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9章 1009.天灾还是人祸
    “嗯。”

    言渊拍了拍柳若晴的手背,稍作安抚,眼底的冷意却并未收敛下去。

    此时,义洲城门处,一辆马车急急地从城门外驶进来,朝逍遥王府的方向过去。

    逍遥王府——

    马车在逍遥王府外停下,车内,出来率先下来的是一年约五旬的男子,身材高大伟岸,此人五官硬朗,眉宇间,带着睥睨天下的英气,嘴角笑容微露,眼底的浅笑,将他脸上刚毅的线条,稍稍柔和了几分。

    一双言家人特有的双眸,清明睿智,却又好似能洞察一切,凌锐无比。

    此人正是当今二皇叔,逍遥王言善。

    他下了马车之后,马车内,便有一三四岁的垂髫小儿从马车中跳跃而出,对着言善,调皮地喊了一声,“祖父。”

    “尧儿慢点。”

    马车内,传来一温柔女声,随后,一美貌的妇人从车中下来,言善扬起唇,伸手将妇人从车中小心扶下,一言一行间,尽是小心翼翼。

    “王爷,王妃,小公子回来了。”

    守门的人急急忙忙跑进屋去禀报,很快,一对年轻夫妇从里头出来,面上带着浓浓的喜色。

    “父王,母亲。”

    年轻夫妇对着言善以及言善身旁的妇人行了礼,随后俯身将那四岁的儿子抱起,“尧儿跟祖父祖母出门游玩,有没有淘气,惹祖父祖母生气?”

    “才没有呢,尧儿可乖了,爹爹要是不信,可以问祖父祖母。”

    孩子稚嫩的嗓音带着一本正经的语气,惹得在场的人都忍俊不禁。

    进了府之后,逍遥王妃因旅途劳顿有些累,便沐浴休息了。

    言善去了书房,随后,管家便走了进来,“王爷。”

    “赈灾的事情,进展得如何了?”

    “朝廷的钦差大人十日之前就来了,当时王爷不在城中,灾情颇为严重,老奴看那知县的意思,八成是要让那些灾民自生自灭的。”

    闻言,言善发出了一声冷笑,“这种事,朱义钭不是做不出来。”

    可随后,他又顿了一顿,问道:“本王进城之时,城外的灾民并不多了,眼下城内外的情况看样子是稳定下来了?”

    虽然是在问管家,可他眼底却透着肯定的神色。

    管家点点头,道:“是那位钦差大人,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那个朱知县主动拿出了他之前贪下的那些粮饷,全部拿去救济灾民了,这才让义洲的灾情稳定下来。”

    “哦?”

    言善闻言,颇为赞赏地挑了一下眉,“这钦差倒是个能干的,知道是什么人吗?”

    “这个老奴并未细细去打听,只知道是个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

    言善的眸光,微微闪了一闪,好似想到了什么,片刻之后,又听他道:“既然那钦差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那我们就不用管了。”

    管家知道自己这位王爷主子向来是不问政事的性子,除了带着王妃四处游山玩水之外,几乎什么都不管,因而管家听他这么说的时候,并不意外。

    “是。”

    应下之后,管家便退了下去。

    管家退下之后,言善走到书柜前,取出其中一本书,安静地读了起来,眼底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了最初的清明之色。

    再说言霄那边,一路上马不停蹄地往义洲赶,出了靳都城的第三天,言霄身边的影卫忍不住走到他身边,低声道:“王爷,那沈姑娘已经跟了我们三天了,需要属下将她赶回去吗?”

    这几个影卫是专门负责言霄的安全的,因而即使从出了城那天就知道那沈姑娘一直暗中跟着他们,可王爷并未发话,他们也就当做不知道。

    言霄将马递给身边的影卫,道:“你们先进城去找家客栈住下。”

    “是。”

    那几个影卫离开之后,言霄却还是站在原地,半晌,叹了口气,“还不出来?”

    躲在暗处的人,身子一僵,心里也知道自己或许早就被发现了,便只好从暗处缓步走到言霄面前,低低地唤了一声,“阁主。”

    她抬眼,悄悄打量着言霄的脸色,这会儿也搞不清言霄到底生气了没有。

    言霄现在的脸色,她是真的分辨不出来。

    见言霄看着她半晌不语,沈沁有些心虚地垂下了头,不敢再看他。

    就在她以为言霄等会儿就要开口骂她的时候,却只听到言霄那带着一丝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不是让你不要跟过来吗?”

    沈沁低着头,抿了抿双唇,没有作声。

    “现在让你回京城,你也是不愿意回去了?”

    言霄的声音再度响起,早在他刚出京没多久,他就知道她跟在他身后了,但他并没有阻止她。

    一方面,他知道,就算他将她赶了回去,她之后还是会一个人去义洲,这一路凶险万分,他哪里放心让她一个人,这才一直让她暗中一路跟着他。

    现在,她眼底的坚定,更加让他清楚,不让她一同去义洲,她是不会罢休的。

    在沈沁用力点头回答了他这个问题之后,他没办法,只能应承了下来,“走吧。”

    见言霄答应下来,沈沁面上一喜,“多谢阁主。”

    再说义洲那边,在灾情逐渐稳定之后,言渊便开始暗中调查关于当年耶蛮丢失的那包“长眠”的线索,可始终未见成效。

    这日,言渊依然住在县衙当中,翻着他命暗卫搜集过来的关于那次水灾的资料,越往后看,眉头皱得越紧。

    柳若晴见他这模样,走到他身边,看了一眼他面前放着的关于义洲河道的构造图,看了几遍之后,也看出了不对劲来。

    “不对呀,按照图纸上的这个地势,就算雨水再大,堤坝被冲垮,洪水也不会冲到这里来啊。”

    图纸上,地势西高东低,而受灾的区域正好在西边,而河道却是在东边的,按照这地势,除非人为将水倒灌,否则根本不可能。“

    言渊黑着脸,点了点头,“你也看出来了。”

    他的指尖,若有所思地敲着桌面,随后,冷笑了一声,“这义洲还真是越来越不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