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1章 叶护之一拓跋雄
    言渊放下信,回头看柳若晴,道:“我打算悄悄潜入突厥境内,想办法找出桑吉。”

    二哥那边二十万大军,想要将他耗死,没那么容易,可强行从覆水其他三面攻入的话,无疑是损兵折将的做法,根本不可取。

    但若是强行绕道突厥,正好会给了桑罗出兵的借口,他现在还没动手,或许是在顾及什么。

    “你一个人过去?”

    柳若晴的心,提了起来,“桑罗可不像桑吉那么好说话,万一被他的人发现,怎么办?”

    “放心,没事的,我做一番乔装改扮,不会被他的人发现。”

    饶是言渊一脸胸有成竹,柳若晴还是不放心,“你不会突厥语,万一被人盘查,就会露出破绽了。”

    柳若晴抓着言渊的袖子不放,紧紧地盯着言渊,“还有,万一桑吉已经被桑罗给杀了呢,如果桑吉已经死了,你就算将突厥翻过来也找不到他。”

    言渊知道柳若晴心里担心,可眼下情况紧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目前桑罗还不会杀了桑吉,不然的话,王庭那边的守卫不会那么严,他应该是顾及着什么。”

    “那你说他在顾及什么?”

    柳若晴不依不饶道。

    见言渊抬手,指了指手腕上的东西,道:“这个。”

    言渊手上戴着的,便是当初他们离开京城时带出来的桑吉送给他们的能号令鹰虎豹三师的手镯。

    这只手镯,无人能造假,言渊这一说,柳若晴就明白了。

    “桑罗要找这个?”

    鹰虎豹三师在桑吉手中,如今桑吉被控制,没办法调动这三支大军,但同样的,桑罗没有这只手镯,当然也没办法调动。

    可这么三支战斗力极强的大军,桑罗怎么可能会舍弃,因此在没拿到这只手镯之前,桑罗是肯定不会杀桑吉的。

    但是,很显然,必要的折磨,严刑逼供那是必不可少了。

    “如今桑吉肯定是被桑罗藏在什么地方,我潜入突厥,找机会跟着桑罗,自然能找到桑吉。”

    柳若晴抿着唇不说话,她知道她若是跟着言渊过去,没有武功的她,就是拖后腿用的,可若是这样让言渊潜入突厥,她是绝对不会放心。

    “那你把随行的暗卫都带过去吧,我这里不会有什么事的。”

    “不行!”

    言渊想也不想,一口便拒绝了,“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那我又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柳若晴双眼坚定地盯着他,“你要么带上全部的暗卫过去,要么就带上我,就算死了,我至少可以待在你身边,不用在这里胆颤心惊的。”

    “晴儿……”

    言渊还想劝什么,可见柳若晴这双不容置否的眼神,劝说的话,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最后只能硬下心肠,道:“你又不会武功,跟着我过去,不是拖我后腿么?”

    他冷着脸看着她,柳若晴已经不记得言渊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跟她说过话了,虽然知道他故意要气走她,可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她也知道如今没有武功的自己,就是在拖他后腿。

    “你嫌我拖你后腿,那等我们有命回京之后,你再休了我,但现在,你就是要带上我,要么就带上那些暗卫。”

    “你……”

    言渊心里无奈,尤其是她这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她,丝毫不给他反对的余地,他既生气又无奈。

    最后,佯装出的冷漠也坚持不下去了,只能无奈地看着她。

    柳若晴小心翼翼地上前,轻轻扯着他的衣摆摇晃着,低声道:“我知道我没有武功会托你后腿,但是,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什么忙呢。”

    她先是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然后又对他讨好地一笑,挨着他的身子,道:“你忘了,我会突厥语,假装成突厥人,有我在比较好,你就装成哑巴就行了。”

    言渊被她弄得没办法,最后只能伸手微微用力捏了捏她的下巴当作惩罚,“看样子你心里都打算好了么?”

    “没有没有,刚刚才想出来的办法。”

    柳若晴知道言渊已经妥协了,心里暗喜,自然是松了口气,面上对言渊笑得更加讨好了一些。

    言渊最终还是拿柳若晴没办法,只能答应将她带在身边,两人一番突厥人的改扮之后,以商人的身份,进了突厥的王城。

    “你觉得桑罗会把桑吉藏在什么地方?”

    柳若晴压了压面上贴着的络腮胡,压低声音,凑近言渊问道。

    “突厥的王庭不大,我昨夜已经找过了,没有半点桑吉的踪迹,很可能桑吉被他关在别处。”

    “看样子,我们只能盯紧了桑罗,才能最快找到桑吉。”

    见言渊摇了摇头,面上露出了几分高深莫测的笑,“不一定要跟着桑罗,跟着别人也一样。”

    “谁?”

    “现在还不知道。”

    言渊卖着关子,在柳若晴好奇的眼神中,侧耳对着身边跟着的几个同是突厥人打扮的暗卫吩咐了两句,两人暗卫点头领命,很快便离开了。

    “他们去哪里了?”

    柳若晴看着已经消失在人群中的暗卫,禁不住好奇道。

    “我让他们去办点事。”

    他没有明说,柳若晴也没问,而进入突厥的第二晚,柳若晴便知道了言渊让暗卫们去做什么去了。

    暗卫们的速度很快,第二天晚上便回到了言渊面前,回禀道:“王爷,已经查出来了,负责看押桑吉可汗的人,是四大叶护之一,拓跋雄,属下等人盯了他两日,但始终未见他去找桑吉可汗。”

    拓跋雄此人,言渊是知道的,当初桑吉逃往东楚时,曾跟他提过,四大叶护当中,有一个叶护是支持桑罗的,那个叶护便是拓跋雄。

    言渊点点头,轻轻摩擦着指腹,若有所思了半晌,道:“桑吉在他们手上,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拓跋雄也害怕会被人跟踪,不到非常时刻,是不会去见桑吉的。”

    “那怎么办?他不去见桑吉,我们跟着他也没用啊。”柳若晴在一旁道。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