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6章 都是逍遥王的主意
    身后的打斗声依然持续着,龙狄格外狼狈,不停地尖叫出声。

    太子府的侍卫闻讯赶来,可除了将龙狄护住之外,以他们的身手,根本掺和不进去,只能双眼左右变换地看着眼前打得难分难解的几人。

    只听“砰”的一声,一人被踢翻在地,紧跟着,几把锋利的尖峰,对准了他的咽喉。

    脸上的蒙面布被扯下,露出了一张充满戾气的脸,他看着面前的几个人,眼底没有惧意,却带着一丝丝的不甘。

    “是言霄派你们来的?”

    他开口,声音沙哑,料想除了言霄之外,不会有旁人了。

    言渊如今带着靖王妃去了塞北,根本不管朝堂之事,那就只有言霄了。

    “阁下好身手。”

    一道冷清的声音,不期然地闯入,就连太子府的侍卫,都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而且,那从容不迫的样子,分明就是从太子府正大光明进来的。

    龙狄不认识此人,可光是从眼前之人的气度,言行来判断,就知道他并非常人。

    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随着他一步步往前。

    被踢到在地的黑衣人看到他,瞳孔瑟缩了一下,原本无所惧色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言霄。”

    他不是在京中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新伊国的地界。

    他们的眼线布满了京城,竟然连言霄都没看住?

    言霄看出了他眼中的讶异,轻描淡写地一笑,道:“本王想让你们的人盯上,自然你们就能盯住,可若是不愿意……你以为你们的人的能耐还能越过本王不成?”

    话说得有些傲慢,却并不能否认这是事实,言霄有傲慢的资本。

    言霄在他面前单膝蹲下,跟他平视着,“本王手下五个暗卫才能勉强拿下你,阁下好本事,看来你背后的主子,没少培养你。”

    听到他提起背后的主子,黑衣人瞳孔一缩,面上却是不改。

    “既然落到睿王爷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真是有骨气,可你这样的人才,你的主人舍不得,本王自然也舍不得了。”

    言霄笑了起来,明明是如沐春风的笑,可偏偏给人一种压抑又寒冷的感觉。

    “把你主人的事跟本王说一说,本王饶你一命,如何?”

    “呸!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卖主求荣这种畜生才做的事,你觉得我会做吗?”

    言霄被他呸了一句,也不生气,此人身上的气度到底还是不一样,刚才他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你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我二哥要是看到了,一定很感动。”

    言霄看着他,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果然,在听到言霄说“二哥”的时候,此人面上装得镇定,可瞳孔却是微不可查地瑟缩了一下,这样细微的反应,终还是落入了言霄的眼中。

    “没想到睿亲王还有这等想象力,将一个不入朝堂,不问世事的闲散王爷当成是我背后的主人,不觉得可笑吗?”

    他不知道言霄手上到底掌握了多少的证据,但是,他绝对不能承认,更加不能把王爷扯进来。

    他本想用犀利刻薄的言辞骂几句逍遥王,好让言霄相信他跟逍遥王没关系,可那是他的主子,对他恩重如山,他终究还是骂不出口。

    “既然是事实,又何来可笑一说。”

    言霄的话毫不在意,好似不管他怎么否认,言霄都并不当一回事。

    他这副模样,让黑衣人的心里有些焦急,却不敢有丝毫流露出来。

    王爷说的对,他的几个弟弟,都不好对付。

    “你不说没关系,本王有的是方法让你说。”

    黑衣人心里清楚,现在落到言霄手上,他根本就无路可走,与其让他从他身上得到蛛丝马迹,不如以死谢罪报答王爷的恩情。

    这样想着,他便看着言霄,道:“睿亲王还是省了这条心吧,你从我身上得不到任何的东西。”

    说完,便要咬舌自尽,可终究还是比不上言霄速度快,下颌被他扣住,见他稍一使力,下巴便被言霄给卸掉了。

    “想死自然容易,可你这样的人才,本王却是舍不得让你死的,况且,你难道不想再见一面自己的主子再死吗?”

    被卸掉下巴的黑衣人,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愤愤地瞪着言霄,眼底满是不甘。

    “把他带下去。”

    “是。”

    暗卫们将黑衣人带了下去,回头看向被侍卫们围在中间护着的新伊国太子龙狄,双眼一眯。

    龙狄看着他,硬生生地吓得有些腿软,刚才他跟黑衣人的对话,已经让龙狄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

    言霄看着他,双眼眯了眯,表情有些意味不明,可龙狄还是被看得一身冷汗。

    “你是东楚的睿……睿亲王?”

    他强装镇定道,言霄没回答,而是提步走到他面前,侍卫们长枪一抬,拦住了言霄,可却不敢轻举妄动,更加不敢对言霄动手。

    他带过来的暗卫,随便一个人,都能将他们这群人给捏碎了。

    “太子殿下淹死了我义洲这么多的百姓,这笔账,本王该怎么跟你算比较好?”

    言霄的声音淡淡的,可语气中透着的那一股子凉意,还是让龙狄腿软。

    他赶忙道:“不关孤的事,都是逍遥王的主意,是他让我暗中找人挖地下水道的,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的用意,直到两月前,我们开闸泄洪,水却倒灌进义洲,我才知道这是他的用意。”

    龙狄的话,让言霄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这么说,二哥有很多事,连龙狄都不知道?

    不可能,刚才派来杀龙狄的那个人,身手或许还在他之上,如果龙狄什么都不清楚的话,二哥没理由会派这样一个高手来杀龙狄,他的目的,很显然是一定要置龙狄于死地的。

    他凌厉的目光,投向龙狄,忽地勾起了一抹冷笑,“太子殿下到现在好像还没搞清楚状况。”他用眼神示意身后的暗卫,暗卫领命,直接一个飞身上前,将龙狄从侍卫中间带了出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