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 最好的办法
    “二哥的军队竟然驻扎在覆水,难怪我们在义洲城怎么都找不到。”

    靳都城,皇宫。

    此时,御书房内,灯火通明,皇帝言朔以及几位朝中的重臣都在这里,脸上的表情并不轻快。

    “逍遥王……还真是不容小觑。”

    王丞相看着前方传来的消息,冷笑道。

    “覆水临近东楚的东西两面都是高山林立,南面又是临海,不管从哪面进攻,对我们来说都是不易。”

    言绝指着面前放着的地图,开口道,沙哑的声音之中,透着几分疲惫。

    这阵子,他几乎每天都在找柳天心的下落,却始终得不到半点线索。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整个人瘦得两颊都削了进去,整个人都没什么精气神了。

    “嗯,覆水的地势易守难攻,这恐怕也是逍遥王选择将军队藏在这里的原因了。”

    言霄开口,不再称呼言善为二哥,提起他,言语间还有几分失望。

    “逍遥王将军队藏在这里,可覆水那样的位子,根本不能提供足够的军需给他们,要是运送粮饷,不是还得从我们的眼皮底下过么?”

    言朔蹙了一下眉,“我们的人将各个通往覆水运送军饷的关头都堵住了,他拿什么去养那二十万大军?”

    言朔说着,心里不禁有些气愤。

    御书房里,气氛有些压抑。

    半晌,言霄淡淡的声音,忽地响起,“密道。”

    “密道?”

    众人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言霄,随后又往地图上看去。

    听言霄道:“如皇上所说,我们的人守住了各个关口,覆水又不能提供足够的军饷,唯一的办法,便是通过密道,避开了我们的耳目,直接将军饷送往覆水。”

    言霄修长的手指,指着地图,随后,拿起书桌上的毛笔,占了一些朱砂,在地图上划了一条红线,从那个田庄到覆水的位子。

    抬眼对面前的众人道:“从地图上看,这里有不少的山,想要将军饷送过去,就必须从这些山后绕过去,不但危险,还路途遥远,但是,如果从这地底下挖一条密道过去,距离却并不远……”

    他指着自己画出的红线,看着众人,“这也是为什么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还是有条不紊,没有丝毫混乱,因为军需的供给并没有因为我们堵住了关口而短缺过。”

    “虽说这地下的距离不算远,可毕竟是把山给挖了,这工程也很大,真有这个可能吗?”

    三公之一的李太尉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太尉大人莫不是忘了,那新伊国的太子可是花了几年的时间挖了一条地下水道出来,这工程照样不是很浩大?”

    言霄看着李太尉,继续道:“逍遥王谋划了几十年,几十年的时间,足够他建出一条暗道来了,况且,这二十万大军的军饷,源源不断地送过去,如果不是通过暗道,怕是早就被人发现了。”

    言霄这么一说,众人再也没有疑问。

    “看来那些庄子上的人留不得了。”

    原本还想留着庄子上的人,从他们身上找到对付覆水那二十万大军的办法,却没想到反而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去收集粮饷。

    那些人武功高强,照理说逍遥王已经暴露,他们便没必要继续呆在那里,他们竟然忽视了这一层。

    “去寻找那条密道的下落,将他们的粮草给断了。”

    言朔冷着脸,下令道。

    出了宫门,言霄心里却不是很乐观,这一段忽视的时间,足够他们筹集军饷了,或许找到密道也没用了。

    果然,几天后,从义洲那边传来消息,那条通往覆水的密道已经找到,可已经在几天前被人给堵死了。

    “岂有此理!”

    言朔觉得自己身为皇帝,这张脸已经被他那个二皇叔给踩在地上打了。

    “六皇叔,八皇叔,朕命你们二人亲自带二十万大军前往覆水,就算是耗,朕也要将他们耗死在那里。”

    可见言朔这一次是气急了。

    逍遥王不是当初的卫王,也不是当初的南陵皇帝,他有耐性谋划几十年,自然是好对付的。

    二十万大军,真让他出了覆水,未必好对付。

    可他也知道,尽管如今二哥手上有足够的军饷,可二十万大军,如果一直耗在覆水,迟早是弹尽粮绝的,所以,最后二哥还是会孤注一掷。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将那二十万大军,耗死在覆水之中。

    “覆水三面都是易守难攻的地势,唯有靠近突厥的那一块……”

    睿王府中,言霄看着面前的地图,喃喃自语道。

    “唯有靠近突厥的那一面,地势平坦,守卫薄弱,大军如果绕道突厥,便能轻而易举进入覆水,可是……”

    言霄蹙了一下眉,东楚和突厥两国虽然缔结盟约,修永世之好,可让东楚二十万大军绕道他们的地界,任谁也不会放心。

    谁知道东楚是不是以清缴逆臣的名义,将大军轻易地带入突厥境内。

    别说突厥不同意,就算是突厥有要求带军绕道东楚,东楚也不会同意的。

    可眼下,绕道突厥是最好的办法了。

    言霄站在书桌前,站了大半天,才动手给远在突厥边境的言渊写了一封信。

    当信送到言渊手上的时候,即使是加急,也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了。

    “绕道突厥……”

    言渊看着信上言霄提出的办法,轻声呢喃着。

    这封信,柳若晴在一旁也看了,想到如今突厥的情况,她也皱起了眉头。

    “从地图上看,绕道突厥是最好的办法了。”

    柳若晴看着言渊,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地图,轻声叹气道。

    “如果是桑吉,也许还有点可能,可现在,突厥掌握在桑罗手中,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况且,当初是他救下了桑吉,帮他夺回汗位,桑罗恨不得他死,又怎么可能会同意东楚的大军绕道突厥。

    柳若晴自然是明白其中的道理,想了想,道:“有没有可能我们先办法找到桑吉,问清楚突厥眼下的情况再说。”“我也有这样的打算。”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