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1016.逍遥王
    言渊听着冯允那大言不惭的说辞,嘴角虽然在笑,眼底的风暴却好似能将眼前这些人给瞬间吞没。

    “还真是打得好主意。”

    言渊回头,看向身后的几人,原本那些要阻止冯允决定的几人,听冯允这么一说,也瞬间改变了主意。

    见冯允从门内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到言渊面前,道:“就算你是王爷又如何,到了这义洲,就算你是天皇老子,也照样没命回去。”

    “是吗?”

    言渊笑得从容,看着冯允这副自恃的模样,眼中的冷意,瞬间将冯允包围,尽管身后有上千人坐镇,可冯允还是被言渊此时的模样给吓得下意识地拉开了一点距离。

    “动手,将此冒充王爷的逆贼给我拿下。”

    冯允大手一挥,不想再跟言渊耗下去,就在他等着那些士兵冲上来的时候,让他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围着了一圈的官兵,竟然没有一个人动手,就像是木头人一般,静静地站在那里。

    冯允心下顿时一慌,脸都胀红了,“你们死了!还不动手拿下这个逆贼!”

    取而代之的,还是一片寂静。

    当下,在场几个狼狈为奸的人都开始心慌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很快,那些士兵接下来的举动,便解答了他们的疑惑。

    见那些官兵纷纷蹲下,将手上的兵器放到地上,一个接着一个,待他们蹲下之后,身后那一片持着长枪的官兵,便尽数落入他们的眼中。

    这些人穿着跟他们的官兵一样的衣服,可很显然,并不是他们的人。

    一瞬间,他们的身形,晃得厉害,甚至没有办法站稳,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形势,已经说明了一切,难怪那人会这般镇定自若,原来早就已经安排好一切了,可笑他们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偏将打扮的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款步走到言渊面前,“参见王爷。”

    “这里交给你了。”

    “是。”

    言渊冷眼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几人,眼中的眸光好似一把利刃,将这些人都凌迟了一遍。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又传来一道宽厚温和的嗓音,“九弟。”

    随着这声音响起,一眉目温和的男子跟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逍……逍遥王。”

    认出来人的正是掌书记冯允,他是十几年前来义洲任掌书记,曾有幸见过逍遥王一面,因而认出来了。

    而被逍遥王称呼为“九弟”的也只有……

    “靖……靖王爷!”

    冯允惊呼出声,而这样一个称呼,吓得朱义钭和刘丙这两个胆小的直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们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年轻却带着威压气势的钦差大人,竟然会是当朝的靖亲王言渊。

    言渊,严垣……

    这两个如此相似的名字,他们当时怎么就没把这两人联系在一起。

    言渊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微笑着朝自己哥哥走过去,“二哥。”

    肩膀被言善重重垂了一下,听言善不悦道:“你小子,来了义洲也不来找二哥,是嫌二哥这里不好吗?”

    言渊抿唇笑了一笑,“最近事情比较多,怕打扰了二哥,现在事情解决了,二哥就是不来,我也要过去打扰的。”

    “哼!说得倒是好听,宁可住县衙也不去逍遥王府,要不是我今天想去见一见这能干的钦差,还不知道这次的钦差是你。”

    言善斜睨了言渊一眼,见他老实地听着他的“训斥”,这才满意了一些,“走吧,收拾一下,去二哥那里。”

    “好,我先回一趟县衙,内子还在等着我回去。”听言渊提到“内子”,言善的脸上出现一丝惊诧之色,“弟妹也来了?那行,你赶紧会县衙去,我也回王府,你成亲之时,正好我跟你二嫂去江南玩耍去了,没赶上你成亲,还被你二嫂念叨了许久,今日正好

    ,你带着弟妹过去给她看看。”

    “是。”

    目送着言善离开之后,言渊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回头再看冯允朱义钭等人,脸上再也没有刚才对着言善时的柔和。

    “靖王爷饶命,下官知罪,求王爷饶命啊,王爷……”

    几个人自知死罪难逃,还做主垂死挣扎求饶道。

    而朱义钭更是面如死灰,他原以为那个女人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靖王妃,这夫妻二人早就设计好了要算计他,这一次,他可真是被坑得彻彻底底了。

    而此时的县衙,被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气所包围。

    县衙内,已经死了不少衙役,言渊留下来保护柳若晴的那几个暗卫,这会儿正在跟面前这一帮黑衣人厮杀着。

    这些人比以往他们交手过的人武功都要高,就是当初跟暗羽交手的时候,他们都觉得没此刻这么吃力。

    几人身上都负重伤,可丝毫不敢有半点松懈,王妃现在没了武功,这些人明显是冲着王妃来的。

    如果王妃出了什么事,他们没法跟王爷交代。

    柳若晴不是听不到外面打斗声,就算她没了武功,也能从外面打斗声中听出外面正在经历着一场恶战。

    言渊留下的这些人,有几个皇帝给他的影卫,即使影卫在,还勉强跟外面的杀手打成平手,就说明这一趟来的人不简单。

    对方到底是冲着言渊来的,还是冲着她来的?

    柳若晴皱了一下眉,从这些人的身手来看,这些人绝不是朱义钭或者是知府道台这些段位的人能养的出来的。

    对方既然这般神通广大,自然知道言渊这会儿并不在县衙当中,可现在,他们还在恋战,说明他们是冲着她来的。

    可她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们这些人想要的?

    柳若晴拧着眉,紧抿着唇,眯起了双眼,他们要的,大概就是她本身吧,拿她去威胁言渊。

    这是柳若晴这会儿能想到的理由。

    外面杀声震天,已经有人朝着她房间的方向过来了。

    她赶紧打开门,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可走了几步,她的脚步又停顿了下来,鼻尖,传来一阵又一阵让她精神振奋的气味,让她不由自主地往气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