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1018.入逍遥王府
    “别怕,外面那些杀手都死了。”

    他声音柔软,尽量不想吓到她,却见柳若晴缓缓抬起眸子看她,眼底带着彷徨,恐惧,不安,那毫无血色的唇瓣颤抖得厉害。

    “我……我把那个人的肠子扯出来了。”

    她费了好大的劲,才逼着自己直面这件事,她想起了当时的一幕。

    她要喝地上那些尸体的血,那种万分饥渴的模样,就像是吸//毒的人犯了毒瘾,又见到毒/品的样子。

    那个黑衣人要后面偷袭她,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一拳头就扎进他的腹部,将他体内的肠子全部给扯出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她都忍不住作呕。

    言渊的眉头,蹙成了一团,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是紧紧搂着她,想要让她安心下来,“别瞎想,好好睡一觉,等明天,一切都过去了。”

    柳若晴安静地靠在言渊的怀中,双眼却酸得厉害,一切真的过去了吗?

    为什么她觉得噩梦才刚刚开始。

    “乖,把手洗干净了,好好睡一觉,明天什么事都没有了。”

    言渊俯身,轻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起身给她端来了热水,帮她将双手洗干净,又替她换下了外衣,这才陪着她躺下。

    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感觉到她浑身冰凉,言渊的眉头,再度拧紧了几分。

    今晚的发生的事,怕是会让她耿耿于怀了。

    可这件事,他必须得搞清楚才行。

    “别担心,睡吧,一切有我呢。”

    他将她护在怀里,轻轻伏在她耳边,低声道。

    柳若晴点点头,不想让言渊为她担心,可是一闭上眼,却还是那令人惊恐的画面,让她根本没办法入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在言渊怀中睡着。

    而此时,言渊却没有半点睡意,看着怀中呼吸薄弱的人儿,言渊的心,更是疼的难受起来。

    原以为一切都过去了,没想到,晴儿的磨难还未停止。

    第二天一早,柳若晴是在梦中被惊醒的,睁眼之际,那个被她徒手捅破了肚子,还扯出内脏的男人一直在她梦境里晃,硬生生地把她吓醒了。

    她感觉自己心脏跳得厉害,身子还在剧烈颤抖着,耳边在这个时候,传来言渊的声音,“醒了?”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好似带着一股神奇的力量一般,让柳若晴原本慌乱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在言渊的怀中转过身来,正对着他的脸,见他的眼眶下,还有一丝淡淡的淤青,眼中还有一大片的红血丝,她蹙了蹙眉,道:“你一夜没睡吗?”

    言渊一愣,随后,笑着摇了摇头,“我睡过了,只是比你醒得早了一些。”

    而事实上,他确实一夜没睡,想到柳若晴当时的模样,还有她因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而出现的彷徨和害怕,他就没办法入睡。

    柳若晴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倒也没追究这个话题,从他怀中坐起,刻意不去想昨晚的事,只是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朱义钭那几个人的事解决了?”

    她知道昨天言渊随朱义钭去赴宴,可不仅仅只是赴宴那么简单。

    义洲赈灾的事,没必要再拖,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果然,听柳若晴问起这个,言渊点了点头,“他们不足为虑,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柳若晴点点头,知道言渊说的是什么事,义洲水患是人为操纵,六哥那边传来的消息,义洲竟然藏一只军队,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义洲的水,比他们想象得还要深。

    言渊没有继续跟她讨论这件事,他还是希望她能轻松一些,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让她回京城去,可昨晚那一批刺客让他知道了,义洲这边的人,也是把她盯上了,目的自然是用她来威胁他。

    现在就算送她回京也不安全,还不如让她留在自己身边,最起码,在他的眼皮底下看着,他心里也放心一些。

    “对了,昨天二哥来找我了,今日,我们就住到逍遥王府上去。”

    “二哥来找你了?”

    柳若晴回头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二哥心里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不过这种心思,她并没有对言渊说起。

    “嗯,逍遥王府总比县衙要好许多,那些刺客也不敢冒然进逍遥王府去刺杀。”

    这是一方面,但言渊心里还有另外一方面的考虑,但那也只是他的怀疑,因而并没有对柳若晴言明,以免她担心。

    义洲水患的事,暂时告一段落,关于灾区承建的事宜,言渊已命人安排下去,只要待吏部那边安排好官员上任,义洲这边勉强算是重新步入正轨了。

    逍遥王府——

    “二哥,二嫂。”

    言渊带着柳若晴上前,向逍遥王夫妇简单行了个礼。

    逍遥王妃似乎很开心见到言渊夫妇二人,脸上由始至终都带着浅浅却毫不掩饰的欣喜微笑。

    加上逍遥王妃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美人,就算如今上了年纪,年轻时的美貌影子依然还在,这会儿看着,颇具亲和力。

    虽然是第一次见,柳若晴也极喜欢她,连带着之前心中对逍遥王那股诡异的感觉在这会儿也降了许多。

    薛氏上下打量着柳若晴,又笑着转向言渊,道:“上次见你还是十几岁的小伙子,这会儿都成亲当了爹爹了。”

    言渊抿着薄唇,笑了一笑,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柔和,“二哥二嫂如今都当祖父祖母了,这才叫人羡慕。”

    言渊跟他大哥二哥的年龄跨度有些大,因而很小的时候,他们都早就成亲了,两个嫂子对他都挺不错,因而他对着这久不见面的二嫂,也露出了难得的温和面容。

    “你这小子,还打趣起我们来了。”

    逍遥王言善没好气地啐了他一句,面上的笑容却未减少,俨然一副哥哥见久违的弟弟时欣喜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逍遥王世子言致远带着世子妃和小公子过来了。见到言渊夫妇二人,赶忙迎上前去,“侄儿见过九皇叔,见过九婶,侄儿昨日携妻儿离府出城,不知皇叔驾临,还请皇叔恕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