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9章 突厥异动
    言渊被她那样一摸,身子骤然一僵,小腹传来一阵滚烫,他快速伸手握住了柳若晴不安分的手,低眉看着怀中憋着坏笑的女人,又生气又无奈,“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如果可以,他现在就要办了她,可偏偏,她现在有个让她有恃无恐的资本。

    低笑声从柳若晴的嘴边响起,最后,言渊憋了一会儿还是憋不住了,快速从床边起身,去了净室。

    再出来到时候,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着半靠在床边风情万种的女人,他的喉结动了动,喉咙又一次干燥了起来。

    走到桌边,一下灌了好几口冷水,才将身上冲上来的浴火给压下去。

    回头再看那罪魁祸首,此时已经背对着她躺下了。

    他无奈失笑,走上前去,重新在她身边躺下,将她的身子一把揽入怀中,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别这么有恃无恐,过段日子,我慢慢讨回来。”

    柳若晴当然知道言渊话中的意思,当下便讨好般对他讪讪一笑,摸了摸他的胸口,道:“别这样,开个玩笑嘛。”

    不安分的手,被言渊给握住了,对上他不满的目光,她只能老实地窝在她怀中。

    其实有些事,她只是不敢提起,不敢去想,所以才会强颜欢笑。

    她甚至完全不知道,如果找不到神谷子,或者说,神谷子也对她这个情况没有丝毫办法的话,那等待她的,也只能是死亡。

    到时候,她跟言渊面临着的,到底还是生离死别。

    她敛下眸子,在言渊看不到的地方,双眼之中,是一片黯淡。

    这一夜,柳若晴将自己和言渊的将来想了一遍又一遍,又想着,没了她,她的珩儿怎么办,她腹中的孩子又该怎么办,越往后想,她心里就越慌。

    后面也不知道又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什么事情,才沉沉地在言渊的怀中睡去。

    第二天,她照常是在言渊的怀中醒来的,她习惯性地去抓她的手,这样的习惯其实并不好,她害怕自己连死了都会这样依赖她。

    “醒了?”

    刚刚睡醒的言渊,声音还带着一丝性感的沙哑,同时,也将柳若晴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敛下心中的怅然,她从言渊的怀中抬头看她,嫣然一笑,道:“嗯,起床了,今天就可以进突厥了。”

    言渊率先起身,穿戴好之后,让小二端来了热水给两人洗了脸,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便离了客栈,往突厥境内过去。

    现在他们所在的城,跟突厥就一座城门之隔,白天的时候,城门大开,互通有无,有了通关文牒,轻易地便进了突厥的地界。

    再往前行了一天的路,就到了突厥的都城。

    刚一进去,两人便察觉到了一股紧张的气息,尽管街上的人神色如常,可言渊还是察觉出了些许不同寻常来。

    伸手将柳若晴紧紧护在身边,低声道:“街上的气氛有些古怪,我们小心点。”

    柳若晴点点头,两人越是往王宫所在的方向靠近,那种紧张的气息便越浓。

    四周逐渐多了一些守卫,一个个的目光中都透着戒备。

    在皇城里长大的言渊,对这种气息在熟悉不过了,皇城这样戒备,不是逼宫也跟逼宫差不多了。

    两人原本是打算直接去见桑吉,可眼下这情况,他们还是改变了主意。

    去附近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柳若晴便忍不住道:“是不是突厥的王庭出事了?”

    “街上如此戒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王庭外面守了这么多士兵,眼下我们不宜直接过去见桑吉,等再查探一番再说。”

    言渊走到窗前,小心查看了一眼,不远处便是王宫,外面守了不少人,很可能桑吉被软禁了。

    “好,都听你的。”

    自从没了武功之后,很多事,她都不敢冒然行动,就怕给言渊拖后腿,尤其是这里还是突厥的地界,他们身份再高贵,如果突厥人对东楚有异心,那他们照样会有危险。

    到了夜晚,言渊换了一身夜行衣,安顿好柳若晴之后,便趁着夜色,悄悄潜入了突厥的王庭,去找桑吉。

    柳若晴一个人等在客栈之中,心里始终放不下,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门口有响动。

    她心里一惊,猛地回过头来,见是言渊,这才松了口气,快步上前,“回来了,桑吉怎么样?”

    见言渊摇了摇头,“没找到桑吉。”

    “没……找到?”

    柳若晴眼底一讶,随后便意识到言渊话中的意思,“你是说,桑吉不在王庭之中?”

    “嗯,我找遍了整个王庭,也没找到他。”

    “桑吉身为可汗,不在王庭那会去哪里?”

    想到王庭外严密的守卫,柳若晴好似明白了什么,“王庭被人给控制了。”

    “是桑罗的人。”

    言渊点点头,继续道:“我进去的时候,看见桑罗在突厥可汗的行宫当中。”

    桑罗柳若晴是知道的,突厥大皇子,当初就是他杀了突厥可汗嫁祸给桑吉,甚至四处追杀桑吉。

    没想到桑吉夺回了汗位,最后还是被桑罗给控制了,可见这个突厥大皇子能力不凡啊。

    “那现在怎么办?”

    桑罗那一派的人,在突厥可一直是主战的,在如今逍遥王谋逆的情况下,突厥这边若是有异动,并不是件好事。

    “只有找到桑吉,我们才清楚突厥的情况,眼下并不着急,我们明日便离开突厥。”

    如今的突厥非常不安全,他们不能冒然出现在这里,如果被桑罗的人发现,情况十分不妙。

    柳若晴自然知道言渊的顾虑,点点头,没作他言。

    第二天一早,言渊便带着柳若晴回了东楚的地界,与此同时,言渊再一次收到了从言霄那边传来的信。

    “覆水?”

    言渊看着信上言霄写的内容,眉头一蹙,“前阵子才随口提到了覆水这个地方,没想到会这么快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覆水怎么了?”柳若晴好奇地凑了过来,看了上面的内容,同样蹙起了眉头。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