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中计了
    “一天之后就能说话?”

    柳若晴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傲娇到脸都要扭到南半球上去的老头子,问道。

    一见柳若晴这副带着怀疑的模样,老头子的脸上便立即露出了不虞的神色,指着柳若晴,道:“你……你找个小娃娃真是一天到晚惹我生气,我……我不理你了。”

    说着,双手往怀里一端,气鼓鼓地走了。

    柳若晴觉得老头子的脾气特别古怪,人又有些好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轻笑出声。

    “别理那老头了,看那老头子应该不是普通人,我们现在情况不明,找个时间别让他再跟着我们了。”

    言渊长臂揽过柳若晴的身子,将他带回到自己身边,心里一直想着覆水那边的二十万大军,也就没把心思再放在老头子的身上。

    视线投向一旁浓眉深锁的桑吉可汗,道:“桑罗这会儿估计已经知道可汗不见了,我们得想办法尽快赶往豫州,到了豫州,我们就安全了。”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清楚,不把桑罗彻底解决了,东楚边境就不会安宁,与此同时,他们也没办法安心去找神谷子。

    桑吉可汗点了点头,因为嗓子的原因,言渊没有跟他多说什么,还是等到明日等桑吉的嗓子好了一些再说。

    第二日,果然如老头说的那样,当天中午十分,桑吉便能低低地发出一些声音来,说话是没问题,但是因为音量太低,因而让人听着有些吃力。

    “桑吉可汗,突厥这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听言渊问起这个,桑吉的眼底便被滔天的怒气所浸染,手,重重地垂在桌子上,“本汗当初就不应该顾念他是我兄长而饶他一命。”

    他的声音太低,尽管他面上气得扭曲,可那怒气却也只是平平。

    “当日,我由三位叶护护送回王庭之后,桑罗就被叶护的人给拿下了,我念他是我兄长,便想着饶他一命,那个时候,他也确实收敛了一些。”跟着,桑吉顿了顿,揉了揉喉咙,休息了几秒后,继续道:“他也确实安分了三年多了,直到两个月前,当初支持我的三个叶护,有两个被人暗杀致死,还有一叶护重伤昏迷,我身边无人可用,桑罗连同拓

    跋雄在趁机占了王庭,将我软禁,若不是他想得到那枚调令三师的手镯,恐怕他早就将我杀了。”

    “原来三位叶护都出事了,难怪……”

    难怪桑吉会怎么容易被抓起来,现在整个突厥王庭,估计都在桑罗手中。

    桑罗又怕桑吉找机会逃出去调令三师勤王,又想得到那战斗力极强的三支军队,也所幸他太过贪心,桑吉才能留下这一条命。

    言渊将那枚手镯递还给桑吉,道:“当日可汗将此手镯赠与我,我们也深感可汗的诚意,只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我们手中终究不安全,可汗还是收回去吧。”桑吉正要出声拒绝,却被言渊抢先给打断了,“可汗应该想过,如果当初这手镯在你手上,你还能命人拿着手镯调集三师来救驾,可正因为这镯子在我们手中,你们的人根本没办法调令三师,所幸可汗又上

    天庇佑,得以安然,可若是有个万一呢?”

    言渊见桑吉面色阴郁,道:“东楚跟突厥这么多年来,相互通商,两边边境的老百姓日子过得逐渐太平起来,若是让桑罗掌了突厥的王印,这后果,可汗想必也能清楚。”

    拓跋雄跟桑罗一直都是主战派,一旦桑罗彻底控制了突厥,那么接下去,便是发起边境战乱的时候了。

    桑吉抿着唇,没说话。

    当初,他感谢靖王夫妇救命大恩,便将那么重要的三支可汗亲率的大军交到靖王手上。

    除了感谢救命之恩之外,还有表达两国和平的诚意在。

    毕竟,信物再重要,还是比不上可汗自己来的重要,他自己出面了,三军自然就不需要见那镯子了。

    可这一次被桑罗囚禁之事,也确实让他心有余悸,如果手镯在手,他还能找人去求救……

    但是,让他把镯子收回来,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这一次,两夫妻又救了他一命,“这……靖王……”

    桑吉的话没说完,柳若晴已经将言渊手中的手镯拿了过来,塞到了桑吉手上,道:“这东西还是放在你自己身边安全,你就拿回去吧。”

    桑吉低眉看着手中的镯子,神情有些复杂,良久,他点头道:“好吧,那我拿回来了。”

    他抬眼看向言渊夫妇,起身又对他们行了个大礼,“王爷王妃两次救我性命,以后如若有用到桑吉的地方,定当鼎力相助。”

    言渊跟柳若晴对视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浅笑,他们等的就是桑吉这句话。

    只是眼下,突厥情况不明,他们并没有对突厥提起。

    在边城待了一日之后,他们便启程前往豫州,桑吉却拒绝了。

    “突厥如今被桑罗控制,我得尽快回去把政局稳定下来,就不随二位离开了。”

    “可桑罗若是发现你不见了,定会派人在三师扎营的地方沿路守着,你过去的话,不是自投罗网吗?”

    “这……”

    桑吉蹙了一下眉,随后,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总是要去的,不然,等桑罗完全掌握朝局了之后,恐怕就算我带兵回来,情况也难控制了。”

    桑吉此话说的在理,言渊也就没再阻止他了,只是道:“既然如此,我派几个暗卫随可汗同去吧。”

    “多谢。”

    而拓跋雄那边,在离开囚禁地的第三天,才意识到好像是中计了,待他再去看关押桑吉的地方时,那里哪还有什么人影。

    “是我上了他们的当了,请大皇子恕罪。”

    桑罗这会儿脸色极为难看,很想将拓跋雄拉下去打一顿,可他也清楚,现在四大叶护,死了两个,一个半死不活,他还需要靠拓跋雄支持,自然是不能寒了他的心。许久将怒气给压了下来的,道:“叔叔不用自责,是救他的人太狡猾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