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8章 覆水
    言霄沉着脸没说话,也没有怪罗雄行事不周全,罗雄这样的谋略,在二哥面前是根本不够看的。

    二哥谋划了几十年,有这样的耐性和谨慎,怕是早就将退路给想好了,就算罗雄等人将逍遥王府的家眷都给盯紧了,也未必能找到他们。

    “你先退下吧,将那些牺牲的兄弟好好安葬了。”

    “是。”

    罗雄面露愧色地退出了书房,而稍许,有专门负责跟言渊联络的下属将言渊给他的信,呈了上来。

    “阁主,这是靖王几日前到京城的信。”

    “快拿来。”

    接过信打开,言渊信上写的内容,让他眸光一闪,瞬间想到了什么,道:“传令下去,将逍遥王府所有的店铺田庄等等都查一遍,尤其是负责那些的掌事,还有收支去向。”

    “是。”

    天机阁的人速度很快,可查逍遥王府,却还是花了一些时日,等那些消息送到言霄手上的时候,已经是十天后了。

    “逍遥王府大部分的掌事都没问题,收支也正常,唯有一处田庄,表面上收入极少,可以说是入不敷出,但奇怪的是,尽管如此, 田庄并没有因此而废掉,负责田庄的下人也没有减少。”来人站在言霄面前,小心地禀告道:“属下暗中将田庄上的人都查了一遍,最明显的特点就是那处庄子上的人,全部都是孑然一身,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子女,而且,属下试探过,这些人虽然都是一副庄户

    人的打扮,可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言霄一边听着下属的禀报,一边看着面前呈上来的账本资料。

    其中一本便是那出庄子的,账本上显示那处庄子入不敷出,可细看之下,那处庄子却是收入最多的,但从未算进王府中馈之中,而是去了别的地方。

    逍遥王已经暴露了,可那些人还在庄子上待着,想来那处庄子便是那支军队的军需来源,二哥肯定不舍得放弃。

    同时,也说明了那支军队的军需来源并不多,二哥想要夺位成功,最大的可能便是速战速决,绝不敢打持久战。

    现在他离开义洲的,定是前往了营地,但一时间肯定不会主动出兵,他必须得备齐足够的粮草。

    如果他们今早找到军队所在,自然就打破了他们收集粮草的机会。

    “将庄子上的人全部撤回,根据这账本上提供的线索,去查庄子的收入最终都去了哪里。”

    “是。”

    半个月后,言霄派出去的人传回来的消息,那处庄子的全部支出,经过一层一层的变换,最终都指向一个去处——

    “覆水?”

    言霄低低地念着这个名字,眉头一蹙。

    覆水离义洲不远,却并不属于义洲地界,跟新伊国相接壤,却也不属于新伊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三不管地带。

    这里地势险要,穷山恶水,聚集了各式各样的人,极少有外人踏入这个地界。

    覆水两面临山,一面临海,还有一面则是临突厥,大规模的军队想要从覆水攻进去,都很难攻下,是一个极好的易守难攻的地势。

    想要一举拿下逍遥王的大军,还着实不容易,唯一能感到安慰的,便是他们只要守住了通往覆水的路,便能斩断了他们的粮草供给。

    之后,言霄又派人去潜入覆水深处去查,是否那支军队就在那边。

    忽地,他想起了当日龙狄跟他说的话,言善每个月都会去找他,但都只是闲聊,这会儿他大概明白了,龙狄确实没有说谎。

    二哥找龙狄是其次,想借道新伊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覆水,才是最主要的。

    毕竟覆水的东面和西面属东楚的地界,从那两面过,都会引起注意。

    想着想着,言霄嗤声笑了起来,“二哥还真是谨慎,却是谨慎过头了。”

    为了用龙狄来掩人耳目,从新伊国进入覆水,却万万没想到,正是因为龙狄的存在,才暴露了他。

    如果他没有查到龙狄身上,或许到现在,他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义洲的那股神秘力量就是他。

    而此时,正前往突厥境内的言渊夫妇二人,如今正在突厥跟东楚的边界城镇,在这里,突厥跟东楚互通往来已经有几十年了,即使是边塞地方,看上去也异常富庶。

    “覆水?这是什么地方?”

    柳若晴第一次从言渊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有些好奇。

    “这是既不属于东楚,又不属于新伊,更不属于突厥的三不管地带,那里没有官员辖制,在那里住的人,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乱的很,我们就不要过去了。想来神谷子也不会去那种地方。”

    听言渊这么说,柳若晴倒是没有坚持,穷山恶水出刁民的事她也是听说过的,虽说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尽量不要自己去找麻烦就是了。

    “明日我们就要进入突厥地界了,要不要直接去找桑吉王子叙叙旧啊,顺便问问他有没有见过神谷子这样的人。”

    他们手上是有神谷子的画像的,是夏桃花画了让人送过来给他们,如果神谷子出现在突厥,说不定会有人见过他。

    “也好。”

    言渊点点头,习惯性地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道:“今晚早点休息,睡饱了,明天才有精神出门。”

    “嗯。”

    柳若晴点点头,乖巧地在床上躺下,趴在言渊的怀中,下意识地蹭了蹭,蹭得言渊的小腹起了火,喉咙都干涩了起来,但是碍于她腹中才两个月多的胎儿,终究还是咬咬牙忍住了。

    “别动了,乖。”

    他的声音,不受控制地多了几分沙哑,柳若晴自然是听出来了,眼底多了几分玩味。

    “怎么了,你不喜欢我靠着你吗?”

    她故作不知地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眼底带着几分竭力隐藏起来的难过。

    “当然不是,只是……”

    只是再被她蹭下去,他怕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

    “不让我靠,那……这样呢?”藏在被子下的手,故意往他坚实的腰间摸了摸,原本还难过不已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狡黠。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