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1020.淡淡的失落
    “这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言善的言语之间,多了几分恍惚,那双眼睛也因为喝了不少酒而变得迷离起来。

    “还不是因为二哥喜欢躲懒,只寄情于山水,若是二哥真想我们兄弟几个,早就回京了。”

    言渊半玩笑半认真道。

    说起来,言朔这个皇帝对自己的几位叔叔真的非常宽和,虽说亲王有了封地之后,不可擅自回京,但言朔并没有严格禁止这些。

    但是,许是因为他们避讳,因而就算言朔不明令禁止他们回京,他们没有奉召,也绝不敢擅自去京城。

    言善听言渊这么说,说笑的嘴角,顿了一顿,随后,又朗声笑了起来,“是,怪我,都怪我,哈哈哈,来,二哥自罚一杯。”

    言渊笑着也不阻止,只是在言善又干了一杯酒之后,自己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跟着,又俯身凑到柳若晴耳边,低声道:“想吃什么,我给你夹一些。”

    他虽然在跟言善说话,但是注意力一直在柳若晴身上,见她极少动筷子,担心她饿着,便开口问道。

    “我不饿,你别管我了。”

    桌子上还有这么多人在,饶是柳若晴觉得自己脸皮够厚,这会儿也红了脸。

    “怎么能不管你,你饿坏了身子,心疼的还不是我?”

    在柳若晴面前,言渊从来都是高冷不起来,就连这种情话也顺口就来,愣是听得柳若晴耳根发烫。

    “行了,你随便给我夹点好了。”

    柳若晴被言渊弄得没办法,只能顺着他的意思,抬眼,见桌子上的几个人都将视线停在他们夫妻二人脸上,不禁有些尴尬。

    “老九对弟妹可真体贴。”

    逍遥王妃薛氏笑着打趣道,听得柳若晴又一次红了脸。

    言渊倒是一副自在的模样,对薛氏的话,不可置否,这边又自顾自地给柳若晴面前布菜,动作娴熟得很。

    “多吃点,别饿着,也别饿坏了我的宝贝女儿。”

    这话,他是凑近柳若晴的耳边说的,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越是这亲密的举动,越是让桌上的人想入非非,心想着,这两夫妻的关系真好。

    柳若晴被言渊弄了个大红脸,只能抬头瞪了他一眼,跟着,才尴尬地对桌上的人笑了一笑,拿着筷子,埋头吃了起来。

    这顿接风宴众人吃得开心,聊得也开心,一顿宴席结束,言善好似还有些意犹未尽,本还想拉着言渊说话,却被薛氏给阻止了。

    “好了,王爷,你都喝醉了,这么晚了,让九弟和弟妹先回去休息,九弟又不是马上就离开义洲,你想跟他说话也不差这会儿。”

    “是啊,二哥,你随二嫂先回去休息吧,我们明日再聚。”

    最后,言善也只能作罢,让他陪着柳若晴回去了。

    言渊扶着柳若晴回自己住的院子,并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眼睛,在他出现在家宴上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瞧,哪怕此时他已经离开了,那双眼睛也始终未曾从他背影上收回。

    “妹妹,你在看什么?”

    世子妃谢氏见自己的妹妹盯着远处出神,不禁诧异道。

    而她的声音,也让她的妹妹小谢氏陡然回过神,像是自己的心事被人捉到了一般,耳根有些发烫。

    “没……没什么。”

    “没事就好,很晚了,先回去休息吧。”谢氏没有多想,这般温声吩咐了几句,又走了两步,似是想到了什么,停住脚步对自己的妹妹道:“对了,听父王的意思,靖王夫妇要在府中住一段时日,靖王毕竟是客人,又身份尊贵,我们不知道他的脾

    气,你切不可像往日在府中那帮莽撞。”

    说着,她顿了一顿,像是又有些不放心,继续道:“父王和母亲为人随和,待你也如自己人一般,但靖王夫妇初来乍到,你切不可在靖王爷和靖王妃面前坏了规矩。”

    听自己的姐姐这般说,小谢氏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上有些赧然,随后,对谢氏点了点头,“我明白的,姐姐您就放心吧。”

    谢氏知道自己妹妹往日在王府中没当自己是外人,可靖王毕竟身份不同,得罪了他,就算是公公婆婆也未必能护得住,只能是再三叮嘱一番,也希望她能将自己的话听进去。

    再说言霄那边,原本一路急着往义洲赶的一行人,却在离义洲还有两日行程时,突然慢了下来。

    言霄身边的人都知道,自家主子突然间放慢了行程,是因为那个半途所救的秦姑娘,而且,从两人之间的言行来看,那秦姑娘跟王爷想来应当是旧识了。

    不仅仅是那些人这样想,沈沁自然也是这样想的。

    她比那些人知道更多关于言霄跟秦桑之间的事,也知道他们久别重逢之后,两人并未退减的感情,阁主虽然急着赶往义洲,可也得顾及秦姑娘的伤不是?

    沈沁觉得言霄这样做完全没有错,阁主这般有情有义,才该受他们这些下属的爱戴,可是,不论沈沁怎么安慰自己,心里却始终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难受得厉害。

    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惊得她猛地回过头来,见是沈棠,她的心口,蓦地松了口气,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丝淡淡的失落。

    “棠哥。”

    她低低地唤了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丝沮丧。

    沈棠跟她并肩坐下,看着她这副模样,没好气地嗤了一声,“难受了吧?”

    沈沁的眼眸微微往下垂了垂,在沈棠面前并没有什么掩饰,整个人看上去都蔫蔫的。

    一想起那天秦桑握着言霄手时的情景,沈沁的心里越发堵了起来。

    “你呀,该说你什么好,明明喜欢阁主喜欢得要死,就是藏在心里不说,我这个做哥哥都替你着急。”

    沈棠看了一眼她沮丧的模样,长长地叹了口气。

    “要不……我替你去告诉阁主吧。”

    沈棠这般提议道,却见沈沁急得猛然投向沈棠,又急又怒道:“你要是敢告诉阁主,我跟你没完。”说着,抓着沈棠的手,脸都急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