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离开逍遥王府
    言霄点点头,道:“当日逃回京的那名士兵曾提过,劫走赈灾粮饷的人,训练有素,不像是普通的山匪那么简单。

    “这么说,秦桑说的可能是真的,义洲真藏有一支军队。”

    从一开始,他们对秦桑带来的消息,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可从眼下的情况分析来看,真有这么一支军队也不一定。

    “秦桑当日冲到我马前的时候,确确实实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如果我没救下她的话,她那个程度的伤,是会死人的。”

    这也是言霄一直犹豫的原因,“如果他们用的是苦肉计,那下的手也太重了。”

    闻言,言渊向上挑了一下眉,也看不出是什么情绪,问道:“六哥这是旧情复燃了?”

    一言落下,言霄一记眼刀飞了过去,见言渊一脸不以为意的模样,便道:“傻子才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言渊抿唇一笑,没有作答。

    “况且,秦桑出现的时机,太凑巧了。”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他赶往义洲的时候出现,如果她有心要告诉她义洲这边的事,多的是机会,何必等到现在。

    “那你打算怎么办?一直留她在身边?”

    言渊问道,见言霄薄唇微微向上勾起,修长的指腹,轻轻拂过光洁的桌面,道:“留下她,自然还有用处。

    跟着,言渊又跟言霄讨论了义洲这次水患的事,包括他之前跟柳若晴分析的对二王爷言善的怀疑的事也跟言霄说了。

    稍许,言霄点了点头,浓眉微蹙,“如果真是二哥,这义洲怕是比我们想象得更加难办了。“

    “可那支军队如果真的存在,眼下却查不到半点线索,这样长久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言渊说着,见言霄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出声打扰,稍许,听言霄道:“先从义洲水患的事着手。”

    言霄这话一出,言渊便立即想明白了,跟着,笑了起来,“明白了。”

    那天,没有人知道言霄言渊兄弟二人在房间里谈了什么,几天后,传来消息,新伊国派了使臣进京,为了义洲水患之事,跟朝廷请罪。

    这消息很快在义洲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尤其是那些在那次的水患中失去亲人的义洲百姓,更是愤怒至极,纷纷向朝廷请愿惩治新伊国。

    加上新伊国建成的那条水道被发现,义洲百姓自是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或许哪一天,新伊国又开闸,将水倒灌进义洲城。

    这一次的水患造成后果,有些百姓是感同身受的,如果不是朝廷派来的钦差手腕了得,义洲不会这么快脱离灾难。

    以后的事,谁也料不准。

    又过了几天,从京中又传出消息,新伊国派去京城请罪的使臣,被皇帝下令重打三十大板,将他们赶出了京城。

    皇帝下了旨意,让新伊国尽快填平那条水道以安民心,否则,天朝自会派兵过去帮他们填平。

    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两国相交,不斩来使。

    言朔打了那使臣三十大板,将他赶出京城,便是下了决心要重惩新伊国,以此顺便震慑那些不安分的小国。

    新伊国国王得知这个消息,知道天朝皇帝已经震怒,心下顿时慌了起来。

    立即下令彻查那条水道到底出自谁之手,同时,亲自书写书信命人呈给言朔,解释这并非他的意思,而是有人借他的名义行事。

    这段日子,言霄言渊兄弟二人在义洲不声不响,却动作极大,一下子牵扯到了新伊国,连带着义洲那股背后的神秘力量也开始相慌了起来。

    “主子,如果让言渊兄弟二人从新伊国查出什么线索来,事情就麻烦了。”

    一黑衣人站在锦衣华服的男子面前,神色凝重道。

    见男子抿唇不语,眼底隐隐地凝聚着几分戾气,“没想到那兄弟二人的动作这么快。”

    而且,竟然能想到从那条水道下手。

    “也怪我太大意了。”

    一直以来,他都那样小心翼翼了,竟然在这件事上出了纰漏。

    如果不是因为军需不足,他也不会走这条路了。

    黑衣人抬眼看了一眼男子,抿了抿唇,没有再开口。

    半晌,听他道:“你们派人去二王子那边盯紧了,被让他出什么纰漏来。”

    就算他这边围得再怎么密不透风,如果新伊国那边让言渊兄弟找到了空隙,怕是他这边也会受连累。

    “联系秦桑,让她想办法来见我。”

    “是。”

    再说逍遥王府那边,言渊兄弟二人却开始向逍遥王辞行。

    “怎么这么急着走,不多住一段时间吗?”

    言善看着兄弟二人,脸上带着淡淡的不舍。

    “新伊国国王在调查水道的事,一时间不会那么快有结果,我们打算先回京再说。”

    “可……可你上次说的那支军队……”

    言善蹙了一下眉,面上露出了几分焦虑,“义洲若是藏了一支军队,以我如今的能耐,怕是根本查不出来。”

    “二哥放心,那原本就是一种猜测,也未必就是真的,等解决了新伊国的事,我们会想办法继续查找那支军队行踪。”

    就在这个时候,言渊身边的侍卫跑了过来,“王爷,东西都准备好了。”

    “嗯。”

    言渊点点头,回头辞别了言善夫妇等人,“二哥二嫂多保重,以后有空多去京城走走。”

    “嗯,晓得了,你们路上小心。”

    辞别了言善夫妇,一行人上马离开。

    因为柳若晴怀有身孕,言渊不放心让她骑马,便让沈沁陪着她坐马车,而仅剩秦桑一名女子,最后还是柳若晴提出让秦桑也一起坐马车。

    一行人刚从逍遥王府启程,一掌事打扮的人却出现在了逍遥王府门口,看到言善,本能地走过去站到了他身后。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那人一眼,随后才表情淡淡地离去。

    “主人,靖王一行人这会儿已经出了义洲几百里了。”“嗯,将派出去的人先撤回来,不要被他们察觉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