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 1002.渎职之罪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几日,这严大人一直没提起账本之事,他以为自己已经蒙混过关了,怎么正好在他染病了的时候提起?

    朱义钭总觉得这中间有些不对劲,可一时间却也想不出哪里不对,当下便硬着头皮,道:“大人觉得那账本有何问题?”

    朱夫人心里虽然不满言渊非要在这个时候提起公务,可朱义钭没说什么,她自然也不敢说,只是恨恨地咬牙站在一旁,总觉得此人是故意要磋磨她的丈夫。

    朱义钭的双眼一直停在言渊脸上,自然看到了言渊原本还带笑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冷意。

    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朱义钭几天前就见过了,只是这几日,朱义钭觉得这钦差大人看着比一开始好说话多了,他竟然忘了初见此年轻人时,那种威压到让人不敢大声喘气的气势。

    这会儿再见此模样,心中大为不安,眉心也跳得越来越厉害了。

    见言渊从袖中取出两本册子来,朱义钭认得其中一本是当日他让梁师爷交上来的灾民申领粮食的假账本,再看另一本……

    朱义钭的眉心,狠狠跳了一下,再细看,发现并不是他藏起来的那本关于那些应急粮食去处的账册,这才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尽管没刚才那么害怕了,可朱义钭不敢完全放松下来,尤其是见言渊冷着脸一言不发的样子,让人生生地察觉出了此人是生性凉薄,手段狠绝之人。

    言渊指着其中一本账册对朱义钭道:“这是朱大人几日前交给本官的账册,大人认得吧?”

    “下官自认认得。”

    朱义钭点点头,还是猜不出来言渊到底要做什么。

    正紧张防备着,准备小心翼翼地斟酌回答言渊的每一个问题,便见言渊又指着另外一本册子,道:“这本册子上面,是本官这几日派人记录下来的在这次水灾当中死去的那些人的名单。”

    要说朱义钭是头猪一点都没欺负他的意思,就是这会儿言渊说得这么明白了,朱义钭还没想明白其中的意思。

    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言渊,柳若晴在一旁,将朱义钭的表情尽数看在眼底,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蠢猪”。

    言渊也懒得跟他多做斡旋,继续道:“这死去的一百三十人,为何全部出现在了朱大人交给我的那本申领张账册上?”

    饶是朱义钭蠢笨如猪,言渊都说到这程度了,他哪里还会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难怪他一进门便再三跟他确认关于一人一领的领粮食规则,而他是毫不犹豫地明确回答了他的疑问,还说了一句自己亲自监督的。

    这会儿,那些死人的签字却出现在那账本上,说明什么?

    朱义钭这会儿浑身都是冷汗,冷汗渗透着那些因为疫症而冒出的毒疮中,让他又痛又痒。

    此人果真是心思缜密又阴险,在他对他失去防备之后,给他来了这么一击。

    也怪自己当日存心是想要那些灾民自生自灭,自然不会让人去清点死去的那些人的名单,自然,梁师爷在不知道哪些人已经死了的情况下,直接把那些人的名字也做上去了。

    加上姓严的一进门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现在就算他想否认也未必会让他相信。

    可就算是如此, 他也不能承认那是假账本,玩忽职守总比贪墨公粮的罪要轻一些。

    “大……大人,这……这定是那些刁民跟底下的人串通起来,让那些死者的家人冒领了那些粮食。”

    一声嗤笑从言渊的嘴边传出,可他的脸上却是看不到半点笑意,唯有那令人胆寒的森冷。

    “朱大人不是跟本官说,领粮食的时候,你亲自在现场盯着,任何人逃不出你的眼睛吗?”

    他轻轻摩擦着账册的封面,冷眼看着朱义钭,“一个两个从你眼底逃出也就罢了,这一百三十个死者的名字全在上面,朱大人要跟本官说你全看漏了?你当本官是傻子不成!”

    最后,他直接将手中的账册,对准朱义钭的正脸砸了过去,吓得朱义钭和刘氏皆是脸色一白,吓得瑟瑟发抖,至于朱慎,早已经吓得在一旁不敢吭声,甚至恨不得自己现在是个隐形人,不被言渊看见。

    他早说这人不简单,这会儿才三两下,就已经将他爹打得措手不及,连应对的能力都没有。

    言渊不发怒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害怕了,这会儿他盛怒之下,将账册扔到朱义钭脸上的举动,更是将人吓破了胆。

    朱义钭自己没去记录死者的名单,自然也不会想到前来赈灾的钦差会这么干,况且,他这几日也偷偷派人盯着这姓严的,根本没见他身边的那些侍卫有离开过去做别的事。

    朱义钭自然是没想到,这钦差身边还有他看不见的暗卫,这些事,自然是他身边的暗卫去做。朱义钭这会儿显然是真的被吓坏了,呆了许久,才勉强缓过劲来,身子依然颤抖得厉害,心下却忙不迭地为自己辩解道:“大人息怒,这确实是下官的疏忽,没有监督好,让那些贱民钻了空子,请您一定要

    明察啊。”

    这会儿,朱义钭是缓过神来了,现在重要的,不是这姓严的信不信他,而是他手上有没有他贪墨应急粮食的证据。

    只要他没证据,就算他怀疑他又能怎么样,还能直接处置了他不成。

    就算是皇帝,也不能毫无证据就处置下臣的。

    想到这一点,朱义钭的脸上,总算是稍稍放松了些许,而他这样的反应,自然是尽数落入了言渊的眼中。

    他冷笑着勾了一下唇,哪里不明白朱义钭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认定他没有找到他贪墨的证据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陆元和随着下人进来了,“大人。”朱义钭见陆元和来了,眼底顿时亮了起来,他知道这是京城的太医,医术高明,就连城外那些染了疫症快死的贱民都能治好,那他跟慎儿的疫症肯定也没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