。

    两人的情况看上去很是不妙,脸色蜡黄,脸上身上都长了密密麻麻的毒疮,看上去非常恶心。

    这情况,跟城外那些得了疫症的人非常相似。

    朱慎浑身难受地开始骂骂咧咧,“爹,都是你,没事去城外看那些贱民做什么,现在你染了疫病,死了就死了,竟然还传染给我!”

    “混账东西,你敢诅咒老子死,没有老子,你屁都不是!”

    “你是我老子,你现在都要了我的命了!”

    “……”

    父子二人相互对骂着,谁也不让谁,明明没了力气,可还是谁都不肯先认输。

    前来诊治的大夫蹙着眉,一个头两个大,若不是眼前之人是义洲的一县之长,他们是万万不愿意来的。

    等父子二人骂得没有半点力气了之后,朱义钭的夫人才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一脸期盼地看着大夫,哽咽道:“大夫,县太爷跟公子的情况如何了?”

    那大夫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道:“夫人,请恕草民无能为力……”

    他连关于这疫症的半点头绪都没有,更别提对症下药了。

    朱夫人一听,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

    大夫不愿意多待,随便开了几分强身健体的药之后,便动身告辞了。

    大夫前脚刚走,后脚言渊夫妇便来了。

    “朱大人和朱公子这是怎么了?”

    言渊佯装惊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听到他的声音,朱夫人的哭声骤然一顿,猛地朝言渊看了过来。

    “钦差大人,求您救救我家老爷,救救我儿吧……”

    “求大人救救老爷和少爷吧……”

    “……”

    一旁朱义钭的那些妾侍也跟着跪下低声哭了起来。

    言渊不耐烦地蹙了一下眉,面上却是不显,始终装着一副茫然不知的样子,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本官还有要事要询问朱大人呢。”

    “严大人……”

    朱义钭虚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闻声,言渊这才将视线投向朱义钭,就好像是刚刚看到朱义钭的脸色一般,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讶之色,“朱大人这是怎么了,昨天本官见你好好好的,怎么这才一晚的时间就这样了?”

    柳若晴见言渊这毫无破绽的担忧之色,唇角不动声色地弯了弯。

    这家伙,还真是条演戏的好苗子,要放到现代去好好培养,保不齐就能出个偶像兼实力派的影帝出来。

    她轻咳了两声,敛去了眼底的笑意,随同言渊一般,露出担忧的模样,看着朱义钭。

    “是啊,朱大人,你可是这义洲百姓的希望呢,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说着,她还故作着急地扯了扯言渊的衣袖,道:“大人,您可一定要救救=朱大人啊,不然,义洲百姓就没希望了呀。”

    言渊看着柳若晴脸上的焦急,眼底却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笑,他扯了一下唇角,敛去眼底的笑意,道:“本官自然是要救朱大人的。”

    闻言,在场的人皆是一喜,朱义钭虽然觉得一个外室之女不配掺和他的事,就算她面上担心自己,他内心却是极为不屑的。

    可万万没想到,这钦差大人竟然还在这女子插嘴的时候,还搭理他。朱义钭的心里越发肯定此女在钦差大人的心中地位非凡,等万不得已的时候,或许还能利用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