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8章 1017.她这是怎么了
    越走越近,那一阵又一阵的气味也越来越浓,那是尸体的味道,还伴着浓重的血腥味。

    那味道,让她的精神越来越亢奋,又好似有些饥渴,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些衙役尸体,她脚下的步履变得急促,隐隐地透出了几分迫不及待。

    “王妃,小心,别靠近这里!”

    暗卫见柳若晴不但没躲,反而离对战中心越来越近,心下急了,也因为这一分心,狠狠挨了一剑。

    四周,弥漫着越来越浓的血腥味,柳若晴在已经死去的衙役身边缓缓蹲下,伸出手,想去沾那些血,甚至她迫不及待到要直接俯身去舔。

    就像是饥渴了许久的野兽,在刹那间捕捉到了血腥味时的疯狂。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身后,一道强劲的风,朝她袭来,她原本清澈双眸,好似被鲜血给染红了,转身之际,让那个正朝她攻过来的黑衣人怔了片刻。

    就是那一片刻,黑衣人便觉得有一只手,狠狠地扎进了他的小腹内,他缓缓低下头去,脸色惨白……

    柳若晴的手,此时已经没入他的腹中,他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被她攥在手中,他面露惊恐地看着眼前双目赤红如魔鬼的女人,下一秒,响起了尖锐恐惧绝望的叫声。

    柳若晴的手,已经从他腹中扯出,手里还抓着一把血淋淋从肠子。

    而这一幕,正巧被从外面赶回来的言渊看得分明,他的脸色也瞬间白了,却没有半点停顿,快步冲到柳若晴面前,将她手中的肠子拍落,紧紧抱她在怀,“不怕,晴儿不怕,我回来了,晴儿不怕……”

    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虽然嘴上是在安抚柳若晴,可很显然,他自己已经被柳若晴此刻的模样给吓到了。

    她一言不发,好似灵魂被人抽走了似的,眼睛里如血一般的红色没有退去,面对他的声音,也充耳不闻,只是怔怔地盯着地上被言渊打落的肠子,想要蹲下身捡起来。

    他甚至还听到了她咽口水的声音。

    “晴儿,你别吓我,你怎么了,晴儿?”

    自从她的血症莫名其妙好了之后,言渊的心就没有完全放下过,看着她这几日面色惨白,精神却尤其得好,他心里就越发不安,这会儿看到她这模样,心越发凉了,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强烈。

    “晴儿,你别吓我……”

    “饿……”

    柳若晴低低地说出了一个字,虽口齿不清,可言渊就是听懂了她的意思。

    “饿了我带你吃好吃的,我们走。”

    言渊紧紧地搂住她,想要带她离开,可她好似并不想走,脸上还隐隐地露出了几分烦躁。

    用力挣脱开言渊,她的手,用力握住言渊的肩膀,那模样,像是要将言渊的肩膀徒手发给捏碎了。

    眼中迸射出来的猩红的杀气,让言渊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晴儿,是我,你怎么了?”

    他用力握住柳若晴搭在他肩上的手,却发现她的力气出气得大,就连他都没办法将她的手挪开。

    倒是柳若晴好似听到了这个声音觉得熟悉,脸上原本猩红可怖的模样,好似缓和了几分.而此时,原本还在打斗的一群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慑到了,都用一双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柳若晴,刚才她徒手戳穿那黑衣人的腹部,将他的内脏全部扯出来的模样,饶是这些人见多了世面,也被吓得不

    轻,竟然纷纷停止了打斗。

    “晴儿。”

    言渊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掩饰的颤抖,忽地,感觉到自己手臂上的手,蓦地一松。

    柳若晴的身子,在言渊面前连续踉跄了好几步,好在言渊眼疾手快,将她扶住了。

    原本猩红浑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她抬眼看着言渊,身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狠狠颤了一颤,“言渊?”

    “嗯,是我,是我……”

    “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了?”

    她记得那些黑衣人要抓她,她急着从房间里逃出来,可之后的事,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忽地,脑海里,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从她眼前闪过。

    “没事,我们先回屋。”

    他轻轻拍了拍了柳若晴的手,下一秒,却见他眸光骤冷了下来,眼底凝聚起了令人胆颤的杀气,对那批暗卫道:“别让他们活着离开!”

    今晚晴儿的事,绝对不能让他们传出去。

    言渊现在心里很害怕,他不知道晴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刚才的模样,真的太不可思议了,一旦被外人知道了,他担心会对晴儿不利。

    暗卫领命,当下又重新对那些黑衣人发起攻击。

    言渊也看得出来,这些黑衣人的身手,就算是影卫上去,也只能跟他们打个平手。

    他陪着柳若晴回到房间,柔声道:“晴儿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柳若晴这会儿心里同样慌得很,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掠过她脑海里的一幕幕,像是就在刚才发生过。

    她满脑子乱的很,以至于言渊跟她说了什么,她也没听见。

    言渊心里担心她,又担心外面的暗卫解决不了那些人,拧了一下眉,他才出了房间。

    手中软剑一出,出手的每一招,都是致命,很快,院中的黑衣人都倒下了。

    “今晚的事,任何人不得说出去半个字!”

    “是!”

    他们知道言渊指的是什么,立刻应了下来。

    影卫和暗卫只负责保护主人的安全,其他的事,他们是不会去过问的,哪怕今晚靖王妃反常的行为,也足以惊吓到他们了。

    收起眼底的杀气,言渊将手中的剑往地上一丢,这才回了屋。

    推门进去的时候,柳若晴正坐在床上愣愣地发呆着,脸色比往常又白了几分。

    见她盯着自己布满鲜血的右手,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言渊的眉头,心疼地皱了起来,走上前去,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揽过她的身子,感觉到她狠狠地抖了一下,看她这副模样,言渊的心里,更加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