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 1006.得了便宜还卖乖
    贪了这么多东西,就算现在有命活下来了,等姓严的把他贪污的事上报刑部,他不是照样得死么?

    言渊早就看出了朱义钭此刻的心思,回头用眼神示意了柳若晴一眼,柳若晴立即明白过来,起身走到他身边,又开始唱起了白脸,道:“大人,您这就不对了,朱大人虽然贪了这么多,可他又不是全给他自己的,他不是还有些孝敬给上头的人了吗?依妾身之间,他上面的人贪的更多 。”

    “那依晴儿的意思呢?”

    “依妾身之见,大人应该给朱大人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您觉得呢。”

    闻言,朱义钭原本已经失去生机的双眼里,亮起了一丝希望的光芒来,猛地睁眼看向柳若晴和言渊的方向。

    他心里知道,这个外室虽然上不得台面,可在这姓严的面前,说话却极有分量,她要是提出要给他一次机会,姓严的肯定会照做。

    果然,见言渊听她这么一说,下一秒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像是在思考柳若晴的意见。

    朱义钭也是一脸紧张地盯着言渊,被子下的手,攥得很紧,生怕言渊会不同意似的。

    稍许之后,见言渊点了点头,“那就听晴儿的,给他一个机会。”

    闻言,朱义钭躺在床上,长长地松了口气。

    “朱大人,那本官就暂且给你一次机会,暂时不将你贪污之事上报上去,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言渊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一次,朱义钭没有犹豫,立即点了点头,“下官明白,下官知道怎么做,定不会让大人您失望。”

    “这样最好。”

    言渊冷着脸,点点头,“那朱大人便好生休养,本官就不打扰了。”

    说完,便带着柳若晴从朱义钭的房间里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柳若晴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怎么样,我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外室演得还不错吧?”

    “当然。”

    言渊伸手,宠溺地捏了捏柳若晴的下巴,道:“本官这个耳根子软,专听女人话的好色钦差演得也差吧?”

    “好着呢,好着呢,简直昏庸无道啊。”

    夫妻二人相互打趣了一番之后,柳若晴问道:“那几个府台道台等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有账本在手,只要他们矢口否认说朱义钭故意诬陷他们,他们也拿他们没办法。

    见言渊笑了一笑,拉着她在一旁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道:“你以为朱义钭一下子被我们坑出了这么多钱财出来,他会甘心吗?”

    闻言,柳若晴眼底一亮,“你是说,朱义钭还会联合那几个人来对付你?”

    “没错。”

    言渊点点头,“我嘴上说放他一马,他定然不会完全相信,再者,一个贪得无厌之人,一下子少了这么多钱,他哪里肯甘心,自然要从我这里拿回去,我相信,等赈灾银一到,他就会联合那几个人动手。”

    言渊说话的样子,显得格外漫不经心,修长的指尖,轻轻拂过手上的杯沿,道:“行军司马和掌书记在地方是有军权在手的,他们手上有五千多人马,到时候定会用来对付聿于我。”

    柳若晴闻言,心下骤然提了起来,自然地想起了当日在呈阳县的时候,宁王言谨桶广顺总督江尧包围广顺府府衙之事。

    那会儿,如果不是齐风及时带着平西侯的兵马赶到,言渊或许就……

    当时的情景还清晰地留在她的脑海里,柳若晴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双眼紧张地盯着言渊,“那怎么办?”

    手,被言渊握住,指尖冰冰凉凉的,言渊知道她担心什么,柔声道:“别担心,我都安排好了。”

    柳若晴看着他眼底一片清明自信的神色,心下稍稍淡定了一些。

    转而一想也是,他既然把朱义钭的心思都料到了,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也是自己太紧张了。

    想到自己如今武功尽失,对言渊什么忙都帮不上,她心里就忍不住有些内疚。

    “对了,算起来,赈灾粮应该到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朝廷派兵送赈灾粮来义洲,到义洲之前,肯定会派人来通知言渊,可现在却什么消息都没有,这有点不太对劲。

    路上的行程再慢,现在也应该到了才是。

    “我也觉得这事有点不太对劲,已经派人过去查探了。”

    朱义钭第二天就已经能下床了,也不敢再耽搁了,便使人将自己藏起来的那些银两和粮食尽数发放了下去,丝毫不敢留下半点。

    账本在言渊手上,他就是想留一点也没那个胆子。

    “大人,这些钱……”

    梁师爷看着被发放下去的银两和粮食,浑身的肉都在疼。

    朱义钭又何尝不是如此,可他这一次栽了个大坑,不拿出来又能如何。

    “别急,姓严的今日从我这里拿走的,我迟早都要拿回来。”

    他朱义钭怎么说也是这义洲的知县,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那个姓严的敢这样对他,他总有一天会让他后悔。

    就在这个时候,言渊带着柳若晴一同过来了,因为疫症的事情都解决了,言渊也没让柳若晴继续在房中待着,她既然想出来走走,他也就带她出来了。

    “严大人,您来了。”

    朱义钭心里不忿,脸上却还是要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出来。

    言渊点点头,提步走到朱义钭旁边,看着那数十万两银子被尽数发放下去,唇角勾了勾,侧目满意地看向朱义钭,笑道:“朱大人果然家财万贯,让本官羡慕得很。”

    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让朱义钭气得咬牙切齿,却又只能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嘴角僵硬地抽了一抽,他看着言渊,道:“大人说笑了。”

    “朱大人,您看那些老百姓脸上露出来的笑容,都是在对你感恩戴德呢。”

    一旁的柳若晴也笑着插嘴进来。

    朱义钭心里对柳若晴也是恨得不行,可也不敢说她半个字不好,昨天被言渊打的那一巴掌,现在还觉得牙龈那里肿得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