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0章 1010.秦桑
    柳若晴看着言渊,担忧地蹙起了眉,这段日子,总感觉有一股谜团越滚越厚,前方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不清。

    义洲的水患如果是人为的,一百三十多条人命,对方得多狠的心,才会做这样的事,而对那个人来说,造成这次水患的目的又是什么?

    翌日,言渊独身一人前方灾区,打算去现场再看一看地势的情况,果真被他看出些不对劲来。

    灾区的位子,隔着一座城墙,城墙外边便是新伊国的地界。

    如果新伊国开闸泄洪,又暗中在义洲附近悄悄挖了水渠,泄洪之时,就可以通过挖出的水渠将水倒灌进义洲城内,造成不可避免大水灾。

    这样的把戏并不算难,只要地方官用心去调查一番,便能调查出来。

    只可惜,这义洲的知县是朱义钭那样的昏官,如果这一次他没亲自过来看一眼,义洲那些死去的百姓也就白死了。

    言渊没有在再去多待,当晚便回来了,回来之后,又吩咐了天枢等人一些事。

    灾后开始慢慢城建的义洲城,开始逐渐忙碌了起来。

    此时,一间偏僻的小木屋内,一身着玄色绣金线边锦衣男子坐在正中央,手中正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两块银质的圆珠,脸上并无半点焦躁。

    片刻之后,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他面前,站得笔直,对着面前的锦衣男子恭敬地颔首:“主公。”

    “有人去过了?”

    “是,有人去了灾区那边。”

    闻言,面前之人依然面色平静,手中把玩着银珠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可是言渊?”

    “是。”

    随着这一声回答之后,木屋中便是一阵久而不语的沉默。

    黑衣人见那锦衣男子沉默不语,他也没敢出声,只是静静地候在一旁。

    锦衣男子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还是如最初那般镇定从容的模样,可那双看似清明却又带着浑浊的眸子里,隐隐地还是染上了几分忧虑。

    “言渊……”

    他低低地呢喃着这两个字,随后讽刺得一笑,“他的命还真大。”

    黑衣人抬眼朝那锦衣男子看了一眼,犹豫着低声道:“主公,要派人去杀了言渊吗?”

    见锦衣男子微微抬了抬手,道:“前几次暗杀都没能成功,你以为现在言渊还会给你们机会吗?”

    闻言,黑衣人面色讪讪,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属下无能,请主上恕罪。”

    锦衣男子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只是道:“言渊如今在义洲,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说着,他忽地一笑,脸上多了几分看戏的味道:“你以为,在义洲,想杀他的人,就只有我们吗?”

    那黑衣人一听,瞬间明白了过来,“主公是指义洲那几个当官的?”

    锦衣男子笑笑,没有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跟着,黑衣人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道:“主公,朝廷赈灾粮被劫,皇帝已经派言霄过来了,言霄跟言渊都在义洲,属下担心我们行事会比较不方便。”

    “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去给我把秦桑叫来。”

    “是。”

    言霄一行人马不停蹄地往义洲那边赶去,在通往义洲的官道上,突然一个人影从路边冲了出来,直奔马前。

    好在言霄等人的速度快,及时拉住了马缰,这才避免马匹冲撞到对方。

    可饶是如此,马匹都受到了惊吓,瞬间发出了尖锐的马嘶声,好一会儿,才逐渐安抚下来。

    言霄的脸色有些难看,沉着脸,对身旁的人道:“过去看看是什么人。”

    “是。”

    身边的人下马上前查看,言霄坐在马背上,双眼微微眯起,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

    “霄……”

    一声极弱的呼唤从前方躺在地上的那人口中传来,即使声音很低很低,却足够让人听到。

    霄?

    骑着马挨着言霄的沈沁,自然也听到了这个称呼,眼底掠过一丝讶异。

    这个“霄”是在叫阁主吗?

    沈沁不会听不出来刚才那声音是名女子,这一声“霄”当中,承载了多少的绵绵情意。

    沈沁的心,微微往下一凛,侧目看向言霄,果真见言霄在听到这一声呼唤时,神色有些复杂了,很显然,言霄定是知道这个女子是谁。

    言霄确实知道眼前之人是谁。

    这个称呼,除了她,没有别人这样叫过。

    他曾经年少,为了这个女子轻狂过,痴狂过,为了她,不惜跟母妃反目,甚至连母妃临终之时,他都不曾回去看一眼。

    现在……

    言霄的唇角,讽刺地勾了起来。

    很好,她果然没让他失望,活得好好的,而现在,他言霄当年付出的一切,算不算是一场笑话?

    “把她带过来。”

    言霄低冷的声音,显得格外平静,听在沈沁的耳中,却让她有些诧异。

    这女子对阁主来说,绝对不是萍水相逢,或者只是认识这么简单。

    难道是……

    就在沈沁思考着此女的身份时,那女子已经被影卫带到言霄面前,言霄翻身下马,走上前去。

    “霄……”

    女子看到他,原本黯淡无光的眼底,瞬间一亮,可或许是因为伤势过重,她的气息十分虚弱。

    言霄站在她面前,手,微微抬起,轻轻拂过女子的脸,让女子的身子,稍稍有些僵硬。

    他的手指很冰很冰,再也让她感觉不到记忆中的温暖,还有他此时的眼神,冰冷而陌生。

    她扬了扬唇,想要对他笑,却硬生生地被他这冰冷的目光给逼退了回去。

    “秦桑……”

    言霄沙哑的声音中,缓缓吐出了这两个字,让一旁听到这个名字的沈沁,瞬间僵住了身形,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

    秦桑……

    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几个月前,她就听伯父说起过,六王爷年少之时,曾深爱过一名女子,后来,因为先太皇太妃不同意,甚至趁六王爷离京办事之时,派人杀了秦桑。

    六王爷回京知道这件事之后,便跟先太皇太妃母子反目,从此,六王爷离开京城十几年,从未回过京城,连先太皇太妃过世,他都不曾回京吊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