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1021.什么时候好上的
    沈棠见她这模样,有些苦恼地捏了捏太阳穴,道:“难不成你打算一辈子都不让阁主知道你的心意?”

    沈棠的问题,让沈沁的心,当即一沉,表情也变得更加沮丧了。

    可没多久,沈棠便见她的神色,暗淡了下来,低低地道:“我本来就没打算让阁主知道。”

    这份感情,她是打算一直藏在心里,成为她生命里最美好的一块地方,永远不被人知道,尤其是阁主。

    如果这份非分之想被阁主知道,她以后连留在阁主身边的机会都没了。

    她不想因为自己这不切实际的心思而断了跟阁主之间这么多年的情分。

    她这种想法,沈棠不明白,总觉得她这样憋着自己有些自虐,既然喜欢阁主,说出来不就好了,况且,看阁主对她的那点举动,就不像是完全对她无动于衷的。

    可阁主是什么人,天机阁的掌权人,又是堂堂皇帝的亲叔叔,当今的亲王,总不能让阁主放下面子去跟她表明心迹吧?

    沈棠着实想不明白沈沁的心思,因而看着她这模样,真是急得有些抓狂。

    “行吧,你既然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要是阁主哪天真被那个秦姑娘抢回去,你可别哭的。”

    闻言,沈沁只是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心说阁主本来就是秦姑娘的,何来抢回去一说。

    沈棠是确实把沈沁当成亲妹妹一般看待的,因而看到她这副要哭不哭的模样,也是心疼到不行。

    干脆伸手揽过她的肩膀,柔声安抚道:“好了,好了,我家妹妹长得不差,又是东楚首富之女,也不是嫁不出去,咱不伤心,啊。”沈沁没忽略沈棠最后那一个扬声的“啊”字,那语气着实有些像哄孩子,沈沁不免被他哄得无奈失笑,想着,便笑出声来,原本苦闷的情绪,也因为沈棠这一番安慰而得到缓解,脸上的笑容,自然也变得明

    艳了许多。

    沈棠见她心情总算是舒展开来了,也跟着笑了起来,殊不知两人这般欢笑艳艳的模样,尽数落入了不远处某个人的眼中。

    此时的言霄,心里有一团失控的怒火在往上窜,看着前方沈棠揽着沈沁的肩膀,二人笑得开心,旁若无人的样子,他从未意识到,一个人的嫉妒,真的可以毁天灭地。

    他恨不得这会儿就冲上去,将沈棠的眼珠子给挖了,那条搭在沈沁肩膀上的手臂给剁了。

    这种嫉妒又不安的感觉,就像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呵护着甚至不敢去碰触的宝贝,却被别人轻而易举地给染指了,那种愤怒,让他不自觉地想到将沈棠给剁成肉泥。

    “霄,你怎么了?”

    秦桑的声音,这个时候突然在他耳边响起,让他有些莫名不悦地皱了一下眉。秦桑没注意到刚才他皱眉的模样,只是刚才在屋中,她知道他到了她的房门外,却始终没有进来,她有些等不及了才自己打开门出来,却见言霄站在她的房门口,目光瞧着某个方向,脸上极为难看,甚至

    完全没注意到她出来了。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她自然也看到了沈沁跟沈棠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笑得开心的模样,自然也知道了言霄这会儿脸色难看是因为什么了。

    原以为言霄对这个沈姑娘并不是非常上心,可这会儿,她却觉得自己想错了。

    言霄没有像她想象得那样对那个沈姑娘毫不在意, 也没有她想象得那样对自己像当年那样放在心上。

    秦桑的眼神,暗了暗,她是有意接近他,可同样的,她排斥不了这个光风霁月的男人,当年是如何的爱重她。

    她是真的喜欢他,甚至是爱他,可因为任务在身,她没办法放任自己毫无顾忌地爱他,更加不能背叛自己背后的主人。

    现在看言霄对另外一个女孩子上了心,秦桑的心里,苦涩又难过,同时,还有一丝不易掩饰的不甘。

    是她先认识的言霄,她是他先爱上的女人,凭什么一个后来的女人来取代她在言霄心中的位子。

    他曾经那么爱她,甚至为了她跟他的亲生母亲对抗,那样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怎么能轻易爱上别的女人。

    秦桑想,一定是自己曾经欺骗了他,他心里对她有些怨气,这才将那一份感情误转移到别的女人身上。

    只要她一直待在他身边弥补曾经她对他的欺骗,他一定会重新回到她身边的。

    有了曾经的感情基础做支撑,一番自我安慰之后,秦桑的心里安定了许多,眼底的暗淡瞬间便此刻燃起的光芒所取代。

    言霄此刻的情绪,因为秦桑的突然打扰而收了回来,心头虽然有些不悦,可并没有在秦桑面前表现出来。

    他需要用到她的地方还很多,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她察觉出什么。

    目光,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曾经他为她疯狂过,为她叛逆过,现在回头再想一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确实年少了一些,才会那般不顾一切。

    再见她,言霄发现自己无比平静,或许是时间将曾经对她的感情都带走了,又或者,当他知道她一直在算计他开始,他对她的感情,就没有当初那么纯粹了。

    “没什么,只是好奇我那两个下属时候竟然好上了。”

    言霄知道秦桑刚才已经知道他在看什么,因而并不打算对她隐瞒,尽管自己说起这话的时候,心头对沈棠又恨上了几分。

    就是到了这会儿,他都恨不得上去打断沈棠的腿。

    眼角的余光,看到沈沁和沈棠二人已经从石阶上起身,正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沈沁也没想到这会儿会正好碰上言霄跟秦桑会站在房门口,他们走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他们。

    “阁主。”

    “阁主。”

    两人立即停下脚步,对言霄行了个礼,跟着,又对秦桑点了一下头,以示礼貌。尽管言霄不想表现出自己太过在意的样子,可是一看到沈棠跟沈沁并肩站在一起,他就觉得无比碍眼,眼神冷冷地看着沈棠,许久不发一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