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血症痊愈的原因
    越是这样,言渊就越是心疼,抱着她的手,更加紧了一些。

    “好,我不放手,晴儿不怕……”

    他不停地亲吻着她的额头,她的发顶,好让她安心下来,紧锁的眉宇间,是无尽的心疼和担忧。

    将柳若晴抱回房间,命人将陆元和请了过来,他将柳若晴放到床上,想去给她倒杯水喝下,却见她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袖,像个在路边被遗弃的小孩,生怕这会儿也会被言渊遗弃了一般。

    看到眼前这双澄澈的眸子里,缓缓流露出来的惶恐不安,言渊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一些。

    她抬眼看他,眉目间尽是请求,声音低低地带着忐忑,“你别丢下我走了。”

    这样的目光,好似将言渊整颗心都捏住了,又闷又疼。

    他在她身边坐下,双臂将她揽过怀中,手,轻抚着她垂在背上的长发,柔声道:“我不会丢下你的,永远不会……”

    他的话,很有作用,柳若晴依偎在他的怀中,原本微颤的身子,开始一点一点平静下来了。

    陆元和过来了,他并不知道刚才院子里发生的事,只是看眼前夫妇来的脸色,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妙。

    言渊相信陆元和,自然没有隐瞒柳若晴的情况,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可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顾及柳若晴的情绪,他没说那晚在义洲县衙时,发生的一幕。

    倒是柳若晴这会儿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下来了,见言渊没有提义洲那晚上的事,便自己开口道:“还有一件事。”

    她这话刚说出口,言渊担忧的目光便猛然投向她,见她对他微微一笑,不似先前那彷徨不安的模样,道:“既然要陆先生给我看病,自然是要把症状都告诉他,怎么能瞒着。”

    言渊见她神色平静,这才点了点头,手却是紧紧地握住了柳若晴,像是要给她力量一般。

    柳若晴努力压下心头的不适,将那天在义洲发生的一幕也跟陆元和说了一遍,听得陆元和也是一脸震撼,面上略微有些惨白。

    半晌,他才道:“王妃伸手给我看看。”

    柳若晴听话地伸出手腕,陆元和搭上四指给她诊脉,表情中带着几分迟疑。

    当日王妃在跟那些怪物打斗中受伤昏迷醒来,这个古怪的脉象便一直存在,那天在义洲,他诊出王妃有孕之时,这古怪的脉象便更加清晰了。

    而眼下,那脉象始终没有消息,王妃这些症状,定是跟着古怪的脉象有关。

    言渊夫妇见陆元和神情古怪,心开始突突直跳,“怎么样,陆先生,看出是什么原因了吗?”见陆元和面露难色,斟酌了一番之后,才道:“这脉象,自王妃跟那些怪物打斗受伤之后,便一直存在,此脉十分古怪,我也是第一次遇上,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想再观察一段时间再看,可这半

    年来,王妃一直未曾有一样,我也没多想,以为血症过后,脉象必是如此,万万没想到……”

    “陆先生是说,晴儿这脉象,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

    “确是如此。”

    陆元和说着,又顿了一顿,“因我不曾接触过血症重愈病患,因而对此并不甚了解,或许……或许王爷可问一问桃花公主便知。”

    夏桃花是神谷子的徒弟,对血症的情况,应该会比陆元和要了解些。

    当下,言渊便让陆元和将脉象的情况书写下来,命人立刻加急前往长屿国,面前夏桃花问清楚情况。

    陆元和给柳若晴开了一些安神的汤药便离开了。

    言渊见柳若晴怔怔地坐在床上发呆,心头一疼,道:“别担心,既然有迹可循,那就是好事,没事的。”

    面对他的安慰,柳若晴却只是苦笑地扯了一下嘴角,虽然她没有明说,心里却清楚,血症其实就是一种类似于白血病的血液疾病,治好了就治好了,又怎么会出现她这样的情况呢。

    忽地,她想到了什么,抓着言渊的手臂力道紧了紧,“你说,我的血症突然间好了,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

    绝症自愈,这本身就非常古怪,又恰巧是在被那些怪物重伤了之后的事了。

    加上自己出现的那种古怪的症状,嗜血,凶残,走路机械……

    跟那些怪物极为相似,还有那日刚到义洲时,她看到那些尸体时本能地想要去亲近的场景,这会儿一并在她脑海里划过。

    言渊听她这么说,便想到了她重伤愈合迅速的事,当时他心里就一直悬着放不下心来,这会儿,果真出事了。

    “当日那怪物的利爪直接扎入我的体内,或许我感染了它们身上的病原。”

    柳若晴的情绪这会儿十分冷静,细细想下去,思路也开始变得逐渐清晰了起来。

    那些怪物被蛊虫驱使,蛊虫能使它们身上伤口愈合,而她被那些怪物抓伤,自然也就感染了蛊虫的体液,这才使得她体内那些坏掉的血液细胞被吞噬而痊愈。

    之所以自己感染了而没有变成它们那模样,是因为她体内的血液本身就是对付那些蛊虫,两股力量在相互制衡。

    越往下想,柳若晴就越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她紧紧抓住言渊的手,“对,一定是这样,肯定是这样。”

    言渊也被她这番说法给弄得一愣一愣的,回想起那些阴森可怖的怪物,想到如果他的晴儿也变成那副面目可憎的样子,该怎么办?

    言渊的眉头,拧得越来越紧,心中更加惶惶不安起来。

    忽地,言渊从她身边站了起来,快步往外走去,柳若晴心下一慌,下意识地出声问道:“你去哪啊?”

    “去刑部大牢。”

    刑部大牢此时还惯着耶蛮等人,柳若晴一听他去刑部,就知道他要去做什么,她没有拦他,尽管不抱什么希望,但如果耶蛮那边真能问出点对她这个情况有用的讯息,总是好的。柳若晴的骨子里,有一种随遇而安的特质,这也是为什么她刚刚穿越到古代的时候,便很快就能适应下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