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小子无礼得很
    她身子一颤,面色骤然发白,眼底的猩红已经褪去,她低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纤细的手掌上,满是鲜血。

    “言渊?”

    她低低地唤了一声,眼底没有害怕,只有茫然。

    “我在,我在……”

    他声音喑哑地应道,眼底的心痛和自责更加深了一些。

    “我……我又发病了?”

    不像之前那几次那样恐惧和害怕,这会儿,柳若晴甚至还有一丝庆幸,庆幸自己发病的及时,不然,他们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的杀手,言渊和她,都会死在这里。

    言渊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不停地重复着,“没事了,别害怕,没事了……”

    他在心里痛恨起自己的无能,没办法对付那些怪物,最后只能让她出手,害她变成如今这模样,又没办法找到治疗她这病的方法,让她如同一个怪物一般活着……

    此刻,言渊的心,就好像被一把刀,在他心上凌迟了无处遍,身上的伤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可那颗心,却痛得好似被千刀万剐了一般。

    柳若晴从言渊的语气中,自然是听出了他埋在内心之中深深的自责。

    她转过身来看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我没事,你别担心,幸好我刚才发病了,不然的话,我们俩都要死了。”

    她开口安慰他,想要抬手摸摸他的脸,却在意识到自己满手鲜血的时候,悄然收了回去,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涩然。

    她真的要变成一个怪物了吗?

    可这会儿,她却只能让自己变成一个怪物才能帮到他,说起来还真是讽刺呢。

    “晴儿……”

    言渊注意到了她抬起手又放下的动作,也看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自嘲,心里更是心疼得不行。

    他直接伸手将她的手拉了过来,见她本能地想要把手躲开,却见言渊抓得牢,她也就没坚持了。

    “幸好有你在,不然我就死定了。”

    他目光深深地望着她,微笑道,柳若晴知道他在宽慰自己,也是回心一笑,道:“是啊,幸好有我在,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嗯。”

    他俯下身,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多谢娘子。”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在这么瘆人的地方恩爱,顾念一下我这个老人家的感受行不行?”

    一个不合时宜的嗓音,没好气地插了进来,适时地让夫妇二人拉开了距离,言渊没理会他,只是冷眼瞥了他一眼,回头对柳若晴道:“先回屋把脏衣服换下来。”

    “好。”

    路过老头子身边的时候,老头还叫住了他,“小子,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身上多处是伤,若不赶紧清理伤口,会死的知道吗?”

    他指了指言渊身上被剑刺穿的那一处,虽没伤及要害,但绝对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

    柳若晴也知道他伤得不轻,听老头子这么一说,心更是提了起来。

    虽然她不知道这老头是谁,但是她却本能地相信他对言渊伤情的判定,抬眼对言渊道:“是啊,你赶紧回屋把伤口清理一下,上点药包扎起来。”

    言渊点点头,拍了拍柳若晴的手背,道:“嗯,别担心,我这就回屋包扎。”

    柳若晴不放心,回头看向那一脸不满的老头子,道:“前辈,麻烦您过来给他看看伤吧。”

    “哼!我干嘛要给他看,这小子无礼得很。”

    言渊原本心里就气这老头子拽着他不让他去救柳若晴,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更加不待见他了。

    尤其是,刚才那老头单手压着他时让他动弹不得的力道,就知道这老头可不只是一个普通老头子这么简单。

    不然,为什么他会被人用针锁住尾骨?

    想到这个,言渊对老头子的防备,又深了几分,“不用求他,这些伤都没伤到要害,清丽干净上点药就好。”

    “可……”

    “哼!小子,你就跟我对着干吧,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你可千万不要来求我。”

    老头子瘪瘪嘴,看言渊的眼神,依然带着令人反感的傲慢,而说这话时,他的眼神还微不可查地朝柳若晴扫了一眼。

    言渊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拉着柳若晴回了屋中。

    而留在现场的几个暗卫在言渊拉着柳若晴离开之后,才回过神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柳若晴杀人了。

    当日在义洲的县衙,她也是这样徒手杀了那个要抓他的黑衣人,可饶是如此,眼前的场面,也让面前这些久经杀戮的暗卫们感到触目惊心。

    可他们是暗卫,有些不该多说,不该多关注的事,他们绝不会多关注一分。

    因而,在言渊夫妇二人离开了之后,他们便着手开始收拾地上的尸首。

    面上镇定不露半分,好似眼前的一切,都跟他们没关系似的。

    所幸,言渊身上这些伤都是皮外伤,最重的那一处,便是他帮柳若晴挡下的那一处,虽伤口很深,却并未伤及要害。

    作了一番清理包扎之后,言渊的状态好了许多,只有脸色还稍微有些苍白。

    “先躺下休息吧。”

    柳若晴这会儿也从刚才那触目惊心的场面中缓过神来了,许是有了先前发病的经验,这一次,她显得镇定许多,好似慢慢习惯了似的。

    如果这是注定的结局,她忧心也没用,还徒给言渊增添烦恼。

    言渊见柳若晴神色平静,心里稍稍放心了一些,将她拉到身边一起躺下,道:“我们再睡几个时辰,明天启辰前往豫州。”

    “好。”

    虽然担心言渊的伤势,但是,这里还是太危险了,万一再遇上那些杀手,她能保证自己到时候还能及时发病么?

    柳若晴心里自嘲地笑了笑,竟然觉得发病还是一种运气了。

    尽管已经躺在床上,可经历了刚才惊心动魄的厮杀,两人都没有了睡意,柳若晴想了想,开口道:“今晚这些杀手,会是桑罗派来的吗?”“应该不会,桑吉已经离开了,桑罗杀了我们有什么用,这种时候,他不会做这种无济于事的事情。”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