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龙狄太子
    “言渊,如果真到了那天,我不想那样活着,你答应我,答应我好不好?”

    回应她的,依然是言渊半晌的沉默。

    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让言渊感受着无尽的折磨,他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可是在自己妻子的身上,从来就没真正为她做过什么。

    现在让他答应以后杀了她,让他怎么回说得出口。

    “言渊……”

    仿佛是过了一整个世纪一般,她才听到言渊低低地回答了一声,“好。”

    明明才一个字,却好似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他松开她,双目赤红,眼底满是自责和愧疚,手,轻轻拂过她的脸,“对不起,让你受这么苦。”

    柳若晴摇摇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运气不好罢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之后,再坏的事她也遇上了,再差的结果,也就一个死字罢了,她已经看开了。

    只是不知道真到了那天,她面前这个傻子,会不会真的随她去了。

    她没有再跟他说让他好好活着,就像他说的,有时候死了比活着要简单多了,她不能自私到为他做什么决定。

    她说自己运气不好,大概是因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就是用来遇上他并让他爱上了吧。

    言渊笑得温柔,眼底却是满满的苦涩,“那你也答应我,让我带你去找神谷子,一天找不到就两天,三天,两年,三年,二十年,三十年……”

    柳若晴点点头,可随后又道:“可现在义洲那边的事还没有解决,你真的走得开吗?”

    “放心吧,这边的事我都安排好了,真有什么事,六哥会派人来找我的。”

    他轻轻吻了一下她柔软的双唇,道:“朝中有六哥八哥在,内阁还有王丞相,如今皇帝也足有掌控全局的能力,就算没了我,也不会天下大乱的。”

    柳若晴心里还有顾虑,还想说点什么,想让言渊改变主意,却听言渊继续道:“我们去找神谷子,万一运气好,真被我们碰上了呢。”

    柳若晴听着他言语间带着的希望,心下不忍将他这点渺茫的希望也给磨灭了,犹豫了一番,便点头应了下来。

    见她答应,言渊面上一喜,当下便去了书房,安排出行的事宜。

    出行当天,言霄来了靖王府,他没多问言渊为何非要请辞,但是,他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朝堂,想来应该是遇上了什么大事。言霄没问,只是跟言渊说了从新伊国传来的消息,“新伊国那边已经查出,隐藏在义洲新伊边界的地下水道是二皇子暗中命人挖的,如今二皇子已经被国王的人控制,那边是打算将二皇子交给我们这边发落

    ,以示诚意。”

    闻言,言渊笑了一笑,面上露出一丝讽刺,“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不要了就不要了,这也叫诚意。”

    他眉头微动,看向言霄,“那水道的幕后主谋,真是二皇子吗?”

    一个不受宠的二皇子,手上就没有可用的人,这样一个人,有那么大的能耐悄无声息地在靠近义洲的边境挖了这么一条地下水道却不被人知晓,这本身就不太合理。

    言霄听他这么问,也跟着笑了起来,兄弟二人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道:“我暗中派人去接近那二皇子了,如果他真是替罪羊的话,在这时候,怕是会被灭口了。”

    “二皇子被定罪,就说明他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在被认定他是主谋的前提下,对方杀人灭口,只会引人怀疑二皇子是替罪羊,对方不会这么傻,真去杀人灭口,无端招惹了麻烦。”

    言霄明白言渊的意思,笑道:“不管对方会不会杀人灭口,我们都得要让二皇子确定有人要杀他,只有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受了威胁,他才会如实交代。”

    言渊在听完言霄这话之后,便是一派了然之色。

    没有杀手,那就制造杀手,让二皇子知道自己已经是一枚弃子,那他还顾及什么。

    “那这些事都交给六哥你了。”

    “行了,你请辞的事,我也不多问了,你自己路上小心。”

    “嗯。”

    言渊带着柳若晴离了京,而新伊国那边,派人押解二皇子进京请罪。

    与此同时,言霄派去套二皇子话的人,已经回到了京城,在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潜入了睿王府。

    “阁主。”

    “查到了没有?”

    “属下等人按照阁主的吩咐,假扮刺客刺杀二皇子灭口,而我们的另一批人暗中救下了二皇子,那个二皇子果真上当了,供出了那条水道真正的幕后主使是新伊国的储君龙狄。

    龙狄让他担下罪名,并且许诺他,会趁机将他救下,这一次我们的人过去杀他,他以为是龙狄出尔反尔,一怒之下,就把他交代出来了。”

    听完眼前之人的回话,言霄满意地勾了勾唇,“你先下去了吧,派人去把龙狄盯紧了,这几日他应该会有大动作。”

    “是。”

    言霄拿着手中的线报,修长的指尖,轻轻拂过线报的边缘,清冷的瞳孔,微微收拢,变得深邃且深不可测。

    这日,言霄出了书房,往秦桑住的院子走去,在院门口,正好碰上了从里头出来的秦桑。

    看到他,秦桑的眸底亮了一下,面上毫不掩饰的欣喜之色,“霄,你来找我吗?”

    “嗯。”

    他淡淡地点了点头,脸上冷硬的线条,透着凉薄之色,“有点事情要问你。”

    秦桑的目光,闪了一闪,面上却道:“什么事啊?”

    言霄提步走进院子,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院子里的布置,看似漫步机精心地问道:“住在这里可还习惯?府中的下人有怠慢你吗?”

    这是秦桑跟他来京城之后,言霄第一次问起了她的起居,心下暗喜。

    “挺好的,他们知道我是你带回来的,自然不会怠慢我了。”她言语间,有意无意地表达着对言霄的亲密之情,抬眼看了一眼眼前这张棱角分明的俊颜,双颊微微泛起了红晕。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