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1029.真心还是试探
    只听他道:“父皇在世之时,我们几个兄弟的封地都已经确定好了,在确定封地之前,父皇早就暗中将每个封地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一方面,是为了我们几个兄弟的安全,另一方面,自然是不希望几个亲王

    去了封地还能生出什么事来。”

    柳若晴隐约听出了言渊话中的意思,道:“就是说,在二哥来封地之前,义洲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更没有军队。”

    太上先皇既然考虑了这么多,自然会将每个封地从根部挖出来查,当年查不出什么来,最大的原因就是义洲当年确实没什么不妥。

    “没错。”

    言渊点点头,肯定了柳若晴的说法,“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在二哥来了义洲之后发生的事。”

    “那也不能确保一定是二哥啊。”

    柳若晴道。

    “自然。”

    言渊点点头,继续道:“你不知道的是,二哥是个很聪明很有智慧的人,虽然他不入朝堂,不问政事,可不代表在义洲藏着这么一股神秘力量,他却毫无所知。”

    “也许,这股神秘力量藏得太深了,二哥这些年既然不问政事,自然就不会注意了。”

    刘若晴虽然心底也认同了言渊的猜测,可是私心想着还是不希望这幕后黑手就是二哥。

    言渊察觉到了她的心思,侧目笑看着她,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道:“我心里也很希望不是二哥,可另外一件事,却让我对他的怀疑又加深了。”

    “什么事?”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我跟他提了义洲水患的事吗?”

    柳若晴点点头,听言渊继续道:“我刚才就说了,二哥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如果他在朝堂之上的话,足有把控全局的能力。”

    言渊很少夸人,能让他将言善夸成有把控全局的能力,未必没夸张,但说明言善而非等闲之辈。

    “然后呢?”

    “如果你是二哥,身为义洲的一城之王,哪怕再不问朝堂之事,这义洲百姓遇上了这么大的灾难,你会不闻不问吗?”

    “当然不会。”

    柳若晴一口否认道。言渊抿唇一笑,继续握着她的手往前走,“那就是了,就像刚才跟你说的,二哥是个非常有智慧的人,加上他在义洲生活了几十年,比我们应该更加清楚义洲的地势,你想,他会看不出来义洲那样的地势,

    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洪灾。”说到这,言渊停顿了一下,脸上隐隐染上了几许阴霾,“可今天我跟二哥说起这个,他像是等到我把灾区地形图的图纸给他看了之后,他才明白过来。而且,他总是跟我强调,他不在义洲,对城中只是不了

    解。”

    柳若晴明白了言渊的意思,“你是说,二哥知道这水患不是天灾,却故意隐瞒不说?”

    “没错。”

    言渊点点头,“虽说不能确定义洲的幕后黑手是不是他,他有没有跟新伊国勾结,但从这一点看得出来,二哥绝非面上这么简单。”

    两人边走边聊,到了一家果脯店铺前停了下来。

    言渊进去给柳若晴买了一些果脯当零嘴,出来后,又继续道:“所以,今日跟他说的那些事,一则是试探他,二则,也让他误以为我是无条件相信他。”

    不然,像义洲藏着一支军队这么大的事,言渊若是不相信他,又岂会告诉他。

    言渊是这样想,言善当然也是这样想,在言渊离开之后,言善也在琢磨言渊今日主动来找他说这么多事的用意。

    “他到底是真的无条件信任我,还是纯粹只是试探?”

    他下意识地用手指敲着桌面,若有所思地自语了起来。

    表面上,义洲是他的地盘,老九告知他这么多关于义洲的事,本就无可厚非,可他为什么觉得这其中没那么简单呢?

    再说另一边,言霄是在当天下午进了义洲城内,因为义洲涉事官员都被言渊给处置了,言霄来的时候,没有去任何官邸,而是直接来了逍遥王府。

    言霄的到来,除了暗中告知言渊之外,并没有通知逍遥王府,因而,他出现在逍遥王府外的时候,一行人风尘仆仆。

    其中一名侍卫下来,上前跟门童说了什么,门童面上一惊,立即进去禀报,很快,得到消息的逍遥王一家人,便急匆匆地从里头出来了。

    为首的便是年近五旬的逍遥王言善,随着他几声轻快的朗笑声从门内传来,紧随其后,便看到他跨出了王府的大门。

    言家的几个兄弟眉眼间都有些相像,因而即使世子世子妃没见过言霄,也能一眼认出了此时正从马上下来,气势恢宏,高大挺拔的男子。

    言霄此来并没有带上所有随行的人,而是只带上了秦桑,沈沁,还有几个由影卫伪装而成的侍卫。

    天机阁那些人,则是住在了城外的客栈里头,听候言霄暗中的安排。

    “六弟。”

    “二哥,二嫂。”

    言善将言霄二人引了进去,命谢氏将言霄住的院子安排下去,跟着对言霄道:“你来之前也不提前告知二哥,看二哥这边一点准备都没有。”

    言霄轻声一笑,道:“临时过来打扰二哥,二哥不要生气才是。”

    “哪的话,你跟老九能来找二哥,二哥高兴还来不及。”

    “说起老九,他人呢?”

    言霄不动声色地提起言渊,笑问道。

    “他呀,一大早陪着他的宝贝王妃出街去了,这会儿也该回来了,我派人出去找找。”

    兄弟俩又是一阵寒暄,等到言渊夫妻二人回来的时候,言霄已经回自己院子去了。

    言渊也不曾刻意掩饰什么,对言善道:“六哥这次过来,是为了赈灾粮饷被劫之事,我先过去找他。

    “去吧,有什么需要二哥帮忙的,尽管开口。”

    言善伸手,拍了拍言渊的手臂,叹了口气。

    “好,多谢二哥。”

    “谢什么,说起来这还是二哥的地盘,你们过来帮忙,是二哥谢你们才是。”言渊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没有再跟言善客气,便转身去找言霄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