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9章 1028.难道是二哥
    她的目光,带着几分痴迷地停在言渊的脸上,言渊虽然没看她,却也忽视不掉停在他身上那灼热又冲撞的目光。

    他不知道晴儿知不知道这只是王府客人的谢家姑娘特地给他们做了水果羹的用意是什么,可他却是能看出来的。

    偌大的逍遥王府,什么时候需要她一个客人亲自下厨给他们夫妇做吃的,其目的太过明显,也太让他反感。

    在小谢氏期待的眼神中,言渊的目光,朝面前柳若晴端着的水果羹看了一眼,伸手接了过去,还以为他会尝一口,却见他只是往边上一放,没有丝毫看得上的意思,“我不爱吃甜的。”

    话音落,小谢氏的脸色,骤然一白,原本因紧张而攥紧手帕的手,这会儿因羞耻和尴尬而攥得更紧了,就连指骨都泛起了白色。

    脸色因窘迫而胀得通红,好似被言渊这话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一般,双眼也骤然红了起来。

    他说自己不爱吃甜的,可那天家宴上,靖王妃递给他吃的甜点,他都没有拒绝,甚至,因为靖王妃一句不要浪费,他连她碗里剩下的那碗甜食都吃完了。

    可到了她这里,她亲自做的,他却说自己不爱吃甜食。

    他哪里是不爱吃甜食,分明是不爱吃靖王妃以外的人给的甜食。

    意识到这一点,小谢氏又难过又委屈,还有不容忽视的难堪。

    可她到底还知道这里是逍遥王府,不是她谢家,眼前这两位的身份都不是她能惹的,自然不敢对他们生气,只能压着心头的愤怒,道:“既然王爷回来了,那莞儿就不打扰王妃了,莞儿先听告退。”

    她甚至觉得自己原本当着言渊的面刻意自称“莞儿”,这会儿都变得无比可笑和难堪。

    柳若晴自然不会开口留下小谢氏,虽说知道言渊不会被外面的美色诱惑,可也不代表她就能容忍外面的小妖精一个一个轮流着往言渊身上贴。

    她又不大方!

    小谢氏走后,柳若晴才看向面前的水果羹,道:“你不爱吃甜食吗?平时我给你吃,你都没说。”

    她是真的不知道言渊不爱吃甜食,这会儿听了言渊这话,心中颇为纳闷,平时她是不是委屈他了?

    言渊看她这副模样,便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甜食也得分谁给的。”

    柳若晴一愣,这才明白言渊是什么意思,跟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脸上倒是多了几分赞赏,伸手捏了捏他的双颊,道:“小样儿,还挺懂得讨人欢心。”

    言渊顺势握住她停在自己脸上的手,卖乖道:“以后我会继续努力的。”

    柳若晴嗔了他一眼,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水果羹,道:“不过谢姑娘这水果羹味道还真不错,我还吃了整整一大碗呢。”

    她伸手,拿起勺子又兜了一勺放进自己嘴里,一脸的满足。

    言渊看了一眼那个碗,虽说不大,但也不笑,这几日她胃口不大,难得见她吃了一碗还能吃得下去,面上倒是露出了几分欣然。

    “你要是喜欢吃,就吩咐厨房去做好了。”

    “嗯。”

    柳若晴点点头,倒是没把小谢氏再放在心上了,所幸只是觊觎言渊的女人之一罢了,她不高兴也顾不过来。

    “对了,你刚刚去哪了?”

    “去找二哥说了会儿话。”

    柳若晴见言渊脸上柔和的线条稍稍变得冷硬了一些,心下一凛,“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一点小怀疑罢了。”

    言渊虽然这样说,但是柳若晴跟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哪里还听不出来这其中的意思,脸色稍稍变了几分。

    “你是怀疑二哥吗?”

    她的声音,压得极低,毕竟这里是逍遥王府,如果真是二哥的话,这园子内外,怕都有二哥的眼线。

    言渊没有回答,只是突然在她面前起身,道:“二哥应该进城了,我带你去街上走走,索性这会儿没什么事。”

    柳若晴立即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好啊。”

    他们是逍遥王府的贵客,身份又特殊,自然不会有人拦着他们出府。

    保护言渊的暗卫隐在暗处,言善如果真是那幕后黑手,也不会蠢到在言渊的眼皮底下派人盯着,那无疑就是在暴露他自己,因而,两人出府之后,除了暗中随行的暗卫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在外面,两人说话方便多了。

    “我把军队的事和水患的事,都跟二哥说了。”

    柳若晴眼底一惊,诧异地看向言渊,道:“如果真是二哥的话,你不是打草惊蛇了吗?”“如果真是二哥,秦桑透露给六哥关于军队的事,就是二哥让她透露出去的,目的自然是让秦桑更容易接近六哥,既然如此,二哥身为义洲的王,我若是不把这样一件大事告诉他,明摆着告诉二哥我怀疑他

    ,不是吗?”

    言渊看着柳若晴惊诧的目光,笑道。

    柳若晴点点头,听言渊继续道:“如果不是二哥,同样的道理,二哥身为义洲的一城之王,在他的地盘藏有一支军队,他自然也有危险,我当然给告知于他。”

    听言渊这么说,柳若晴便明白了。

    跟着,她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这一路来义洲,我心里总觉得哪里有些怪,可就是说不出来,至于二哥……你是怎么怀疑到他身上去的?”

    柳若晴问出这个问题时,言渊的表情有些暗淡,情绪也稍稍有些低落。

    柳若晴心下一沉,大概能猜到是什么原因。虽说言渊此人外露的情绪很淡薄,但是从他跟言善之间的言行当中,可以看出来这两人的兄弟关系虽说没有跟八哥那么亲,但也是非常不错的,如果那几次三番要制他们兄弟三人于死地的人真是二哥的话

    ,从情感上来说,言渊自然是失望的。

    她伸手将言渊的手握住,似是要安慰他似的,只是不曾开口说点什么。言渊察觉出了她的用意,轻笑出声,反手将她握住,将眼底低落的情绪给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