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1015.你到底是谁
    在场的官员一个个做了自我介绍,当初朱义钭账本上写着的名字,这会儿尽数到场了。

    言渊的唇角,微不可查地勾了起来,在几人的曲意逢迎之下,在正中央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待他落座之后,众人在相互对望了一眼,跟着不动声色地点了一下头,随后落座。

    “严大人真真是年轻有为,如此年少便坐上了户部尚书之位,下官实在是佩服。”

    说话的是义洲知府刘丙,面上虽然带着笑,可给人一种十足阴森的感觉。

    刘丙说完这话之后,其他几人也随声附和着,“是啊,是啊,严大人年少有为,以后的前途定是不可限量。”

    等所有人都恭维完之后,言渊才弯了弯唇,对着面前等人扯开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道:“各位大人过誉了,本官前途限量不限量,还得看众位大人配合不配合了。”

    言渊这话一出,在场的等人都僵住了脸上的笑,这些人都是在官场上打滚十几二十几年,怎么会听不出来言渊话里的意思,当下面色就不好看了。

    原本,他们还打算跟这个姓严的毛头小子虚与委蛇一番,却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没耐性,这几句话还没说,就把脸面给撕开了。

    到底还是年轻,没当几年官,不知道官场的潜规则。

    既然如此,他们就不需要再浪费时间跟他扯些有的没的了。

    “严大人这是一点面子都不打算给我们了?”

    此时,说话的是义洲城的行军司马许步,此人看上去块头高大,一看便知是习武之人。

    他说话的样子,已然没有刚刚言渊进门时那和颜悦色,恭维谄媚的模样,反而多了几分阴森的肃杀之气。

    言渊的眉头,动了一动,小小的酒杯,在他手中灵活地转动着,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擦着酒杯的杯沿,漫不经心的模样,好似根本就没将许步那话放在心上。

    只听“砰”的一声轻响,言渊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动作不大,却十足地敲在了席间每个人心上。

    明明敌寡我众,可这几个人在言渊面前,愣是被他的气场给压得有些直不起来。

    “贪墨粮饷,鱼肉百姓,本官需要给你们什么面子?”

    他动了动眉,目光中的冰冷,瞬间凝聚,缓慢地扫过在场每一张变幻莫测的脸,最后停在了许步脸上。

    “许司马这是对本官不满了?”

    他眉目森冷,明明每一个字说得都平淡温和,偏偏让原本胸有成竹,觉得这年轻钦差好对付的许步,浑身僵硬,半晌没出声。

    “看样子,大人是不打算给我们这些老头子留条活路了。”

    许步没有说话,一旁的掌书记冯允缓缓开口了,他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面目温和,精神奕奕,从他身上丝毫察觉不出任何的戾气。

    而越是这样的人,发狠起来的时候,越是让人不敢轻视。

    言渊闻言,嗤声一笑,“大人晚节不保,是本官造成的么?”

    他不想在赈灾的事情上多浪费时间,也不想留柳若晴一人在县衙当中,因而想速战速决,并没打算跟这些人拐弯抹角的说话。

    因而,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有些咄咄逼人,饶是这冯允装得多么春风和煦,也被言渊的话给噎得黑了脸。

    握在手中的杯子,因为他过于用力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只听“砰”的一声杯盏落地的声音响起,惊得他猛然抬起头来。

    怎么回事?他都没开始扔杯子,谁抢前头去了?不是已经统一好了等他动手么?

    而事实上,眼前几人都被这声响给惊了一下,谁都没料到会是在这个时候动手。

    当他们意识到扔杯子的人是谁时,包间的门已经被人给推开了。

    几名穿着官兵服饰的人从外面冲了进来,将整个房间都包围了起来。

    言渊笑了笑,看了一眼地上他扔下的杯盏,又看了看席间每个人惊讶的表情,勾唇道:“怎么?你们不是打算好了扔杯盏为号吗?现在本官提前帮你们做了,你们怎么还这副表情?”

    言渊的话,让几人心下一沉,明明外面全是他们的人,可眼前这年轻人从容镇定的样子,愣是让他们察觉出了几分不安来。

    半晌,言渊缓缓从席间起身,脸上的笑容,已经瞬间收了起来,多了几分令人发寒的厉色。

    “义洲知府,道台,行军司马,掌书记,县令……”

    他冷笑了两声,冷眸在每个人的脸上划过,一一点了他们的名,“从上到下,一层一层将老百姓刮得体无完肤,可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了。”

    言渊这番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加上他身上特有的那种威压之势,吓得所有人都颤了一颤。

    尤其是,这些人从他这句话中,捕捉到了最关键的两个字——本王。

    他不再称呼自己为本官,而是本王,难道他……

    如今,朝中能自称“本王”的,只有皇上的几位亲王叔叔。

    而眼前这个人年纪的,只有六王爷,八王爷和九王爷了。

    不管是哪一个站在这里,他们都知道,他们是死定了。

    “你……你到底是谁?”

    行军司马许步率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手指发颤地指着面前神色冷然的人,双腿都在打颤。

    “别急,你们迟早会知道。”

    说完,他双手反剪在身后,一步步从门内走出,看向外面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人,持着火把,将他围在中间。

    他冷冷地勾着唇,一步一步往外走,看到他这样的气势,愣是没人敢率先冲上去。

    直到门内传来了掌书记冯允的声音,“将他给我拿下!”

    其他人一听,心慌道:“你疯了,他可是王爷!”

    “你以为现在我们放过他,他就会放过我们吗?”冯允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天高皇帝远,他是怎么死在这里的,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义洲疫情肆虐,王爷不慎感染瘟疫身死,皇上虽然悲痛,难道还会怪到我们头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