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8章 1008.嫁不出去最好
    “嫁不出去最好。”

    言霄没好气地开口,看沈沁的眼神,颇有些不满。

    如果是以前,沈沁还会觉得会不会阁主心里也有她这才各种破坏她相亲的机会,可自从知道了阁主的往事之后,她再也不敢这样想了。

    心里堵得难受,她默默地垂下眼帘,道:“可是属下什么时候得罪了阁主?”

    如果不是得罪了他,为何他要几次三番破坏她的好事。

    言霄也听出了沈沁语气中的低落,心跟着往下一沉,好似怕她会责怪自己似的,想要开口解释,可是张了张嘴,却只是道:“你真那么急着要嫁人么?你心里真觉得这些人配得上你?你心里喜欢他们吗?”

    喜欢……

    这两个字,在此刻沈沁的心里显得格外沉重,恍然间让她觉得这两个字对她来说有些奢侈。

    “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很多夫妻不都是在以后的相处当中相互磨合的吗?”

    沈沁的回答,让言霄没来由地胸口升起一阵怒火,脸色也跟着黑沉了下来。

    此时,靳都城的城门口,一士兵打扮的人,骑着马,直接从城门外冲了进来,身上的铠甲,被划出了不少的伤口,此时身上还残留着浓重的血迹。

    下一秒,那士兵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守城的士兵赶忙上前将他扶起,听他用及其虚弱的气息缓缓吐出一句话——

    “赈……赈灾粮……被劫……”

    茶楼内的言霄,黑着脸,转头看向沉默冷情的沈沁,盛怒的目光,凝聚在她的脸上,正要开口,雅间的门外,传来下属焦急的声音,“王爷,皇上有急事请您入宫。”

    御书房——

    “岂有此理!”

    言朔得知运往义洲的赈灾粮饷在进入义洲城的两天前被劫,而负责押送赈灾粮的西山大营参将刘松也在此时赈灾粮被劫过程中遇难,气得面色铁青。

    言霄进去的时候,御书房内,王丞相和户部尚书都在,几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来之前,言霄已经知道了赈灾粮被劫的事,这会儿见言朔脸色阴沉,便知道事情不简单。

    “六叔,你来了。”

    言朔将赈灾粮被劫的细节都跟言霄说了一遍,之后,言霄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连西山大营的参将都被他们杀了?”

    当年北疆大乱的时候,刘松曾任副将随军出去平乱过,这样一个有沙场经验的大将,怎么可能会被几个劫匪给杀害了。

    听讨回来的那士兵所说,抢劫赈灾粮的那些人训练有素,动作迅速又配合默契,更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加上这段日子以来他对义洲那边的猜测,言霄肯定,这一次的赈灾粮被劫,这背后绝不简单。

    “皇上,赈灾粮被劫,义洲眼下的情况还不甚明朗,还是让微臣前去助靖王一臂之力。”

    在言渊前往义洲之前,他们就在御书房提过义洲跟他们三人之前遭到暗算的事情有关联,加上这一次的赈灾粮被劫,言霄一提出要去义洲助言渊,言朔心里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便应了下来。

    “好,朕点几个皇家影卫随皇叔你一同前往义洲,有什么消息,随时遣人来报。”

    “是。”

    因事态紧急,言霄出了宫门之后,便直奔睿王府,随便收拾了一些衣物,便准备启程前往义洲。

    皇帝点派的几个皇家影卫已经在王府外候着了,看到他出来,立即迎上前去,“参见睿王爷。”

    “走吧。”

    几人翻身上马,准备出发。

    还未到城门口,身后传来了沈沁的声音,“阁主!”

    言霄拉着马缰的手,用力一扯,随着一声马嘶声尖锐地响起,回头,见沈沁拿着包袱,站在那里,眉目清明,正看着他。

    言霄握着马缰上的手,紧了紧,面上却一派冷然之色,道:“什么事?”

    沈沁抿了抿唇,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坚定的神色,“属下要随阁主一同前往义洲。”

    闻言,言霄的眉头,倏然一皱,若是去别的地方,她主动要跟随他一起去,他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可眼下,义洲的水很深,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一双黑手,他甚至连半点眉目都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让她去冒险。

    “你去做什么?”

    他沉下脸,问道。

    “属下知道义洲那边情况不明,靖王妃在那边,她是属下最要好的朋友,属下不放心她。”

    在来之前,沈沁已经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因此,在言霄刚问出口的时候,她几乎是必加思索地回答道。

    自然不敢在言霄面前承认,自己是不放心他去义洲,哪怕她知道,言霄身后那几个随从,是个顶个的高手。

    “靖王妃那边自有靖王照顾,你不用担心,好好留在京城。”

    说完,收回视线,拉紧马缰,回头对身后那几个影卫道:“走。”

    “阁主!阁主!”

    任凭沈沁如何叫唤,言霄头也不曾回过,直奔城门外而去。

    再说义洲那边,言渊狠狠坑了朱义钭一把,逼得他将那些贪墨走的粮食和粮饷全部拿出用来赈灾之后,义洲这边的灾情稍稍稳定了一些。

    只是眼下得到的消息,让言渊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怎么了?”

    柳若晴见言渊从外面回来,脸色不太好,心里不禁露出了几分担忧。

    “赈灾粮被劫走了。”

    言渊的声音有些低沉,很显然是被这件事给惹怒了。

    “什么,被劫了?”

    赈灾粮迟迟未到,她就觉得这中间有些不对劲,没想到竟然被人劫走了。

    她皱起了眉头,看着言渊,出声安慰道:“好在义洲这边的灾情暂时已经稳定下来了,赈灾粮的事,我们慢慢查。”

    反正,他们原本前来义洲的目的,也不仅仅只是赈灾这么简单。

    言渊点点头,怕柳若晴担心他,也就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只是道:“京城那边传来消息,六哥会过来。”

    “既然六哥过来帮忙,那你也会轻松一些,相信我们迟早会查出义洲的猫腻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