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6章 差点杀了儿子
    小世子双眼微微一红,有些委屈和沮丧地看着柳若晴,道:“娘亲不喜欢珩儿了吗?”

    看小家伙红着眼眶的可怜模样,柳若晴心头一软,“没有,娘亲最爱珩儿了,来,娘亲抱抱。”

    说着,柳若晴又对小家伙伸出了手,却还是被言渊给躲开了。

    面对儿子委屈的目光,言渊眼神温柔,柔声道:“珩儿不是一直说喜欢有个小妹妹吗?现在小妹妹就在娘亲的肚子里,娘亲要是抱你的话,会把小妹妹给吓到的。”

    果然,小家伙听言渊这么一说,双眼瞬间明亮了起来,看着柳若晴还是平坦的小腹,半信半疑道:“妹妹真的在娘亲的肚子里吗?那她为什么不出来呢?我好想见她。”

    柳若晴被小家伙那好奇又期待的模样给逗笑了,伸手抚了抚小家伙的脑袋,道:“妹妹现在还小,等她在娘亲肚子里长大了,她才会出来呢。”

    “是吗?”

    他在言渊手中微微挣扎着下来,站到柳若晴面前,四岁的小家伙,这会儿还不到柳若晴的腰部,明亮的双眼,好奇地盯着柳若晴的小腹,缓缓伸出手。

    “我要跟妹妹说说话。”

    小手在柳若晴的小腹上摸了摸,肉嘟嘟的小圆脸上,露出了明亮的笑容,“妹妹,妹妹,我是哥哥,你快点出来,出来哥哥陪你玩……”

    柳若晴低眉看着自己的儿子对着自己的小腹说话,唇角勾着淡淡的浅笑,而一旁的言渊则是在看着他们母子二人,眼底慢慢的宠溺。

    真希望这一辈子,都能像此刻这般岁月静好。

    言渊的唇角,也同样微微弯着弧度,可就在下一秒,他扬起的唇角便僵住了,眼底快速掠过一抹慌乱。

    见柳若晴原本扬起的笑容,突然变得邪魅,阴森,原本淌着柔光的双眸,这会儿突然变成了嗜血的猩红。

    她忽然抬起手,对准了小家伙的胸口,便是狠狠一击,将他推飞了出去。

    小家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吓到了,惊叫了一声,言渊来不及说什么,飞身上前,一把将孩子从半空中接住,抱在怀中,随后,双眼惊慌地看向柳若晴。

    柳若晴双目赤红,对着言渊父子露出了嗜血的冷笑。

    她提步朝他们缓步走来,小家伙显然是被吓坏了,不停地大声哭了起来,“娘亲,娘亲,娘亲不喜欢孩儿了,娘亲打孩儿了,呜……娘亲……”

    言渊的眸光,往下沉了沉,看着柳若晴满目猩红犹如地狱恶鬼的模样,又心疼又不安。

    耳边,是儿子歇斯底里的哭声,每一声都敲在了他的心上。

    小世子的哭声,让柳若晴整个人变得更加焦躁,好似要将这样令人焦躁的声音给掐灭。

    她的目光朝小世子的方向看过来,眼底满是凶光,大步走来,双脚却犹如机械。

    言渊的瞳孔,缩了一缩,熟悉的记忆,从他脑海里掠过,他的心下,蓦地慌了。

    “把世子抱进去。”

    言渊将孩子交给了一旁已经被柳若晴的模样吓傻的奶娘,奶娘勉强回过神来,双腿发软地从言渊手上接过小世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离开的。

    将小世子交给了奶娘之后,言渊快步冲到柳若晴面前,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这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让柳若晴的身子顿了一顿,随后,又狂躁地挣扎了起来,嘴里还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叫声。

    “晴儿,是我,听到了吗?你醒醒?”

    熟悉的声音,从柳若晴的耳畔划过,她好似将这样的声音早就刻在心底一般,记得这是自己心底最重要的人,她原本狂躁的心情,渐渐开始沉静了下来。

    下一秒,她好似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发觉自己被言渊紧紧抱在怀里,她的心,猛地一颤,整个人在言渊的怀里,瘫软了下去。

    刚才的记忆并没有抹去,她清晰地记得自己刚才一掌将儿子给打飞了出去……

    她吓得浑身发抖,瘫在言渊的怀中,害怕和恐惧萦绕着她周身,她紧紧拽住言渊的手臂,浑身打颤,“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我刚才竟然要打伤我的儿子,怎么会这样……”

    她的身子,在言渊的怀中抖得越来越厉害,从来不太爱哭的她,这一次是真的被吓哭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儿子的哭声,不停地在她的脑海中旋转——

    娘亲不喜欢我了,娘亲她打我了……

    一句童言,却字字诛心,让柳若晴心疼得眼泪直掉。

    那是她的儿子,她懂事乖巧的儿子,她怎么能打他,甚至她忘不了那一瞬间的感觉,她是要杀了珩儿的。

    那种浓烈的杀心,就是这会儿清醒过来,她也忘不掉。

    如果不是言渊速度快一点将珩儿接住,珩儿这会儿……

    柳若晴害怕地浑身狠狠一颤,眼泪掉得更凶了一些,“我要杀了珩儿,我竟然要杀了珩儿……”

    “怎么办?怎么办?我到底怎么了……”

    她一脸得彷徨和无助,视线模糊地看着蹙着眉,正一脸疼惜的言渊,不停地问着“怎么办”。

    “别怕,晴儿别怕,晴儿可能只是生病了,我们让陆先生过来给你看看。”

    他起身,将柳若晴抱起,对边上见到刚才那一幕的下人狠厉道:“刚才的事谁敢传出去半个字,杀无赦!”

    下人们颤巍巍地跪下,谁也没敢出声。

    言渊抱着柳若晴大步离开,此时的柳若晴,无助地像一个在风雨中被打去了双翅的海燕,想要找到一个可以让她躲避恐惧港湾。

    她双手紧紧搂住言渊的脖子,十分用力,生怕言渊会突然间放手将她丢下,她的双手缠绕在言渊的脖颈之间,紧得发抖。

    “言渊……”

    “嗯,我在。”

    他低眉,轻轻地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像是在安抚她惶恐不安的心。

    “你不要放手,我怕……”她从来没在言渊面前真正示弱过,就算是武功全废了,甚至遇上危险的时候,她都没有这般跟他说自己害怕。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