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3章 1012.待她不同
    言霄没有回答,那疏冷的眼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秦桑看着他的目光,平平淡淡,沉静清明,偏偏少了当年那能将人溺毙的温柔和宠爱,就是这淡漠的眼神,都恍若一把刀,在她的身上凌迟了无数遍。

    言霄没有回答秦桑的话,眼神始终是令人胆寒心也寒的冷漠。

    “所以呢?你这次过来,也是奉了你上头的意思,来接近我吗?”

    言霄挑了挑眉,唇角勾起的微笑,看上去有些嗜血,又透着几许漫不经心。

    秦桑的眸光,闪了一闪,随后,又急着否认道:“不是,不是的……”

    她的神色看上去很慌,好似担心言霄会不相信她的话似的,不停地摇头,“不是这样的,霄,你相信我……”

    说着,秦桑便落下泪来,那眼泪就像是入春的雨水一般,不停地往下落,双目楚楚可怜地看着言霄,而回给她的,依然是让她胆寒的淡漠。

    从前她以为自己能拿捏住言霄脾气的那些手段,这会儿竟然没有了半点用处。

    秦桑不甘心,双眼蒙着重重的水雾,看着言霄,“我这一次是拼死逃出来找你的,我没骗你……”

    “哦?”

    言霄莞尔一笑,好似根本没把秦桑的话放在心上,“说来听听。”秦桑看着言霄这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咬了咬下唇,似有些不甘心言霄这样对她,等了许久,也未见言霄的脸上有半点动容,她才气馁地开口道:“我知道我上面的主子要派人杀你,本想偷偷出来告知于你,

    没想到他们的人给发现了,我被打成重伤,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下手,所以只能躲在官道那里等着你,好在……好在总算是等到你了。”

    说完,她还紧紧地咬着下唇,目光希冀地看着言霄,待她说完这些话,总算是看到言霄原本淡漠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松动。

    秦桑的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只要言霄不是对她完全无动于衷就好。

    言霄眼眸微敛,一言不发地看着秦桑,秦桑刚才那微不可查的松口气的模样,他也完全看在眼底,只是并未揭穿她。

    另一边,沈沁在言霄过去看秦桑之后,心里越发堵得慌,跟着便回了房间。

    没多久,房门却被人给敲响了。

    “小沁沁。”

    听到这个称呼,沈沁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整个天机阁,只有沈棠会这样叫她。

    沈棠是玄武堂的堂主,性子比较跳脱,因为跟沈沁一样都姓沈,时常以沈沁的兄长自居,而这个小沁沁的称呼,便是他造出来的。

    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便见沈棠端着药,站在门口,笑嘻嘻地望着她。

    他手上那药,自然是给秦桑的。

    “什么事,棠哥?”

    “来,把这药端过去给那秦姑娘。”

    沈棠将手上的托盘,递到沈沁面前,沈沁却蹙了蹙眉,并没有将托盘接过,“为什么要我去?”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阁主跟秦姑娘恩爱的样子好吗?

    额头被沈棠重重地敲了一记,她拧了拧眉,下意识地抬眼,便对上了沈棠一记“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你难道看不出来阁主跟那秦姑娘的关系不一般吗?”

    “当然看出来了,这跟让我去送药有什么关系?”

    沈沁闷闷地开口,满腹的郁闷都写在了脸上。

    听沈棠哼哼了两声,道:“当然是让你抓住机会,别让阁主被那个秦姑娘抢走啊。”

    沈棠看沈沁的眼神,多了几分鄙视,而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沈沁心下一沉,眼神有些诧异地看向沈棠,心头一慌,“你在说什么呀?”

    沈棠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又在沈沁的额头上敲了一记,“你以为哥哥我看不出来你喜欢阁主吗?”沈沁的双眼,蓦地瞪大,本能地想要出声辩解,却被沈棠抢住了话头,道:“行了,你别在哥哥面前否认,有眼睛都看出来了,只要阁主在的地方,你的眼睛都粘在上面了,也就阁主这个当事人看不出来。

    ”

    沈沁被沈棠抢了话头,原本想要辩解的话,这会儿因为沈棠这句话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默默地垂下头去,脸上有些淡淡的失落。

    是啊,也就阁主没看出来……

    沈沁这会儿也不知道是庆幸自己的心思没让言霄发现,还是失望言霄竟然没发现她的心思,这种矛盾的心里,在这会儿越发浓烈了起来。

    就在她失落的当口,沈棠已经将当着药的托盘放到了沈沁手上,道:“赶紧拿进去,顺便将阁主看紧了,千万别给那个秦姑娘任何可趁之机。”

    说完,也不等沈沁拒绝,沈棠便已经跑远了。

    沈沁低眉,看着手中那一碗漆黑的药,想到沈棠刚才那话,不禁摇头苦笑。

    就算她看紧了又如何,阁主跟秦姑娘之间的事,也不是她能掺和进去的。

    棠哥说得对,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对阁主的心思,为何阁主就看不出来?

    无非就是没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罢了。

    沈沁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手上的药,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端了过去。

    走到秦桑的房门外,听到里面陆陆续续传来言霄跟秦桑的声音,想来应该是在聊天。

    她犹豫了几秒,这才伸手,轻轻敲响了房门,“阁主。”

    房间内,言霄听到沈沁的声音,原本淡漠的脸上,稍稍有了几分松动,随后出声道:“进来。”

    门被推开,沈沁端着秦桑的药,小心翼翼地从外面走进来。

    “阁主,秦姑娘的药已经好了,棠哥让我端过来。”

    最后半句话,她像是担心言霄误会而刻意解释了一下,目光在言霄和秦桑的脸上快速掠过,随后,安分地垂首站在一旁,没再吭声。

    言霄看沈沁这模样,眉头下意识地一皱,好似有些不高兴。

    伸手将托盘里的药端了出来,递到秦桑面前,“把药喝了吧。”秦桑看着面前的药,又看了一眼边上的沈沁,虽说她跟言霄之间没什么交流,可秦桑就是能感觉到言霄对沈沁的不同,而这样的不同,让秦桑的心里有些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