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1章 1030.不能坏了规矩
    言渊住的院子在言渊住的院子隔壁,两座院落只是隔了一座墙,兄弟二人见面,自然也方便许多。

    他进去的时候,言霄还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义洲的地形图在看,他的身边,还坐着秦桑陪着。

    “六哥。”

    言渊出声喊了一声,言霄跟秦桑一并抬起头来,言渊提步走到言霄面前。

    “见过靖王爷。”

    秦桑屈身行了个礼。

    秦桑这个人,言渊并不陌生,同时,也是知道她出现在言霄身边是为了什么。

    “嗯。”

    他没看她,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转而看向言霄,道:“沈沁呢?”

    问起沈沁,言霄的表情怔松了片刻,想到这几日那丫头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他,面上露出了几分无奈,道:“在她自己屋中呢,怎么?”

    “晴儿正好在这边无聊,让沈沁过去陪她说说话。”

    言霄闻言,嗤声一笑,“为了你那宝贝王妃,你倒是谁都不放过。”

    言渊挑了一下眉,不可置否,“晴儿喜欢她,你若愿意的话,当我们六嫂也不错,晴儿肯定高兴。”

    言渊这话似是故意说的,又像是随口说的。

    见言霄并未反驳,只是淡淡地道:“你是觉得她当你六嫂不错,还是因为她是若晴的好朋友,你才觉得当六嫂不错?”

    “有什么区别吗?”

    言渊耸耸肩,想到自己来找言霄要说的事,道:“这次赈灾粮被劫的事,我们要进去好好计划一下。”

    说着,目光不动声色地朝一旁静默着的秦桑扫了一眼,言霄点头,兄弟二人一并进了屋。

    秦桑站在院子里,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知何时攥紧了。

    回想着刚才言渊提起沈沁时言语间的熟稔,言霄在听到言渊说让沈沁当六嫂时他理所当然的默认态度,都让秦桑感觉到了一种胆颤心惊的害怕。

    可她也知道,眼下光知道害怕和担心并没有什么用,言霄要的,是她能帮得上他。

    他们之间,有一段别人比不过的美好回忆,只要她再努力一把,她迟早是会回到言霄身边的。

    此时的秦桑,心里很矛盾,一方面,她不敢背叛主子,不敢违逆主子交代下来的任务,可另一方面,她又不想伤害言霄,更加不想让言霄知道她接近他是另有目的。

    她是真心想跟言霄在一起,哪怕只是跟他做一对乡野夫妇,她都愿意,可如今的情势,却让她变得身不由己了。

    这会儿,言霄跟言渊在屋中密谈,秦桑还不至于傻到就这样上去偷听他们的聊天内容。

    言霄跟言渊都不是普通人,不可能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尤其还是在他们有意防备她的前提下。

    想了想,秦桑转道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沈沁随言霄进了逍遥王府之后,便一直躲在屋中没有出来过。

    她知道这会儿秦桑正陪着他待在院子里,两人郎情妾意,她并不想多余的自己过去碍眼,心里更加不想看到他们两个在自己面前你侬我侬,徒添难受。

    回想起那日言霄又跟她提起要去沈家提亲的事,当时,她面上虽然没什么反应,可心里终究还是因为他那一句话而掀起了惊涛骇浪。

    哪怕那番话只是言霄骗骗她,捉弄她,她还是被他轻松地给捉弄了。

    沈沁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恍然明白过来,自己对言霄的感情早已经根深蒂固了,就算她有心回避他,可只要给她看到他的机会,她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他。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每一次相亲被他给破坏了,她心里非但没有气恼,甚至还松了口气,就连那些公子家中传出她的八字专门克他们,她也没有要急着去解释的意思。

    “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沈沁垂眸,低低地呢喃着,声音中透着几分落寞。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她怔怔地回过神来,门外传来了一道娇弱的声音,“沈妹妹,你在吗?”

    “秦桑?”

    她怎么来了?

    这会儿,她不应该陪着阁主在院子里吗?

    沈沁心里本能地冒出了些许酸泡泡,心里对秦桑带着一股本能的敌意,可到底还是起身过去开门。

    打开门,见秦桑正带着微笑站在门口,整个人都带着几分柔色,让人无端地想要亲近她,可在沈沁这里,她偏偏就是亲近不起来。

    她也知道本就是自己对言霄一厢情愿,而秦桑跟言霄却是两情相悦的,她没理由因为自己的求而不得而将这种不好的情绪安到秦桑身上去。

    可心里这样想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看着秦桑,表情淡淡的,“秦姑娘找我何事?”因为心里知道言霄对沈沁的心思,秦桑心里对沈沁自然也怀着一股敌意,但是,她却不能明着表现出来,只是看着她,淡淡地笑道:“刚才靖王爷来了,说是靖王妃闲着无聊,想让你过去陪她说说话,霄跟

    靖王有事要谈,就让我来跟你说了。”

    言语间,有意无意地就要告诉沈沁,她跟言霄有多亲近,以后还会跟他的弟弟弟妹也亲近。

    沈沁在心里,没好气地瘪了瘪嘴,但因为想到柳若晴也在逍遥王府,她不至于太孤单了,心下便高兴了许多。

    “好,我这就过去,谢谢秦姑娘。”

    “妹妹客气了,我稍长你几岁,妹妹不介意的话,可以喊我姐姐。”

    听秦桑这么说,沈沁的表情怔了片刻,每当想到言霄跟秦桑之间亲密的模样,联想起两人之间有她根本掺和不进去的过去,沈沁的心里,就生出了些许刺来。

    她对着秦桑,微微一笑,道:“多谢秦姑娘抬爱,不过,您是阁主心尖上的人,我只是阁主的属下,不能坏了规矩,还是叫您秦姑娘,我会安心一些,不然阁主知道我没大没小,又要迁怒于我了。”

    说完,抿了抿唇,提步绕过秦桑,往外走。秦桑站在她的房门口,看着她的背影决然离去,唇角勾起了意味不明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