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1011.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那名女子,就叫秦桑。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沈沁才知道,自己小时候待在阁主身边之时,总是看到阁主眼底带着的一股哀思之色,从他那双沉静的眼眸里,能看出他像是在思念谁。

    当时,她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后来,因为爹爹以为阁主对她有意,便特地跟伯父打听了他以往的事,这才知道阁主年少之时,还有这样一段往事。

    而当年,她七岁走时,被他带在身边,也正好就是他跟先太皇太妃反目离京之时。

    自从知道了秦桑这个人,沈沁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取代秦桑在阁主心中的位子,尤其是秦桑在阁主最深爱她之时死去了,她会永远成为阁主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

    就算以后阁主娶了别的女子,这个叫秦桑的女子,也永远会留在阁主的心中。

    沈沁在那一刻便想明白了,所以,以前那种不切实际的心思,也被她竭力收了起来。

    她听从爹爹的安排,一次一次去相看对象,甚至打定了主意,只要双方都满意了,她就答应嫁了。

    可阁主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非要破坏她的好事,她想不明白,就权当阁主真的是担心她所嫁非人从而丢他脸吧。

    可此刻,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原本已经死在先太皇太妃手上的秦桑,如今却又出现在了言霄面前。

    沈沁说不出自己此时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有些替言霄开心,还有些自己忽略不了的沉重和压抑。

    深吸了一口气,她收起了全部的情绪,站在一旁没有吭声,直到听到影卫道:“王爷,这位姑娘晕过去了。”

    言霄冷淡的目光,从秦桑脸上收回,只是淡漠地道:“带上她。”

    “是。”

    言霄回头准备上马,却见沈沁不知道何时站在他身旁的位子,他的脚步,顿了顿,心头蓦地乱了一下。

    却见沈沁神色平静,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到了嘴边欲要解释的话,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因为带着昏迷不醒的秦桑,一行人进了城之后,没有继续赶路,而是在城中的客栈住了下来。

    言霄给秦桑把了脉,之后,命人去抓了一些治疗内伤的药,这才从屋里走了出来。

    “王爷。”

    门外,站着几个影卫以及天机阁的几个堂主,其中自然包括了沈沁。

    言霄的目光,在面前几个人脸上掠过,最后,定格在了沈沁的脸上。

    “你们都退下,沁儿你跟我过来。”

    说完,率先转身走开,沈沁愣了一下,随后也没有多想,在言霄转身离开之时, 赶紧提步跟上。

    看着近在自己面前的宽大背影,沈沁的心绪有些凌乱,闭了闭眼,想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却未料到走在自己前面的人会突然停下脚步,她毫无防备之下,直接撞到了他的背上。

    鼻尖撞得发酸,她下意识地伸手揉着鼻尖,抬眼看向此刻已经转过来的那人。

    “阁主……”

    她用手捂着鼻子,露出那双因为撞得疼了而变得水汪汪的眼睛,看上去还有些楚楚可怜。

    言霄见她这副模样,无奈失笑,“撞疼了?”

    那眼神,是掩饰不住的宠溺,可沈沁却是完全注意不到,尽管如此,言霄那温柔低沉的嗓音,还是听得她的心头莫名一酸,赶忙摇了摇头,“没……没事。”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跟言霄拉开了一点距离,抬眼看向言霄,问道:“阁主叫属下过来,有什么事吗?”

    听她这么问,言霄倒是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复杂。

    对上沈沁水汪汪的,带着询问的大眼睛,言霄犹豫了片刻之后,道:“屋里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秦桑喊他“霄”的时候,他不信她在旁边没听到,也不信这样一个有些暧昧亲昵的称呼,她不会好奇多想。

    没料到言霄找她来是要问这个,沈沁的心下蓦地一慌,面上却摇了摇头,“属下不知。”

    言霄并不怀疑沈沁这话,虽说当年他跟秦桑之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沈沁不是有心打听,自然是不知道,尤其是,他跟秦桑之间,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见沈沁果真是一副事不关己,完全没兴趣的样子,言霄反而不高兴了,沉下脸,他有些不甘心地继续问道:“你就不好奇她跟我是什么关系?”

    沈沁的眼睑闻言颤了一颤,面上却依然十分平静,“这是阁主您的私事,属下无权过问。”

    她将自己跟言霄的距离,分隔在主子与下属的这条线之外,不敢越矩一步,尤其是她现在知道秦桑其实还活着,很可能回到言霄身边,她就更加不能放任自己继续多想下去。

    言霄已经不记得自己已经多少次被这丫头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可偏偏自己每一次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他还拿她没办法,连想要骂她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最后憋着气坏身子的还是自己。

    言霄怒瞪着沈沁许久都没有说出话来,倒是沈沁等了大半会儿也没听言霄说出下文,有些奇怪地抬起头来看他。

    见他正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好似像骂她,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骂起。

    正纳闷着,便见言霄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愠怒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这才开口道:“你就真的不好奇吗?”

    他依然不死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这么有耐心。

    沈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让自己好奇,难不成是打算通过她好介绍秦桑给整个天机阁的人认识吗?

    虽说这根本没必要,可是沈沁能想到的理由却只有这个了。

    这样想着,沈沁敛下了心头凌乱的思路,非常配合地道:“那请问阁主,那位秦姑娘是谁,跟阁主您是什么关系?”

    言霄又一次被沈沁给噎了一下,没想到她上一秒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下一秒又这么直接地问出这个问题,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

    面对沈沁询问的目光,言霄的眉头,蹙了蹙,随后冷声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