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前往突厥
    “她把消息带过去了?”

    “那个地方四周布满了高手,属下没有离得太近,不过,她是被人迎进去的,说了什么不清楚,但可以猜到他们是一伙的。”

    也就是说,当初她重伤接近阁主,确实是苦肉计。

    言霄淡漠的脸上,勾勒出了一抹笑意,道:“继续盯着,但不要离太近,别让他们察觉了。”

    “是,那属下先告退了。”

    言霄摆了摆手,让他退了出去,而他自己则继续呆在书房里,想起沈沁今晚受了伤,他的眉头,便担忧地皱了起来,眼底逐渐被心疼所浸染。

    她离开时的背影,这会儿不停地闯入他的脑海里,他说不出原因 ,总是有一种堵得闷疼闷疼的感觉在心口徘徊。

    罢了,尽快处理了义洲的事,他就去沈府提亲,她不愿意嫁,他也去把她绑过来。

    忽地,他又想到了一件事,眉头倏然一拧,“她今晚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府外?”

    沈沁回到沈府,此时已经夜深,她整个人觉得疲惫得很,回想起言霄今晚训斥她胡闹,又说她添乱,她心里便堵得透不过气来,双眼也跟着酸涩了起来。

    “沁儿妹妹。”

    正当她往自己的院子走过去的时候,一道温润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

    她回头,那人锦衣华服,一袭淡蓝色的锦衣穿在身上,身上挂着一枚洁白的玉佩,衬得他整个人更加温润和干净。

    尤其是他带着微笑的时候,周身都散发着一股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暖意,这种温润如玉的贵公子的气质,跟言霄身上那种森冷淡漠的气质不同。

    她对他笑了一笑,“涟修哥。”

    顾涟修,没错,他就是她未来要嫁的人,南方首富家的嫡长子,南方有名的善人。

    她想,嫁给这样的人,虽不至于轰轰烈烈,但至少,他会待她极好,不会让她伤心难过,她何不试一试,也许试过之后,才发现,她是他这一辈子的良人呢。

    顾涟修走上前来,见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头微微一蹙,关心道:“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还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被他这么一问,沈沁的脑海里,自然地又想起了言霄那张冷漠不悦的脸,心下一沉,两眼也隐隐地透着几分酸楚。

    对顾涟修勉强扯了一下嘴角,道:“没什么,我睡不着,趁夜里人少,去外面逛逛。”

    顾涟修走向她,低眉看着沈沁强颜欢笑的脸,问道:“是不是今天我的提议让你为难了,如果你不愿……”

    “不是啊。”

    沈沁立即出声打断了顾涟修的话,道:“我在京城也待腻了,去你家那边成亲也挺好的,反正我就爹爹一个亲人,只要爹爹在身边,去哪里成亲都一样。”

    她跟顾涟修的亲事,是她自己之前应下的,只是今日顾家提出让他们去南方成亲,因为顾涟修的祖父祖母都在那边,因为年岁大了,不方便来京城。

    其实,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她嫁给顾涟修,自然是要在顾家成亲的。

    但顾家因为估计到沈崇就沈沁这么一个女儿,怕觉得他们委屈了他,这才开口提了一句。

    光是顾家这般顾及她和父亲的感受,沈沁便知道,顾家不会委屈了她、。

    况且,他们是商贾之家,更是门当户对,那位位高权重的睿亲王,她怎么高攀而起呀。

    沈沁的眼底,掠过一丝涩然。

    也是因为要跟顾涟修去南方,她今晚还想着再去看他最后一眼,才会发生了后面的事。

    不过,言霄今晚的态度,也让她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因而,她看向顾涟修的时候,笑容比起刚才便没那么勉强了。

    顾涟修听沈沁这么说,原本忐忑的俊颜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翩翩佳公子的温润少年,该是她的良配。

    “只要涟修哥不嫌弃我年纪大了就行。”

    二十岁的姑娘,许多都已经当母亲了。

    顾涟修被她这话给逗笑了,连带着他眉宇间的温润也变得更加清晰了起来。

    他待她一向守君子之礼,每次借住在沈府,也不会跟她过于亲近,可天知道他心里有多喜欢她,喜欢到如今这岁数了,还未曾娶妻。

    不过,好在她答应了,他也终于能娶到她了。

    “我比你还大两岁,我们……彼此彼此。”

    他笑容温和,却隐藏不住眼底的欣然,沈沁难过的心情这会儿也被他感染了,心中的沉郁也在这会儿散得差不多了。

    试试吧,就跟他试试吧。

    “那涟修哥,我先回屋去了,你也早点睡。”

    “好吧。”

    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不过顾涟修也并未强求,目送她转身离开之后,这才笑容满足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而另一边,言渊带着柳若晴一路北上,按着神谷子可能会走的路线一路寻找下去,尽管希望不大,可柳若晴并不想因此而泼他凉水。

    这样跟他并肩走过万里河山,就算最后她还是没熬过这一关,她也不会有遗憾了。

    “越是往北,风景就越是不同,跟以往我们见过的风景都不同。”

    这里是接近鲜卑,突厥一带的地方,听说神谷子给夏桃花寻的那药就长在这些地方,他们按着这思路寻下去,应该是没有错的。

    “再往北就是沙漠,边上是突厥,你以前不是说有机会的话,去找桑吉,看看这异域风光么?”

    “嗯。”

    柳若晴点点头,道:“说起桑吉王子,他现在已经是突厥可汗了,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

    当初,桑吉送了他们那么贵重的礼,柳若晴得知那镯子能号令三军,心里也一直不放心,生怕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丢了。

    “你关心他做什么?他现在是突厥可汗了,你还担心他过得不好吗?”

    言语间,毫不掩饰的醋酸味,惹得柳若晴无奈摇头发笑。

    这都成亲多少年了,这股子醋味还真是一点都没少。

    “我是在想,万一他混得不好,我们去了突厥也不会被招待好,我是在担心我们自己呢。”她挽着言渊的手臂,撒娇道。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