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敢动老娘的男人
    拓跋雄面上愧色,“我已经派人去追了,一定要将桑吉追回来。”

    “难了……”

    桑罗头疼地捏了捏太阳穴,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

    “还是派人将通往三军扎营的路线都给堵了,在他赶往营地之前,将他杀了。”

    桑罗的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留下桑吉的狗命,现在给了他反扑的机会。

    若是让他成功到了三军的营地,他好不容易攻占的王庭,怕是要不保了。

    再说言渊那边,桑吉离开之后,他带着柳若晴和另外几个暗卫前往豫州,豫州在覆水的东面,翻过那座山,边上覆水,逍遥王的驻军所在。

    边城离豫州并不远,可就在他们启程准备离开的当夜,有上百个黑衣人嵌入了他们所在的客栈,欲置他们夫妇于死地。

    “言渊,小心!”

    看着眼前刺眼的刀光剑影,柳若晴除了让他小心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废物一般存在的感觉,将她整个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

    上百人对付言渊一个,又是武功不弱的个中高手,饶是言渊武功再好,一边要护着她,一边还要对付这上百人,没多久,身上便被划出了好几道伤口。

    一人突然将视线投向一旁的柳若晴,手中剑锋一转,直逼柳若晴刺了过去。

    这般快的速度,如果是武功未废之前的柳若晴,也未必能躲开,更何况现在她真的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言渊一个身形,闪到了他面前,尖锐的剑锋,对准了言渊的后背,扎了下去。

    一瞬间,浓重的血腥味,飘入了柳若晴的鼻尖,她惊慌失措地看着言渊胸口瞬间涌出的鲜血,颤动着双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言……言渊……”

    她伸手想去堵住言渊伤口流出的血,那刺鼻的血腥味,不停地往她的鼻尖传来,越来越浓……

    眼看着身后的刺眼的剑光再一次对准言渊背后刺下的时候,柳若晴的瞳孔,突地变得猩红,手,以极快的速度扣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一点一点收紧。

    王八蛋,敢动老娘的男人!这是柳若晴当时心头唯一想到的一句话。

    饶是那人武功再好,此刻在柳若晴的手中没了半点的余地,就那样眼睁睁地被柳若晴一手给掐死了。

    言渊见柳若晴又发病了,心下担心得厉害,可这会儿,他身上有不少的伤,只能勉强用剑撑着站起,却没办法再加入战斗了。

    “晴儿……”

    他大声喊着柳若晴,可此时的柳若晴,就好似被全世界给隔绝了一般,沉浸在自己的杀戮之中。

    一个又一个……

    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她好似杀上瘾了,那种被血腥味刺激着的快感,不停地充斥着她身上的每一处细胞,让她的动作越来越快。

    上百个人,如今一个一个在她的手中躺下去,可饶是如此,她还是被不少人围着,可那些人却不敢贸然攻击她了,显然,是被眼前这女人惊人的战斗力给吓住了。

    柳若晴站在他们中间,好似立身于空旷的天地之间,四周的山风,如母亲温柔的手,拂过她的长发,安抚着她慌乱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在慌乱什么,她只知道,眼前这些人都死了,她才会安全,她身边的人,才不会受伤。

    耳边,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不停地喊着,“晴儿,回来,晴儿,回来……”

    她不知道“晴儿”是谁,好像是……在叫她?

    柳若晴眉心一动,眼底的猩红渐渐褪去,可下一秒,那些黑衣人又朝机会发动攻势,她的眼底又重新被猩红所浸染。

    她抬起手,对准了那人的心口,直接打穿了她的身体,当众人看清之时,她的手中,还捏着一个并为停止跳动的心脏。

    她的嘴角,还沾染着血丝,邪魅地一笑,妖孽如恶魔。

    “晴儿……”

    言渊想要冲上前将柳若晴带回来,她被这么多人围着太危险了。

    可刚往前走了两步,就被人从身后给拉了回来,“你放心吧,她没事,现在有事的是你。”

    抓着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脾气古怪,身份古怪的老头子。

    “放开!”

    言渊想要从他手中挣脱出去,却发现根本没法动弹,老头子的手劲竟然这么大。

    “我让你放开!”

    他面容狰狞地瞪着那老头子,却见老头子始终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看向还在肆意杀戮的柳若晴,道:“你现在都伤成这样了,还怎么帮她,你在这里好好呆着,别过去给她拖后腿。”

    拖后腿……

    言渊第一次听到一个人用这三个字来说他,他在拖晴儿后退?

    他的眼底,竟然呆着几分茫然,缓缓看向还在被那些人围在当中却没停止杀戮的柳若晴,她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鲜血浸染,已经分不清是她的,还是那些杀手的。

    可哪怕他最害怕见到柳若晴发病时的样子,此时也不得不承认,那些人根本拿她没办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站着的人越来越少,那些黑衣人是真的有些怕了,渐渐的,他们的脚步往后退去,很快便纵身逃走了。

    柳若晴还站在血泊和尸体当中,四周弥漫着的血腥味,就像是在给她补充能量一般,她不停地深呼吸,表情有些贪婪,想要将那些血腥的气味全部吸收进去。

    下一秒,她察觉自己被人用力抱在怀里,力量大得惊人,直觉告诉她,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她也不应该伤害她似的。

    刚刚下意识抬起的充满杀气的手,缓缓在腰间放了下来。

    “没事了,晴儿,没事了。”

    言渊的声音里,满是心痛,沙哑的声调中带着一丝难掩的颤抖。

    “没事了,没事了……”

    他感受着她身上的冰凉气息,好似带着一股从阴间回来的死气,不停地扎着他的心。柳若晴的意识,渐渐回来了,四周的血腥味,也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令人作呕的味道。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