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 1005.“奸计”得逞
    “大人,我说,我说,我要检举我爹贪污,历年来应急粮库里的粮食都是他贪走的,他根本没分给城外那些灾民,大人,您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您把那颗药给我吧。“

    “你……你这个混账,竟然连你爹都要出卖,好……好,老子就当没生过你这个畜生,你不任我不义。”

    朱义钭气得脸上的肉都在抖,他赤红着双眼,看向言渊,道:“大人,我也检举,这个畜生几月前强抢民女,害得那清白姑娘悬梁自尽了,这种畜生,根本不配活在世上,大人,您把药给下官吧。”

    “你这个老匹夫,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强抢民女了?”

    反正那女子全家都已经死了,他才不信老头子能拿出证据来。

    “大人,您相信我,我爹不但贪污应急粮食,还搜刮民脂民膏,各种苛捐杂税,那些税都是他私下扣下,根本没有上交朝廷,大人,看在我大义灭亲的份上,您把药给我吧,求求您了,大人……”

    大义灭亲,还真是有脸说!

    柳若晴在心里瘪瘪嘴,这父子俩为了活命,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什么父子之情,在他们眼中根本就不存在。

    “逆子!逆子!老子这二十多年算是白疼你了,老子养一头猪都比养你这不忠不孝的畜生强!”

    朱义钭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朱慎大声怒骂道。

    见状,柳若晴跟言渊二人悄悄对视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随后,便听柳若晴对他们父子俩道:“你们以为大人是傻子么,谁知道这些检举出来的事是真是假,莫不是欺骗大人不成?”

    “我有证据,大人,我有我爹贪污的证据!”

    生怕言渊会不相信似的,柳若晴这话刚说完,朱慎便立即抢在前头,大声嚷嚷道:“大人,我有证据,我真的有证据,我爹有一本账本,上面记录了他这些年贪污的一些账,他偷偷藏在花园那假山的山洞里,我几天前无意间发现了,大人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拿。”

    说到这里,言渊跟柳若晴都松了口气,两人再度对视了一眼,各自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来。

    朱义钭没想到自己藏账本的地方会被这逆子知道,而且还被他三两下就给供出来了,当下气得面色一白,一口气没上来,便晕了过去。

    言渊命候在暗处的人去假山那边取来了朱慎说的账本,上面果真记录了这些年,朱义钭贪墨下来的银两和粮食,以及借着朝廷名义搜刮过来的税银。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他需要孝敬的上级官员。

    “府台,道台,行军司马,掌书记……”

    言渊拿着账本坐在椅子上,语气平淡地念着账本上记录着的人名,声音不高,却吓得人不敢吭声。

    朱义钭气晕过去没多久,就醒过来了,一醒过来,就听到言渊念着这些人的名字,差点又要吓晕过去。

    他闭着眼,装作没醒,却听言渊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朱大人,既然醒了,就好好起来回答本官的问题。”

    朱义钭原本还自欺欺人地想要回避这事儿,却被言渊一语点破了,他是想装死都装不成了。

    “严大人,我都已经大义灭亲了,您赶紧让人把药给我啊。”

    朱慎才没心思去管他老子贪污的事被查出之后要面临的后果,他现在只想着保住自己这条命。

    言渊冷眼睨了他一眼,将药递给陆元和,道:“拿去给他服下。”

    “是。”

    陆元和配合得一本正经,走过去将药喂进朱慎的嘴里,而柳若晴则在一旁旁观,看这对猪一样的父子相互挖坑,憋笑都要憋出内伤来了。

    她都没想到这账本得来这么容易。

    其实,朱义钭跟朱慎父子二人得的根本不是疫症,而是言渊昨日让陆元和配出的一种药,人服下之后,症状跟疫症差不多,却并不致命,等药效过了自动就会好。

    可朱慎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命,就这样轻易把自己的亲爹给卖了,朱义钭这会儿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后悔自己怎么会生出这样一头猪来。

    柳若晴自然是不会告诉这对父子关于这次的“离间计”,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柳若晴便没再说话,而是走到一旁坐了下来继续看戏。

    而朱慎在得到那颗救命的药之后,乐得不行,哪里还管得了他那个躺在床上随时会死的父亲,服下药之后,便连声对言渊道谢,“多谢钦差大人,多谢钦差大人!”

    言渊没再理会朱慎,而是冷眼看着床上恍如死人的朱义钭,缓缓出声道:“朱大人,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这会儿的朱义钭,仿佛真的已经要死了一般,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现在证据就在大人手上,下官还有何话说?”

    反正最后一颗药也给了那个不孝子了,他就算死不承认,也逃不出这条死路。

    “大人,卑职刚刚又想起来,房中的柜子里还有一瓶药丸,原本卑职打算备着以备不时之需,一时间给忘了,刚刚才想起来。”

    陆元和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里低低地响起,却在朱义钭的心里,炸出了一个大窟窿。

    这会儿,他再蠢也知道这钦差刚才只是用了离间计离间他们父子罢了。

    是他那个蠢货儿子什么都不想就这样把他这个当爹的给卖了,眼下账本已经到了姓严的手上,他还有什么为自己辩解的余地。

    稍许,朱义钭面带讥讽地冷冷一笑,“严大人真是好计谋,下官甘拜下风。”

    “好说。”

    也不管朱义钭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里说了这句话,言渊都当他是在夸自己,气得朱义钭又是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厥过去。

    “陆先生,再去取颗药过来给朱大人服下。”

    “是!”

    陆元和转身从房间离开之后,朱义钭依然死死地躺在床上,有些了无生趣的意味,看着床顶发呆,就是言渊说要拿药过来救他的命,他都毫无所觉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