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1022.脑子跟猪对换了吗
    饶是沈棠这会儿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爷,心里也被看得发毛了起来。

    阁主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刀,开始将他从上到下狠狠刮了一遍。

    他这是哪里得罪阁主了?

    沈棠心想,他今天这会儿才见了阁主,哪有机会得罪他,可若是没得罪,阁主为什么要这样看他?沈棠被言霄看得越发不自在了起来,脚步也默默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却听秦桑忽地轻声一笑,道:“刚才霄还在跟我说,不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了,你们也真是的,霄一向待人宽厚,你们要是相互倾

    慕,跟他说一声,他自然是为你们做主的。”

    “所以阁主您是因为属下没跟你说这件事,您生气了?”

    沈棠也不知道哪根筋冒出来找死,竟然傻呆呆地顺着秦桑的意思问了一句,话一问出了口,他就后悔了。

    原本他觉得自己没得罪阁主什么,可这会儿,他分明就是在找死。

    很显然,他看到阁主的脸色黑了,那眼刀又开始在他身上凌迟了无数遍。

    秦桑刚才那话,显然是故意说给沈沁听,也是故意说给言霄听的。

    沈沁听秦桑这么说,言语间丝毫不掩饰她跟言霄之间的亲昵姿态,心下一凛。

    竟然有些没来由的气愤,不就是跟阁主相好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何必动不动就拿出来昭告天下。

    沈沁的脸色,往下一沉,道:“秦姑娘多虑了,我跟棠哥的事,只是小事情,何必劳烦阁主替我们做主。”

    说完,冷眼看了言霄一眼,没有多说一句话,拽着沈棠就走了。

    沈棠这会儿是真的被言霄的眼刀给吓怕了,被沈沁这么一拽,真的就这样配合着走掉了,饶是此刻他背对着言霄,都能感觉到身后绵绵不断的刀刃,正朝他的背上冲过来。

    秦桑没料到沈沁会直接拿话噎她,倒是愣了一下,抬眼看言霄越发阴沉的脸色,怔了一怔,随后,嘴角露出了一抹尴尬,“没想到沈姑娘的脾气还挺烈的,我不过一个玩笑罢了,看样子她是生气了。”

    这话里话外,都是在跟言霄告状:你那个属下也太没上没下了,我开个玩笑,她都要跟我置气,分明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

    言霄哪里听不出来秦桑话里的意思,可他就是当做没听懂,反而弯了弯唇,眉目跟着柔和了几分,“她从小跟在我身边,一直是这个脾气。”

    说完,才装作不想聊沈沁这个话题,转而问她,“你这几天感觉怎么样?伤好些了吗?”

    他的语气还是柔柔的,可秦桑还是觉得,眼前的言霄,跟曾经那个眉目柔和,温柔专情的少年不一样了。

    “嗯,好多了。”

    秦桑点点头,眉眼染上了几分暖暖的笑意,“霄,若不是你,我肯定就死了,谢谢你这几天照顾我。”

    “嗯。”

    秦桑原本还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逐渐缓解言霄心头对她的戒备和怨气,却没想到,言霄就只是这样淡淡地应了一声,便转了话头,道:“既然痊愈了,那么我们启程吧,路上耽搁得够久了。”

    他的态度,比起以往冷了许多,秦桑心下有些慌了,可随即又想,他可能是被刚才沈沁跟沈棠的事影响了心情,这才对她也冷了许多。

    秦桑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可心里同样因为言霄这样轻易被沈沁影响了情绪而懊恼。

    尽管如此,她面上还是那副善解人意的模样,道:“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们的行程也不会耽搁了,我已经没事了,随时可以出发。”

    “嗯,那你回去休息吧,明日就启程。”

    说完,他没再看秦桑一眼,转身就走了。

    秦桑站在门口,看着前方这个高大英俊,光风霁月的男子,曾经那般爱她,如今却是这般陌生又疏离,她的眼底不禁有些恍惚。

    她甚至在想,自己曾经仗着他爱自己将他欺骗至那般境地,真的做的对吗?

    沈沁拽着沈棠从言霄面前离开,脚下的速度非常快,好似要尽快从言霄的视线中逃走一般。

    她万万没料到自己会当着言霄的面让秦桑没脸,这会儿,阁主怕是又恼上她了。

    “哎~~”

    她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耳边跟着传来另一人的叹气声,侧目,见是沈棠,也是一脸沮丧地看着自己,那眼神还带着一丝幽怨。

    “小沁沁,你这一次要害死哥哥我了。”

    沈沁一愣,没明白沈棠的意思,正要问他怎么了,可随即便想到这里了自己刚才当着言霄的面怼了秦桑,棠哥站在她身边,难道是担心被阁主迁怒了?

    应该是这样。

    沈沁心里这样想,嘴上便道:“棠哥,你放心吧,我一人做事一人当,阁主怪我得罪了秦姑娘,我会过去跟阁主请罪的,你别担心了。”

    沈棠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丫头办事情的时候,也挺灵活挺聪明的,怎么到了她自己感情这事上就这么糊涂。

    阁主当时是生气,可生气的点完全跟她想的不一样好吗?

    沈棠觉得,他应该提醒一下她才是,这样想着,他郑重其事地开口道:“你难道没觉得,阁主对你有所不同吗?”

    沈沁一愣,没明白沈棠话中的另一层意思,听他这么问,便点了点头,“嗯,阁主说是我养父,自然是对我不一样的。”

    可就算是把她当成养女又如何,归根结底,还是不能跟秦姑娘比的,说来说去,她跟阁主唯一的联系,就是天机阁,他是阁主,她是堂主罢了。

    养父个屁啊!

    沈棠忍不住在心里爆粗了,这丫头脑子跟猪对换了吗?

    他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她还是不懂?

    他并不知道,沈沁也许不是不懂,而是不敢懂吧?

    自作多情的事,她没少做过,可那一次不是一厢情愿呢。

    这种事经历多了,心里也早就麻木了。待沈棠再欲说什么的时候,沈沁已经抢在了前头,道:“棠哥,我先回屋休息了,阁主那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