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1012.阁主何必骗属下
    沈沁原是顺着言霄的意思才问了这个问题,倒是没料到言霄会这么回答。

    那秦姑娘能让他跟先太皇太妃母子反目,让他离开皇室十几年,怎么能说是不重要的人。

    沈沁觉得,言霄分明就是在开玩笑忽悠她,原本就有些堵得慌的心里,隐隐地多了几分气愤。

    “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阁主何必非要问属下好奇不好奇,不重要的人,属下好奇来做什么?”

    沈沁的语气有些重,明显是有些生气了,连言霄都感觉到了她的怒气,倒是让他明显愣了一下。

    沈沁不是没在他面前发过脾气,不过,他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面前变得老实本分,连一点小脾气都没有发了。

    那种刻意疏离的感觉,他是能察觉出来的,只是以为她察觉出了他对她的心思,为了避开他才跟她疏远。

    想到了这一层,言霄心里便暗淡了不少。

    也曾想过,既然她嫌弃自己年纪大看不上自己,那就由着她算了。

    可是一想到她要去跟别的公子哥相亲,他心里就控制不住紧张,发慌,不由自主地就要去打听她相看了谁,对方的品貌家世如何,沁儿会不会看上那人等等。

    所以,这会儿看到这丫头久违地对他闹起脾气来了,他反而高兴了。

    看着她脸上隐隐流露出来的不满,他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这喜悦的笑声,偏偏被沈沁理解成了另外一层意思。

    “阁主心里清楚,秦姑娘可不是什么不重要的人,阁主想到她都忍不住开心笑了,何必骗属下,万一属下当真了,以为她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小心得罪了她,阁主不是得拿属下是问了。”

    沈沁冷着脸,一口气将这话说出来,也完全没察觉到自己这番话说得有多酸。

    说完,见言霄的脸上还是笑吟吟的模样,沈沁心里恼火的同时,还有些心虚在作祟,当下便不敢直视言霄的眼睛,只是微微敛下眸子,道:“阁主要是没其他吩咐,属下先行告退。”

    说完,转身欲走,却见言霄微微抬起手臂,拦住她的去路。

    沈沁愕然,抬眼看向言霄,见言霄的脸上,带着一丝让她迷惑的无奈。

    见他微微弯下身,跟她的视线平视,眼底饱含着浅笑,“沁儿这是在我生气么?”

    这一声温柔的“沁儿”,配上这眉目含情的笑颜,直接垂在了沈沁的身上。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阁主神仙一般高冷的气质,她现在一定觉得阁主是在故意捉弄她。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

    “王爷。”

    沈沁的话才说到一半,便被前来的影卫给打断了。

    言霄的眉头,倏然一拧,好似不太高兴突然间被人打断了刚才的气氛,声音中也多了几分不悦,“何事?”

    “那位姑娘醒了,一定要见王爷您。”

    “她醒了?”

    言霄的眉头,有些松动,眼底掠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冷光。

    “是,她一定要见您,说是有重要的事要跟您说。”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言霄神色淡淡,脸上俨然没有了刚才面对沈沁时的温柔浅笑。

    提步过去之前,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往沈沁的脸上投去一眼,见她愣愣的,他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便提步离开了。

    言霄刚离开,沈沁便回过神来了,看着言霄逐渐远去的背影中隐隐透着的焦急之色,她涩然一笑,声音低得几不可闻,“属下只是不想知道您跟她有多好罢了。”

    她低声呢喃,将刚才未对言霄说完的话,静静地说完了。

    言霄进入秦桑的房中,便见秦桑脸色苍白地坐在床上,双眼紧紧地盯着房门口,见他进来,眼神便瞬间亮了一下,“霄。”

    再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言霄的心头,早已经平静,这亲昵暧昧的称呼,还远远比不上沁儿一声“阁主”让他觉得开心愉悦。

    他没有刻意去纠正秦桑的称呼,只是走上前去,淡淡地点了一下头,道:“你醒了。”

    秦桑不傻,不是没听出来言霄语气中的冷淡和疏离,跟十几年前那个跟她琴瑟和鸣,眉目温柔的英俊少年已经完全不同了。

    想起那个时候,秦桑的脸上多了几许怅然。

    “你心里一定在好奇,我为什么又活了,是吗?”

    她缓缓开口,看着言霄的眼神透着几分希冀,似乎还想从这双淡漠疏冷的眼底,找回当年的缱绻和温柔。

    只是,眼前这个人太过平静,太过冷清,让她丝毫察觉不到半点情愫在其中。

    就连她突然醒来,好似都没激起他眼底的半点风浪来。

    “不。”

    出人意料的,言霄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早就知道你还活着。”

    这一次,换秦桑不敢置信地看着言霄,有些震惊他的回答。

    言霄确实是早就知道了,天机阁有着天下间最紧密的情报网,不过,知道秦桑还活着,却是一个意外。

    他在当年调查卫王叛乱的信息时,无意间查到了她的头上,当时,他对她的死就有所怀疑了。

    本想顺着卫王的线索查出秦桑到底给谁卖命,可不管他怎么调查,却始终查不出来。

    后来,卫王伏法,线索就完全断了,秦桑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他也就将调查她的事暂时放下了。

    直到前阵子,那针对他们三兄弟的刺杀跟义洲扯上了关系,他这才再一次联想到了她的身上。

    义洲……

    当年他无意间查到她还活着,不正是义洲么?

    眼下,正好在他前往义洲的路上,她便主动出现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义洲确确实实有问题,而秦桑幕后那个人的谋划,早在十几年前,甚至是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而秦桑不傻,不会不知道,言霄既然早就知道她还活着,却没有主动去找她,就知道他从知道她还活着开始,就已经怀疑她当初在他身边的目的了。

    当下,她也没有再做任何隐瞒,只是神色暗淡地道:“那你应该也知道,我接近你是另有目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