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1024.没理解错阁主的意思
    就在她开口准备告退的时候,言霄突然唤了她一声,“沁儿。”

    言霄不是第一次这样唤她,可这会儿听在沈沁耳中,却觉得倍感心酸。

    深吸了一口气,她才压下鼻尖的酸涩,垂着眼帘,低低地应了一声,“属下在。”

    一句“属下”,将两个人的身份摆得清清楚楚,言霄心中恼怒,面上却还是心平气和道:“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我要去跟你爹提亲的事吗?”

    她越是要分清两人的身份,他就越是要将“本王”改成了“我”,跟她拉近了一丝距离。

    沈沁闻言,愕然抬起头来看他,视线直直地撞进了眼前犹如一汪深潭的黑眸之中,他就那样不苟言笑地望着自己,让沈沁一时间分不清言霄到底又像之前那样在捉弄她,亦或是在说真的。

    沈沁本能地选择了前者,抿了一下唇,沉声道:“属下记得,王爷气父亲嫌弃王爷您年纪大,故意要吓唬他的。”

    闻言,言霄微恼,他就知道她当初是这样想的。

    他也不跟她计较,继续道:“等义洲的事结束了,我去跟你父亲提亲,如何?”

    沈沁垂在身侧的手,颤了一颤,面上却是一副无动于衷之色,那模样,完全是没把言霄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淡淡一笑,道:“阁主别这样,父亲年纪大了,禁不起吓。”

    属下也禁不起王爷这般撩……

    这话,沈沁没说出口,只是心里多了几分苦涩。

    言霄见她这副平静的样子,心里凉了几分,随后,听到他一声叹息,道:“你是跟你父亲一样,嫌弃我老么?”

    沈沁一怔,随即便摇了摇头,“阁主正是当好的年纪,又是这般光风霁月,风姿绰约的男子,属下怎么会在年龄上嫌弃王阁主您。”

    沈沁这话倒是说的真真的,三十岁的言霄,多了少年人缺少的沉稳内敛,又高大英俊,气质脱俗,别说他们只差了十岁,就算是差了二十岁也不会有人嫌弃他老。

    听沈沁夸了自己一番,虽然也不知道有没有走心,至少言霄听了,郁闷的心情,好转了许多。

    可见她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还是长长叹了口气。

    本想再跟她多说几句,可也知道眼下还不是时候,义洲那边的事才最要紧,等回了京,他多的是时间让她慢慢明白。

    这些拐弯抹角,似真似假的行为,他也是做的累了。

    从前为了试探她,也为了让自己安心,怕自己一冲动就把她吓到了,一向果断的自己,却在跟她之间的事情上束手束脚。

    他怕吓着她,可更怕她这样拒她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她不懂他的心思,就算他再怎么试探,对她来说,也只是主上对下属的捉弄罢了。

    这样想着,便更加坚定了他要将义洲的事速战速决的决心,就如她说的,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孩子都该上街打酱油了,他不能一直耽误她。

    而他,连侄孙都有了,自己却还是孑然一身,也是时候娶妻生子了。

    想到自己九弟夫妇二人,言霄的心里,多了几分憧憬,面上的线条也跟着柔和了起来。

    沈沁听到他好似好心情地笑了一声,她迷惑抬眼朝他看来一眼,发现并不是自己听错了,阁主他真的在笑,眉目间带着毫不掩饰的柔和,好似想到了什么十分美好的事情。

    沈沁想,应该是跟秦桑有关吧,她自然是不敢往自己身上去想。

    “好了,你先回去吧,明日我们就要启程去义洲了。”

    因为心情好了许多,言霄的语气也变得轻快了起来,却听得沈沁的情绪更加低落了一些。

    “属下告退。”

    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往外走,却又被言霄给叫住了,“等等。”

    沈沁回头看他,神色依然淡淡的,“阁主还有何吩咐?”

    言霄走到她面前,微微弯下腰,拉平了两人的视线,道:“若是秦桑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你觉得听不下去,只管堵回去便是。”

    闻言,沈沁眼底的诧异倒是明显了,阁主这话的意思是,她之前对秦姑娘无礼,阁主不怪她?

    甚至……

    阁主的意思是,以后看秦姑娘不爽了,想怼就怼,不用顾忌他?

    沈沁想,自己应该没理解错阁主的意思吧?

    可是,秦姑娘不是阁主的心头宝吗?阁主就不打算护着她吗?

    虽然沈沁知道自己是有些看秦桑不顺眼的,尤其是她动不动就在她面前提起跟阁主的过往,就像是在跟她炫耀似的。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要是一直让她忍着憋着,她自然是不会委屈自己的。

    因而,当听到言霄这样说的时候,沈沁的心里竟然还有些小欢喜,为了确定言霄说的不是在糊弄她,她看着言霄,一脸认真地问道:“阁主的意思是,属下看她不顺眼的时候,就可以给她没脸吗?”

    她问得一脸认真,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那模样,就像是一个想要欺负别的小朋友,又怕家长怪罪,小心翼翼地要得到家长允许的孩子一般。

    言霄被她这模样给逗笑了,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点了点头,“对,你如果看她不顺眼,想怎么样都成。”

    得到言霄肯定的回答之后,沈沁从他房间里出来时,心情便好了许多。

    虽然她不会真的动不动就给秦桑甩脸子,可至少,秦桑真惹得她忍不下去的时候,她不用憋着了。

    翌日,言霄一行人开始启程往义洲赶,之前因为秦桑的伤而耽误了一些行程,因而这两天,他们特意加紧速度,不日便到了义洲境内。

    “主子,秦桑那边传来消息,言霄已经将她留在身边了,他们已经进了义洲城内。”

    还是那座偏僻冷清的小木屋内,黑衣人站在锦衣华服的男子面前,低声禀告道。

    “嗯,吩咐下去,让秦桑继续盯紧他,有任何消息,几时回报。”

    “是。”黑衣人应声下来,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面前的锦衣男子,一番欲言又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