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5章 可能是逍遥王
    他总觉得,这一次言渊兄弟二人来了义洲之后,有些事,他做起来总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是,属下这就去。”

    十天后,言渊一行人回到了京城,太后得知柳若晴怀了二胎,高兴得不行,当下便召她进宫,各种吩咐,各种嘘寒问暖。

    “你可是当过母亲的人了,皇嫂就不多说了,有些事,你自己要多注意。”

    “是,我知道了,皇嫂。”

    柳若晴在长寿宫陪着太后说话,而言渊此时在御书房廷议。

    除了言渊言霄之外,还有王丞相以及神情疲惫的言绝。

    “义洲之行,两位皇叔可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言朔看向面前二人,问道,“你们在信上说的事比较隐晦,这会儿没有外人,可否跟朕说得清楚一些。”

    御书房里一阵沉默过后,听言渊道:“我们怀疑义洲那股神秘力量的背后之人,很可能是逍遥王。 ”

    “二皇叔?”

    言朔眉头一蹙,尽管从言渊来信中能判断出一些来,但是亲口听他说出这个人,心下还是有些意外。

    二皇叔虽然跟父皇不是同母所出吗,但他小时候听父皇提起过,他跟二皇叔关系极好,他也颇为心上二皇叔。

    可如果父皇泉下有知,二皇叔几次三番派人杀他的亲弟弟,心里会有多心寒啊。“所以这一次,我们打算先从义洲回来,一方面是因为义洲毕竟是二哥的眼皮底下,有些事做起来不太方便,另一方面,二哥自然也顾及我跟二哥在义洲,那样谨慎的一个人,自然不会轻举妄动,我们就算

    留在那里也查不出什么线索来。”

    言渊说完,言霄在一旁点了点头,“只有我们离开义洲,二哥才会放下戒备做事,只有他动手了,我们才会找到线索。”

    跟着,两人又分析了一下如今义洲的形势,以及他们接下去的计划,听完之后,言朔点了点头,“那就按照两位皇叔的计划去安排吧。”

    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言渊自然是去长寿宫找柳若晴,正准备离开,柳若晴已经此时正好从长寿宫出来了。

    “言渊。”

    她喊了他一声,提步快步朝他们走来。

    言渊担心她怀着孕不小心,便疾步过去将她扶住,“小心点,还怀着身子呢。”

    “哎呀,没事儿,就你瞎操心。”

    柳若晴一脸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跟另外两人打了声招呼,“六哥,八哥。”

    两人对她点了一下头,柳若晴注意到言绝那面露倦色,神情黯然的模样,心下有些奇怪,正欲问,便听言绝开口道:“你们先聊,我回去了。”

    说完,垂下眼帘,提步离开,神情带着淡淡的落寞。

    “八哥他怎么了?”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担忧道。

    “你们离京没多久,天心就悄悄离开了,老八找了她一个月,到现在还没找着。”

    言霄看着言绝落寞的背影,叹气道。

    “一个月?”

    那不就是八哥醒来没多久的时间?

    柳若晴好似想到了什么,眉头蹙了起来,“那个傻丫头,还真是多心。”

    当日言绝昏迷不醒,柳天心跟她说了好多话,说自己连累了言绝,说自己跟言绝是不被老天爷祝福的,才会每一次要准备成亲之时,就会出事。

    当时她劝她别胡思乱想,原以为自己说了这么多她会听进去了,结果没想到还是离开了。

    看着远处言绝失落的背影,她也跟着叹了口气,“八哥真可怜。”

    回到王府,柳若晴因为柳天心离开言绝的事,心情有些蔫蔫的,侧目看向言渊,道:“也不知道天心躲到哪里去了,怎么会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

    照理说,以八哥手下的人的能耐,不可能这么久了还找不到她。

    看八哥那模样,怕是把京城里里外外都翻遍了,天心没理由藏这么深。

    “这是她跟八哥的事,我们外人插手不了,如果天心自己想不通的话,我们说再多也没意义。”

    言渊知道柳若晴心里在想什么,不想让她多费心神,便这般劝慰道。

    言渊说的对,天心自己钻进牛角尖去了,如果她自己想不通,他们这些外人怎么劝,她都不会将信放下来。

    好在她感受不到天心有危险,这样也让她放心一些,等她想通了,自然会去找八哥的,只要她如今没危险就好。

    “那个秦桑……现在留在六哥身边,会不会太危险了?”

    虽说她对那个秦桑并不了解,但是,许是因为沈沁的原因,她对那个秦桑并没有什么好感。

    哪怕她是真心对待六哥,也是真心想要助六哥对付她背后的主人,她也对她亲近不起来。

    “放心吧,六哥自有主张,你现在怀着身孕, 不要接触她就好。”

    “我怎么可能接触她,我可不喜欢她。”

    柳若晴扯扯嘴角,直接说出了自己对秦桑的态度。

    “哦?为何?”

    “因为她想抢……”

    话到了嘴边,想到沈沁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对言霄的心思,便将心里的话给收了回去,“没什么,可能我跟她没什么缘分吧。”

    言渊知道她有些事不愿意让他知道,他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不过也没问她,索性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父王,娘亲,父王,娘亲……”

    远远的,便传来四岁小世子欢快的声音,柳若晴脸上瞬间染上几许柔情,转头看过去,小家伙已经朝他们夫妻二人跑过来了。

    “珩儿。”

    她蹲下身,准备去将扑过来的小家伙抱起,却被言渊抢先了一步,将儿子抱在怀中。

    因为之前娘亲消失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出现,当柳若晴重新回到王府之后,小家伙虽然懂事,但到底是个孩子,比起以前更黏柳若晴了。

    这会儿见父王抱着他,他的目光却带着几分期盼地看着柳若晴,道:“父王,珩儿要娘亲抱抱。”

    闻言,柳若晴立即伸手要将小世子抱过去,却被言渊给躲开了,“不行,娘亲现在不能抱珩儿。”“为什么?”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