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越发可疑
    言渊面色微缓,听柳若晴继续道:“早知道我们来这边,就应该把当初他给我们的那个镯子带上,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还给他比较好,放在我们身上,始终让我不放心。”

    话音落下,一声轻笑从言渊的口中传来,他身后,揉了揉她的发顶,又拍了拍她的脑袋,道:“放心吧,带着呢。”

    “嗯?你带上了?”

    “我料想着应该会经过这里,出门之前就带上了。”

    “还是你想得周到。”

    柳若晴将脸靠在言渊的手臂上,娇嗔一般地撒娇道,因而言渊满脸满眼的全是笑意。

    两人在附近的一家客栈住下,柳若晴的肚子,已经开始微微凸起了,可除了肚子大了一些之外,她并没有任何怀孕的反应,可这却让言渊心里更加担心起来。

    因为她体内被那些蛊虫的体液感染,他自然也担心那个体液会影响了她腹中的孩子。

    “怎么样,累不累?”

    “不累。”

    柳若晴摇摇头,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从外面送了一封信进来,递给言渊。

    “怎么到这里还有人给你送信?”

    “是六哥。”

    言渊一边拆信,一边回答道。

    他们一路的行程并没有刻意隐瞒,到了哪里,在哪里落脚,对言霄来说并不是难事。

    “六哥信上说了什么?”

    柳若晴凑到言渊身边,好奇道。

    “六哥有意透露给秦桑的消息,秦桑已经传出去了,最近,新伊国太子那边,果然有所行动了。”

    言渊一边看着信上的内容,一边回答道。

    “你们是想让那太子害怕起来,从而扯出幕后跟他合作的那个人?”

    “嗯。”

    言渊点点头,如今他虽然不在京中,但跟六哥的联系却并没有断掉,义洲那边的情况,他也掌握在手中。

    “我们如果不敲山震虎的话,对方绝不敢轻举妄动,等给了他们成熟的时机,反而就更加难对付了。”

    如今从新伊国的太子下手,震一震背后那人,比这样什么都不做等线索要有效许多。

    柳若晴明白言渊的意思,想了想,又道:“可那支军队,我们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他们得藏得有多隐蔽啊?”

    她随口发牢骚道。

    “二哥那样谨慎的人,藏一支军队这么大的事,他当然不会轻易被我们找到。”

    柳若晴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道:“这倒是,二嫂把逍遥王府的中馈都交给世子妃管了,二哥还不放心,每个月的账本都得亲自过目呢。”

    闻言,言渊的脑海里,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什么?”

    “嗯?”

    柳若晴怔了一怔,随后便明白过来言渊要问什么,便重复道:“我在逍遥王府的时候,那位谢姑娘不是经常来找我吗?”

    说到这,她目光暧昧地看向言渊,眼神里还毫不掩饰其中打趣的意味,自然引来了言渊不悦的目光。

    “说正事。”

    他拍了拍柳若晴的脑袋,正色道。

    “好吧。”

    柳若晴讪讪地整了整自己的刘海,对着言渊略微不满的脸,咧开嘴笑了一笑。

    “调皮。”

    无奈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眼神里是从未消逝的宠溺。

    柳若晴对他讨好的一笑,一边把玩着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一边道:“谢姑娘跟我说,王府的中馈虽然是世子妃在掌管,但是王府中全部中馈的收支账本全部都是二哥亲自过目的,从未错过一个月。”

    柳若晴说得漫不经心,言渊的心里却已经是心思百转了,脑海里,立即回想起了当日从逍遥王府离开时,见到的那个手里拿着账本出现在言善身后的人。

    一言一行,无不显示着训练有素的恭敬,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庄户上的掌事该有的气度,而且,尽管那人尽力掩饰,还是能从他的步伐之间,看出是个会武的,而且武功还不低。

    柳若晴见言渊面有异色,像是她刚才的话,让他想到了什么,她也没出声打扰了,只是盯着他没出声。

    好一会儿,见言渊站了起来,走到桌前,执笔在纸上快速写些什么。

    她挨在他身边看了一眼,眼底越来越惊讶。

    这封信是言渊回给言霄的,关于她刚才提到的逍遥王府账本的事。

    言渊在信上让言霄暗中派人去调查逍遥王府各个庄户上的收入,以及每个庄户掌事的身份背景等等。

    等言渊命人将信送走之后,柳若晴才问道:“你怀疑二哥亲自看那些账本,是跟那支神秘军队有关?”

    “嗯。”

    言渊点点头,对柳若晴道:“那天从逍遥王府离开时,有个庄头打扮的人拿着账本样的东西来找二哥,那个人,是个难得的高手。”

    一个普通的王府庄子上的庄头,竟然有一身不弱的武功,这本身就让人怀疑。

    “再有……王府内宅之事,向来都是二嫂管,二嫂既然将中馈交给了逍遥王世子妃,那自然就是世子妃管,二哥一个大男人,如若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又怎么会亲自过目王府的收支账本。”

    “若是世子妃没经验呢?”

    “那也应该是二嫂管,怎么都不应该是二哥亲自过目。”

    柳若晴没有再多言,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义洲背后的那股神秘力量,跟逍遥王有关,尽管她心里并不希望是二哥,想到那个虎头虎脑,乖巧聪明的尧儿,柳若晴的心里,不禁染上了几许怜悯之色。

    私藏军队,本就是谋逆的大罪,又屡次派人暗杀朝中亲王,不论是哪一条,都免不了是死罪。

    最后若是确定了是逍遥王,逍遥王府一干人等都会受到连累,可怜了尧儿这么小的孩子。

    言渊见柳若晴神色恹恹,不想让她为这些事忧心,便道:“一切等六哥调查出来再说。:”

    言渊的信,到达京城已经是半个多月后的事了。

    而当日言霄刻意透露给秦桑并让她传出去的消息,最后自然成功地传到了义洲。“主上,言霄已经查到龙狄太子的身上了,再让他深入查下去,定会查到我们的头上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