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5章 1014.六哥十几年前爱过的女人
    “嗯。”

    秦桑用力点了点头,像个乖巧的少女一般,脸上还泛起了几许红晕出来,“霄,你对我真好。”

    言霄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下头,转身之际,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冷了下来。

    出了秦桑的房间,他命人叫来了沈棠。

    “阁主,您找属下有何吩咐?”

    “你过来。”

    他在沈棠的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见沈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吃惊,可却没有多问,“是,属下这就去办。”

    再说义洲那边,言渊派出去调查新伊国的暗卫,第二天就回来了。“王爷,确实如您所料,在义洲跟新伊国边界的地方,新伊国的人暗中在地下挖了水渠,而那条水渠的作用,就是在新伊国雨水过多之时,开闸泄洪,将洪水倒灌进义洲,而这一次的水患,就是新伊国洪水

    倒灌造成的。”

    尽管之前已经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在听到暗卫得到的确切消息之后,言渊的脸色还是黑到了极点。

    “这个新伊国,看来这几年的安稳日子是过够了!”“新伊国我记得是东楚的附属国,这几年都安守本分连年上贡,怎么突然间搞出这样的事来,以新伊国的军事能力,应该清楚一旦被我们察觉出他们做的事,他们的就没好日子过了,这新伊国就不担心吗?

    ”

    “他们敢这样做,怕是早就想好了事情败露之后的应对之策了。”

    言渊冷着脸,面上的表情很不好看。

    “可有什么应对之策,能让他们冒着得罪天朝的危险这般有恃无恐呢?”

    柳若晴用手指点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言渊微阖着双眼,同样若是有所思,没有回答柳若晴的这个问题。

    新伊国不怕朝廷对他们开战,暗中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背后的靠山,怕是不简单。

    言渊的眸光,像是想到了什么,蓦地闪了一下。

    半晌,听他缓缓吐出几个字来,“又是义洲……”

    听他这声低喃,柳若晴的眸光,动了动,“你是说,新伊国这有恃无恐的背后仗着的是义洲的那股势力?”

    “我也只是猜测,这一切都太凑巧了,不得不让人多想。”

    如果新伊国倒灌洪水的事也跟义洲那股神秘势力有关的话,那这义洲怕是比以往任何敌人都要难对付了。

    言渊看向对面坐着的柳若晴,她的脸色依然十分苍白,他有些后悔当初因为她的随便几句话而带她来这里冒险了。

    “王爷,六王爷那边来消息了。”

    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进来。”

    侍卫推门而入,将手上一张小字条递给言渊,“这是六王爷的飞鸽传书,请王爷过目。”

    言渊接过,快速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脸色变得沉重而复杂。

    柳若晴见他这副模样,担忧道:“六哥说了什么?”

    言渊将手上的纸条递给柳若晴,柳若晴接过看了一眼,眼底带着难掩的惊讶之色,“亿洲城可能藏着军队?”

    她捏着纸条的手,微微收紧了,跟着,她又注意到了另外一个细节,“这纸条上说的秦桑是谁?”

    “六哥十几年前爱过的女人。”

    柳若晴的脸上又是一片惊讶之色,随后便听言霄说起了十几年前言霄跟秦桑之间的事。

    好一会儿,柳若晴才逐渐消化了言霄跟秦桑之间的事,也明白了为何六哥会离开京城十几年没有音讯,原来是因为这个秦桑。

    虽然纸条上没有细说,柳若晴也能从这纸条中推断出一些东西来。

    “看样子,这个秦桑十几年前就潜伏在六哥身边了。”

    说到这里,柳若晴皱起了眉,“能有耐性等十几年,这幕后黑手怕是非常难对付。”

    言渊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伸手紧握住她的手,安抚道:“别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一切,不会有问题的。”

    柳若晴点点头,也没有细问言渊的安排,心里只希望这次过后,一切风雨都能过去,不要再起什么风浪来。

    “那个秦桑很可能这一次又是故意接近六哥,你要不要提醒六哥一下。”

    “放心吧,六哥心里有数的。”

    夫妻二人又针对这件事聊了一会儿,前头便传来消息,说朱义钭要邀请他去酒楼赴宴,义洲的几个官员都要来拜见于他。

    “我过去看看,你安心在房中休息。”

    “好。”

    言渊从后院出来,便见朱义钭在院子门口等着了,看到他出来,脸上立即堆起了笑脸,好似忘了之前自己被言渊坑得身无分文的事了。

    “严大人。”

    “听下人来传,朱大人要约本官去酒楼赴宴?”

    “是,是的,大人,义洲的几位大人听闻钦差大人在义洲为灾民辛苦奔走,特想设宴犒劳严大人,还请严大人能赏脸一去。”

    朱义钭面上虽然带着恭敬和讨好,心里早已经恨死了言渊了。

    这一点言渊心里也清楚,同样也知道,这一次的酒楼设宴,对他来说,怕是一场鸿门宴吧。

    言渊的心里门清着,面上却佯装不知,听朱义钭这么说,便笑道:“既然几位大人盛情,本官自然是不该推拒,朱大人稍等,本官回屋换件衣裳就来。”

    “是,那下官在此恭候严大人了。”

    言渊回了屋,便唤来了一直隐在暗处不曾被朱义钭察觉的天枢,道:“你们几个人留在这里保护好王妃的安危,其他的事,都不要管,明白吗?”

    “是,属下遵命。”

    听着言渊对手下们的吩咐,柳若晴心中不安,可也知道言渊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她现在没什么武功,不敢轻易给他拖后腿,只能嘴上吩咐道:“那你过去小心点。”

    “放心,没事的,等我回来。”

    “嗯。”

    柳若晴点点头,收起了眼中的不安,待到言渊换好衣服出去之后,悬着的心也未能完全放下。

    当言渊随朱义钭到了酒楼时,包间内,该到的人都到齐了。

    “严大人来了,下官等恭迎严大人。”

    “严大人这边请……”

    “下官义洲知府见过严大人。”

    “下官义洲道台……”

    “末将义洲行军司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