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3章 脾气古怪的老头
    这会儿听到他开口说的是东楚的官话,心中不免有些讶异。

    “你是东楚人?”

    言渊眯起了眼,看向他。

    老人没回答他,只是微阖着双眼,看似傲慢的脸上,有些高深莫测。

    言渊蹙了一下眉,正欲再问,便听他道:“这位可汗被人下了哑药,要不是看在你们救了我的份上,我才不会告诉你们。”

    呦呦呦,这傲娇的语气……

    柳若晴看那老人的模样,越发觉得有趣了。

    言渊就没柳若晴这么好说话了,正欲训斥,却见柳若晴来到老人面前,道:“前辈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您一并救下吗?”

    老人见面前这靠近自己的女娃子,鼻尖发出了两声傲慢的冷哼当做回答。

    柳若晴也不恼,道:“因为我进去的时候,第一眼看前辈您的面相,就知道前辈您定是高人,救了您,对我们准是有好处没坏处嘛,您说对不对?”

    那老人好似被柳若晴夸得有些开心,原本微微阖着的双眼缓缓睁开,略带满意地看着柳若晴,道:“算你这女娃娃有眼光。”

    柳若晴陪笑着点了点头,正要问他有什么办法帮桑吉可汗,毕竟,一个没把脉,仅凭观察就知道是被灌了哑药的,那肯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如果他们再帮桑吉一把,或许桑吉便能允许他们东楚的大军从突厥绕路过去。

    再未等她开口,便听那老人又道:“我尾椎那里被突厥人钉进去了一枚长针,你们若是有本事帮我取出来,我就帮他治嗓子。”

    虽然这老头傲慢是傲慢了点,但是,如果他能治好桑吉的嗓子,不论是对桑吉还是对他们,都是一件好事。

    “取出那枚针还不简单,不瞒前辈,我身边这些人可都是武林高手,但是,我怎么能相信你呢,要是我们帮你把针取出来,你不帮我朋友治嗓子怎么办?”

    一听这话,那老头的脸色就不好看了,指着柳若晴便骂道:“你这个女娃娃说话真气人,老头子我是这么不讲信用的人吗?你……你惹我生气了,我不管,我不帮你朋友治了。”

    说着,脑袋往边上一歪,胡子跟着一颤一颤,那模样,简直傲娇得厉害,明明看着得有**十岁的模样了,可言行举止却跟孩子一般。

    柳若晴抿唇一笑,当下便知道了该怎么对付这老头。

    见她俯身跟老头子对视,道:“我就知道你会找借口,因为你根本不会治我朋友的嗓子,所以故意说不给他治,对吧?”

    果然,老头被她这么一击,当下面色便不虞了,道:“谁说的,老头子我可是当世神医,治一个哑巴算什么大事,你……你有事帮我把针取出来。”

    “不,你有本事先治好我朋友的嗓子。”

    “不行,先给我把针取下来……”

    “……”

    两人针锋相对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柳若晴先认输了。

    现在这不是跟老头玩闹的时候。

    “好,那我让人给你把针取下来,你要是不帮我朋友治嗓子,就说明你是在骗人,什么当世神医,切~”

    老头子当下便不干了,“你……你给我等着!”

    “哼!等着就等着!”

    柳若晴瘪瘪嘴,用眼神示意暗卫上前,暗卫领命,在老头的尾椎那里一探,果然里面被打入了一根银针,那针完全没入了老头子的尾椎,没有一定的内力,那针是拔不出来的。

    好在,言渊这次带出来的暗卫虽然不是出自影卫营,但是身手却跟影卫相差无几,饶是如此,在那枚银针被取出之后,还是费了他不少的内力。

    “王妃,针已经取出来了。”

    而原本坐得笔直的老人,在那枚银针取出之后,长长地输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在了榻上。

    嘴里不停地骂着什么,因为声音太低,他们并没有听清。

    柳若晴怜他上了年纪,便上前,在他面前蹲下,“前辈,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这针折磨我一年多了,你等我休息大半个时辰,再过来给这突厥皇帝治嗓子。”

    老头子也不扭捏,从地上站起之后,便径直朝房间中的大床走去了,丝毫没有半点客气的样子。

    柳若晴听他这话,心里有些奇怪,他以为他体内那枚针是突厥士兵抓了他之后给钉进去的,可那不是半年前的事吗?

    “前辈这针都在您体内一年多了?”

    “废话,要不是这枚针堵了我的七经八脉,就那几个废物突厥兵还能抓住我?”

    他丝毫不管突厥的可汗在这里,言语间对突厥兵充满了鄙视,还有那言语间流露出来的傲慢,还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味道。

    眼下桑吉虽然气这老头子对他们突厥人太过出言不逊,可想到自己的嗓子还要靠他才有可能恢复,便只能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可汗也长时间没好生休息了,也先回屋去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桑吉点点头,因为说不出话,桑吉也没跟言渊多客气什么,只是对他行了个突厥的大礼,这才提步离去。

    如今他们所在的位子,在东楚的北边边境,这里守军森严,桑罗就算知道桑吉如今被他们救走,也无济于事。

    而那个奇怪的老头子在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果真守信,提出给桑吉看嗓子。

    因为是被灌了哑药,桑吉的嗓子伤的不轻,但见那老头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便放下心来。

    “还好,那药时间不长,还有的治。”

    老头子在检查了桑吉的嗓子之后,这般道,之后又开了一副药方,道:“这副药先将你嗓子处压着的哑药给逼出来,明日你便能开口说话,不过,还需要一段日子的休养,一些不必要的废话尽量不要说。”

    尽管眼前这位是突厥的王,可老头对他颇为看不上,言语间也没半点客气。桑吉现在急着想要嗓子好起来,只要自己还能说话,这老头对他不客气就不客气吧,有点本事的人,脾气总是要古怪一些。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