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1007.发怒的六王爷
    回想起当时他骂了这个女人以后,姓严的当时的脸色,他都能禁不住打哆嗦。

    嘴角扯了扯,他没有说话。

    而此时的京城,一座知名的茶楼雅间之内,气氛却跟义洲那边的危机四伏截然不同,隐隐地透着几分尴尬和古怪。

    包间里,此时坐着三人,两男一女。

    “沈姑娘,这位是……”

    坐在对面的男子,看着同样浑身不自在的沈沁,小心翼翼地问道,脸上带着几分忐忑,尤其是接触到沈沁身边男人的眼睛时,感觉浑身一冷,好一会儿,才勉强问出了这句话。

    “他……”

    沈沁动了动唇,侧目看了一眼一大早跟着她一同进门来的某位王爷,也是一脸的苦恼之相。

    她哪里能想到这位爷真的会跟着她一同出来相亲,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前几天的那几次,也都是被这位爷给搅和了。

    现在,听对方问起这位的身份,沈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他是睿亲王?

    可堂堂亲王跟她又是什么关系,为何要随她一同出来相看对象?

    说他是自己的主上?

    沈沁自问跟着李公子还没有熟悉到要将自己的秘密身份告知这人。

    所以,一时间,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介绍言霄的身份。

    况且,不管言霄是什么身份都好,他都没理由出现在这里。

    就在沈沁正苦恼的时候,耳边传来言霄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理所当然的气势,道:“我是沁儿的养父。”

    沈沁:“……”

    她都不知道阁主什么时候对这个身份这么热衷了,动不动就拿出这个身份来“招摇撞骗”。

    果真,那男子听言霄这般介绍自己,脸上出现了毫不掩饰的惊讶之色。

    这人是沈姑娘的养父?

    这……这也太年轻了吧?

    况且,沈老爷都还健在,沈姑娘怎么还有养父了?

    言霄没给他多余惊讶的时间,又出声道:“沁儿要嫁给谁,嫁得好不好,我身为她的养父,自然是需要亲自过目的。”

    那人闻言,脸色骤然一僵,表情显得有些尴尬,那张白净秀气的脸上,红了个通透,倒是比沈沁这个女孩子还要害羞。

    沈沁看了一眼言霄那理所当然的样子,头疼地捏了捏太阳穴,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位主子这段日子为何变得这般清闲,专门来破坏她的婚事。

    “你不用管我,就当我不存在。”

    比起两个相亲的男女,言霄却显得自在许多,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便坐在一旁没再说话,好似真的只是来帮着沈沁相看对象一般。

    沈沁看着言霄,抿了抿唇,开口道:“王……”

    随后,沈沁又将到嘴边的称呼给咽了回去,王爷现在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她自然是不能唤他为王爷,阁主亦然。

    犹豫再三之后,她犹豫了一番之后,硬着头皮唤了一声,“义父?”

    言霄刚喝进嘴里的水,因为沈沁这一声“义父”而直接呛到了鼻子里。

    这死丫头是存心的是吧?

    沈沁倒真不是存心,谁让他说自己是她的养父,她王爷不能叫,阁主不能叫,自然只能叫义父了。

    面对言霄那不满的眼神,沈沁却只是一脸无辜又为难地看着他。

    对面那李姓公子见此情景,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是尴尬地站起,给沈沁倒了一杯水,“沈姑娘,您请喝水。”

    “谢谢。”

    沈沁端起茶杯,往嘴边送去,跟着转头看向一旁的言霄,道:“义父,您能回避一下吗?”

    他这样一尊神在这里,能把对面这位李公子吓死,知道吗?

    言霄的眉头,不悦地一蹙,眼皮懒懒地掀了掀,又看向她对面的李公子,鼻尖发出一声冷嗤,“就你这胆子,也要娶人家沈家的姑娘?你是看上沈家的钱了吧?”

    又来了……

    沈沁扶额,这已经不是阁主第一次对她的相亲对象指手画脚了,说话也一次比一次刻薄,难听。

    李公子被言霄这话说得面色一红,涨红着脸许久,才憋出几个字来,“这位公子休得胡言!”

    “难道不是?”

    言霄冷笑了一声,目光直视着李公子的双眼,眼神犀利得有些咄咄逼人,“难不成你才第一眼就喜欢上沈家姑娘了?”

    “我……我……”

    李公子皮肤白皙,因而稍微一脸红,就会十分明显,尤其是言霄这咄咄逼人的目光,逼得他要回答言霄的问题。

    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李公子涨红着脸,道:“我……我就是心悦沈姑娘。”

    又是一声充满讥讽的冷笑,从言霄的口中传来,对着李公子的眼神,微微眯了眯,吓得李公子的心,猛地颤了一颤。

    “你刚才说什么?”

    言霄眼中的冷意,吓得那李公子愣是没敢重复刚才的话,“我……我……”

    “你心悦她什么?你了解她吗?”

    言霄加深了眼底的冷意,直视着李公子的双眼,看得他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敢说你心悦她?你对她什么都不了解,娶了她之后能照顾好她?还是……你打算让她来照顾你?”

    说完这话,言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的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杯盖敲打着杯沿,发出沉重的声响,让整间雅间内的气氛,瞬间凝固了。

    李公子涨红着一张脸, 看着言霄站起时那瞬间更加加重的威压之势,憋了许久,才道:“你……你别乱来。”

    说完,拿起放在桌子旁原本用来装潇洒的折扇,对沈沁拱了拱手,道:“沈姑娘,在下配不上你,告辞,告辞……”

    说完,灰溜溜地从雅间内跑了出去。

    沈沁看着面前空荡荡的位子,又看向一旁脸色稍缓的言霄,心口好似被什么捏住似的,骤然间堵得慌。

    “阁主。”

    她轻轻唤了一声,声音比起一开始稍显冷清了许多,听得言霄微微蹙了一下眉,“怎么?本王把你的对象赶走了,你不高兴了?”

    沈沁的眉头也跟着皱起了眉头,语气虽然没有什么抱怨,但多少有些气馁和疲惫,“阁主是想要属下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