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一定要杀了我
    她知道,既然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着急担心并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走一步,算一步,既来之,则安之。

    因而,在发现自己身上的不妥时,最初的慌乱过后,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了。

    她不能乱,她乱了,言渊也会乱了,眼下义洲情况不明,她不能让言渊为了她的事分心。

    言渊去了刑部,柳若晴则是想去隔壁找小世子,回想起当时儿子脸上的伤心和害怕,柳若晴的心,便揪得生疼。

    她提步往奶娘的院子走去,小家伙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了,正在跟奶娘的两个女儿大喜和小喜玩耍。

    她提步想要进去,可一想到万一自己又发病了,言渊又不在身边,若是伤到珩儿的话,她这辈子怕是都活在愧疚当中了。

    跨进去的脚步,悄悄收了回来,她的眼底,带着几分难过,转身悄然离开了奶娘的院子。

    尽管言渊命令禁止那些下人将看到的事传出去,可这些往常见到她都面露笑容的下人,这会儿见到她,就像是见到了恶魔一般,纷纷逃窜。

    她看着他们,涩然一笑,不想让他们害怕,也不想让自己难堪,她转身回了东院。

    言渊去了刑部不到两个时辰就回来了,他的面上没有半点喜色,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柳若晴的心,还是微微往下沉了一沉。

    走上前,挽住言渊的手臂,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耶蛮怎么说?”

    言渊静静地看着她,双眼之中带着几分心疼和怜惜,稍许,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管我怎么威逼利诱,他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柳若晴的眼神,暗了暗,最后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强颜欢笑道:“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

    “嗯,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出办法。”

    他轻轻抚着柳若晴的头发,吻着她额头,无声地安慰着。

    柳若晴靠在他怀里,眼底湿漉漉的,却没让言渊看出来,只是那湿漉漉的水渍,还是渗进了言渊的衣襟,冰凉凉的,也渗透进了言渊的心里。

    他不动声色,只是依然轻抚着她的头发,心疼地直蹙眉。

    几天后,原本持圣旨前往长屿的齐风,突然间回来了,还带着夏桃花给的回信。

    信上根据陆元和说的脉象进行了回复,只说血症并无那样的症状和脉象,至于那个脉象是什么情况,她也不太清楚。

    放下信,夫妻二人的脸上,又是一片黯然和失望。

    “王爷,桃花……桃花公主还说,也许找到了她的师父神谷子,还能有办法。”

    神谷子……

    言渊讽刺地笑了一笑,这个名字,他听了不下百次,甚至几乎是将这个名字刻在了骨子了。

    这个人就像一个画出来的大饼,明明就在眼前,明明看着这饼饥肠辘辘,可偏偏就是吃不着。

    “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几天后,柳若晴却得到消息,言渊竟然又一次跟皇帝请辞,要离开朝堂,带她出门。

    皇帝再三问明原因,他只什么都不说,只回答自己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休息。

    柳若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讶,之前就不希望言渊因为她而不顾国家大事,怎么他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

    “你跟皇上请辞,是因为我的病吗?”

    柳若晴看着言渊才短短几日便有些消瘦的双颊,心里一疼,又有些愧疚。

    言渊对着她,笑了一笑,双手将她的手裹在手掌当中,道:“之前不是答应过你,要陪你出去游山玩水吗?现在是时候了。”

    柳若晴眉头一蹙,想要将手从他手中抽出,却被他握得紧紧的,挣脱了几次没挣脱开,她便放弃了,只是目光淡淡地看着他,道:“是你想亲自带我去找神谷子吗?”

    言渊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不自然地避开了柳若晴哆哆的目光。

    看他这模样,柳若晴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叹了口气,道:“可天下之大,我们去哪里找他呢,之前,我们也已经好了好一阵子了,还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她也想找到神谷子,可并不想因为这个渺茫的希望而让他放下朝中那么多重要的事不管。

    “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齐风说他一直在寻找给夏桃花治心病的草药,只要我们循着这个方向找,总是会找到的。”

    就算是花十年,二十年,他都要找到他,他不想最后他的晴儿变成了人人厌弃,人人恐惧,人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怪物。

    看着言渊眼底最初的坚定和执着,到最后的神情暗淡,柳若晴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彷徨和无助,眼眶微微热了。

    她握住言渊的手,目光严肃道:“言渊,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嗯,你说,什么事?”

    柳若晴敛眸,微微抿了抿唇,道:“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那样的怪物,你一定要杀了我,一定要杀了我。”

    她重重地重复了最后那句话,却听得言渊整个人站了起来,双目在刹那间变得赤红,“你在胡说什么?”

    这是他最害怕也最不敢面对的事,没想到柳若晴会这样露骨地直接提出来,怎能让他不害怕,不心慌。柳若晴却还是双目坚定地盯着他的脸,不给他逃避的机会,道:“我们嘴上不说,心里都清楚,迟早有一天,我会变成那个样子,言渊,你真希望我像怪物一样活着吗?到时候,我六亲不认,草菅人命,甚

    至……甚至连你跟珩儿,我都会杀,我……”

    话未说完,便被言渊紧紧地抱在怀中,他声音沙哑,还带着一丝轻颤,“不会,不会有那样一天的。”

    柳若晴被他抱在怀中,也没动,只是淡淡地笑着,“嗯,我知道你一定会治好我的,我只是以防万一,你答应我,好不好?”

    “不好,不好……”他将脸轻轻地埋入她的肩窝之中,那种原本高高在上此时却低入尘埃的模样,让她心疼。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