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1031.这是挑拨他们夫妻关系吗
    “心里明明嫉妒得要死,却还是这般嘴硬。那你就别怪我把你心上的人给抢回来了。”

    秦桑对着沈沁消失在院门口的背影,低声自语道。

    沈沁出了院子,问了下人靖王夫妇的住处,便径直去找柳若晴了。

    到了院门口,里头传来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她探头走进去,见柳若晴正坐在院子里,她的对面,坐着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像是在跟她聊天。

    “若晴。”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柳若晴欣然地抬眼望去,看到沈沁,眸光瞬间亮了起来。

    “快过来,快过来。”

    她对沈沁招了招手,沈沁过来的时候,直接将她拉到身边坐下,比起面对小谢氏时的淡然,对沈沁却显得热情熟稔许多。

    “你随六哥一起来的吗?六哥怎么也没跟言渊提过。”

    听柳若晴这么说,沈沁的嘴角,自嘲地扯了一下,心道她对阁主来说,只是一个下属,再亲近点,也只算他的养女吧,在阁主跟靖王的书信当中,阁主怎会刻意提起她来。

    俨然忘了刚才秦桑过来找她说的话,言渊让她过来陪柳若晴,如果不是言霄在信中提起过她一道来了,言渊又怎会知晓。

    她没回答柳若晴的问题,只是道:“我听说你来了义洲,我心里担心你,就跟着阁主一起过来了。”

    柳若晴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地抿唇一笑,眼神有些意味深城,“真是担心我才来的吗?”

    沈沁被她问得眸色一怔,见她眼底噙着的淡淡的笑意,心里有些面上有些心虚,目光不自在地别开了几分,道:“当然,如果不是担心你,我大老远跑来做什么?”

    柳若晴也没打趣她,见小谢氏还不识趣地离开,心下无奈,只好对沈沁介绍道:“这位是谢姑娘,是世子妃的妹妹。”

    跟着,又跟沈沁介绍道:“这是我京城的好朋友沈沁。”

    小谢氏也看得出来这位刚来的沈姑娘跟靖王妃关系匪浅,当下便起身行了个平礼,“莞儿见过沈姑娘。”

    “谢姑娘有礼了。”

    沈沁起身,微微还了个礼,跟着,听柳若晴道:“我在这里是挺无聊的,要不是谢姑娘经常过来跟我说义洲的风土人情,我真的要闷出病来了。”

    “王妃您言重了,这些都是莞儿应该做的。”

    小谢氏面露羞赧地开口,随后道:“谁不知道靖王爷是最疼爱王妃您了,若不是王爷太忙,莞儿还没机会在王妃面前露脸呢。”

    柳若晴笑笑,装作没看到小谢氏在提到言渊时,眉眼之间流露出来的淡淡的倾慕之意。

    “也就你们外人喜欢夸他,他私底下是什么样,你们可不清楚。”

    柳若晴端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莞儿说的可都是真的,都说靖王爷为了已故靖王妃一夜白头,这事儿知道的人可不少,先前莞儿也以为外面的人传得太神了,待亲眼见到王爷那一头银丝,才相信传言非虚。”

    小谢氏说这话的时候,两眼放着光,那模样,好似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似的。

    柳若晴也没开口,小谢氏见她只是抿着唇,在听到她提起“已故靖王妃”以及王爷为已故靖王妃一夜白头之事时,都没有露出不高兴的模样,心下有些纳闷。原以为她只是强颜欢笑,却见她始终是一副淡淡微笑的模样,心下有些不甘,却不敢表露得太明显,便道:“现在莞儿亲眼看到王爷待王妃您也这般好,心里便更加相信了,从前王爷对已故靖王妃定当也是

    这样。”

    这一下,连一旁的沈沁也听出也许不对劲来了。

    虽说眼前的靖王妃跟已故靖王妃是同一个人,可为什么她听这谢姑娘的话,像是故意提起“已故靖王妃”,从而挑拨些什么呢。

    要是眼前的靖王妃跟已故靖王妃不是同一人,任谁听到自己的丈夫为了别的女人一夜白头,再听别人拿自己跟丈夫以前心爱的女人相比,都会不舒服。

    这谢姑娘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沈沁下意识地朝小谢氏微笑的脸上看了一眼,蹙了一下眉,又看向柳若晴,见她眉眼带笑,便明白柳若晴早就将小谢氏的心思看在眼里了。

    索性这会儿她也无聊,便顺着小谢氏的心思,道:“可不是嘛,男人嘛,以前说得再深情都好,可若是再遇上一个心上人,以前那个……过去也就过去了。”

    柳若晴倒是没想到沈沁也这么爱玩,她这么直接地点出了小谢氏话中想要表达的意思,差点让她将口中的水喷出来。小谢氏没想到自己有心要挑拨的话,就这样被沈沁给点了出来,当下面上有些讪讪,却只能佯装不知,面上还吓了一跳,“王……王妃,莞儿没有这个意思,莞儿只是真的羡慕王妃,这才说了这些话,完全

    没有沈姑娘说的这个意思。”

    柳若晴放下茶杯,挑眉看向她,笑道:“谢姑娘别紧张,我也没在意你说的这些话。”

    小谢氏心下松了口气,不过,这沈姑娘既然把话都点名了说,想必就算她没这个意思,王妃心里对那位已故的靖王妃也有些膈应了吧。

    小谢氏是真的嫉妒眼前的柳若晴,她在王府中经常看到他们俩出双入对,靖王待王妃如珠似宝,那模样,就像是捧在手里都怕化了似的。

    她偶尔几次遇上他们从外面回来,夫妻二人说笑时,靖王看王妃的眼神,那近乎溺毙的眼神,她幻想着若是对着她的话,那该多好。

    想着想着,她都会不由自主地脸红,眼也红。

    可这种她奢望着做梦都得不到的温柔,眼前这人却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怎么能让她不嫉妒。

    所以,刚才她才刻意提起那位让靖王爷心伤到一夜白头的“已故靖王妃”,本想膈应她几下,却见她即使这会儿了,眉目还是淡淡的,脸上始终带着浅笑。她不相信她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尤其是看到靖王爷那一头的银发是因为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那个女人虽然死了,将永远活在王爷的心中,她真的会不介意,不嫉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