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 1023.郎有情,妾有意
    她蹙了一下眉,抿了抿唇,道:“阁主那边,我会去道歉的。”

    沈棠已经无力扶额,他在心里低骂了一声,想着他何必多管这个闲事,让他们这两人瞎折腾去了算了,到时候折腾出什么来,他正好可以在一旁看戏。

    沈沁跟沈棠道别了之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推门进去之前,她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视线朝隔壁的房间看了一眼,脸上多了几分踟蹰之色。

    她跟言霄的房间是挨着的,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负责订房间的沈棠故意安排的,想到沈棠刚才对她说的那话,她确实不敢多想,尤其言霄身边现在还有一个秦桑在,她就更不敢多想了。

    站在门口踟蹰了片刻,她还是过去,敲响了言霄的房门。

    自己逞一时口舌之快,还是赶紧求得阁主原谅才行,不然连累了棠哥就不好了。

    “进来。”

    门内,传来言霄低沉的声音,沈沁的心,紧了紧,片刻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推门走了进去。

    “阁主。”

    言霄原本的注意力全在手上得到的一些情报之上,听到这稍显踌躇的声音,他讶了一下,眼底不经意地掠过一丝欣喜。

    只是回头之际,那一抹欣喜已经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冷之色。

    “怎么是你?”

    他开口,压着心头那呼之欲出有些失控的欢喜。

    沈沁一怔,心道阁主果真是生气了,刚才她敲门到时候没让她滚,大概是不知道敲门的是她吧。

    言霄确实不知道刚才敲门的是她,当然也不知道就是他这样一句佯装平淡的话,会让她生出这么多的想法来。

    见她蹙眉站在原地不语,言霄的心,往下凛了下来,问道:“找我有事么?”

    言霄此刻冷淡的模样,让沈沁心下一沉,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犹豫了一番,提步走上前去,道:“属下是来请罪的。”

    “请罪?”

    言渊挑了一下眉,倒是不明白她莫名其妙来请什么罪。

    而他这模样,在沈沁的理解看来,却变成了讽刺。

    她心里难受地抿了抿唇,声音压低了几分,“属下不该对秦姑娘无礼,请阁主恕罪。”

    听沈沁这么一说,言霄才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

    她觉得,她起先那番对秦桑说的话,怕他生气所以过来请罪?

    此时的言霄,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他在她眼中,竟是这样维护秦桑的吗?

    沈沁见他冷着脸不说话,更加确定了他此刻因为她对秦桑的无礼而恼了,见他始终冷眼看着自己不语,心下跟着又沉了几分。

    房间里,寂静的气氛压抑得叫人心里难受,沈沁没有看言霄,只是将头垂得更低了一些,“属下错了,请阁主恕罪。”

    她又重复出声请罪道,回应她的依然是言霄的默不作声。

    沈沁垂在身侧的手,松了又紧,情绪也变得更加压抑和低落起来。

    片刻之后,才听言霄缓缓出声道:“你跟沈棠是什么关系?”

    沈沁一愣,诧异地抬头看言霄这突然提起的话题,阁主不是应该追究她对秦姑娘无礼吗?怎么问起她跟沈棠的关系来了?

    想不明白,沈沁便如实回答道:“属下跟沈棠哥既有同僚之谊,又是兄妹之情。”

    听到她回答的言霄,微微眯了眯眼,“就是这样的关系,没有其他了?”

    殊不知,他问她这话的时候,隐在暗处的手,紧张得握成了拳头。

    “其他?”

    沈沁茫然地看向言霄,不明白他说的其他关系是什么?

    细细想了一遍自己跟沈棠之间除了同僚和兄妹之谊之外,还有什么。

    她迷惑地看向言霄,一时间还真答不出来到了。

    倒是看到她这副模样的言霄,脸上原本紧绷的线条,不经意地柔和了几分,甚至眼底还隐隐地染上了几许笑意。

    “没事了。”

    他忽地起身提步走到沈沁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公分,如此之近,两人身高的差距便明显了许多。

    沈沁只觉得那高大的身躯,罩在了她面前,好似有一团黑影将她笼罩住了,一时间有些避不开。

    拧了一下眉,她浑身不自在地碍眼看向言霄,低低地唤了一声,“阁主。”

    她不知道阁主要跟她说什么,只是这如此近的距离,让她的耳根有些控制不住地发烫起来。

    对她来说,这个距离太不安全了,她怕自己会失控对阁主做出什么非分的举动来。

    见言霄的手,突然抬起,将她鬓角垂落的发丝轻轻撩到耳后,这亲昵的举动,吓了沈沁一大跳,本能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惊诧又慌乱地看向言霄。

    其实这样亲密的举动,言霄并不是第一次做,当初就是为了糊弄她爹,他都刻意在爹面前跟她亲昵,差点没把爹爹吓个半死。

    也是因为如此,爹爹才特地跟伯父打听了阁主以前的事,从而让她知道了阁主跟秦桑之间的过去。

    想到秦桑,沈沁刚才的慌乱便立即收了起来,心中多了几分恼意,眉头也不禁蹙了一蹙,“阁主这样捉弄属下,真的好没意思,也不怕隔壁的秦姑娘知道。”

    她声音微凛,语气中的恼怒之色明显增了许多。

    言霄的眉头,蹙了一蹙,只是很快,便压住了心头窜起的不悦之色,耐着性子,柔声道:“你觉得我跟秦桑是什么关系?”

    “自然是郎有情,妾有意,久别重逢,更胜新婚。”

    沈沁抿了抿唇,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却还是让言霄听得一清二楚,他原本柔和下来的面部线条,又冷硬了下来。

    本想训她几句胡言乱语,可一想到自己今日对秦桑的态度确实会让人误会,便硬生生地将叫训她的话给收了回去。

    秦桑最近为了待在他身边,是卯足了劲在他面前提起两人曾经的过往,在她看来,那些过往是她接近他的本钱,却不知道对他来说,只是不停地提醒他曾经的愚不可及。沈沁见言霄没有说话,她也没再开口,言霄的沉默,在她看来就是默认了她的猜测,沈沁心里难受,也不想再跟他多讨论他的私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