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有本事以后别求我
    言渊轻声回答道,沉吟了两秒后,道:“我怀疑是二哥的人。”

    “二哥?”

    柳若晴皱了一下眉,“他现在被困在覆水,哪还有心思来管我们啊,他现在就算要杀,不是应该去杀六哥和八哥才对吗?”言渊摇着摇头,道:“六哥能想到借道突厥,二哥也能想得到, 自然也就想到了在突厥的我们,加上桑吉从桑罗手中逃了,二哥也能料到出自我们之手,一旦桑吉成功回到王庭,拿下桑罗,也就意味着,

    我们借道突厥的事有希望了,二哥当然要趁这个时候,将我们给杀了。”

    桑吉相信他们,但不代表相信六哥和八哥,因此,如果他死了,就算桑吉夺回王庭,也未必会答应让东楚的兵进入突厥。

    就算最后桑吉同意了,也已经过了最佳作战时机,他想,这便是二哥不惜派出上百上来杀他的原因了。

    从今晚这些杀手的数目来看,二哥很显然是要置他于死地的。

    想到这个,言渊苦笑了一声,天家亲情单薄,说的果真是没错,兄弟之情还是比不上那个位子来得让他在意。

    “你说起桑罗,我想到了之前桑吉说的那三个两死一伤的叶护,突厥的叶护武功不低,加上他们身边有这么多的亲卫兵护着,竟然会那么轻易或被杀,或重伤,你说,会不会是二哥的人?”

    柳若晴说到这里,眼底亮了一下,“也许二哥跟桑罗几个月前就联手了。”

    这个逻辑并没有错,二哥当然也知道桑罗一直想拿下东楚边境,甚至还想侵略中原,因此,只要帮桑罗那些突厥汗位,自然也就断了东楚的兵绕道突厥的可能了。

    “你这个猜测,我也想过,所以,桑吉必须得尽快搬救兵将突厥王庭夺回来。”

    “希望如此了。”

    桑吉此人有能力,也可能心怀百姓,可最大的弱点就是太过重亲情,当初桑罗都几次要他命了,他当了可汗之后,竟然还留了桑罗一条命。

    如果当初他能狠下心来杀了桑罗,就没有如今这些麻烦事了。

    第二天一早,那几个暗卫已经候在门外等着他们了,一行人收拾好行囊启程前往豫州。

    “诶,诶,诶,等等,等等,你们怎么走得这么着急,也不等等老头子我。”

    一行人刚出了客栈没走远,身后便传来那老头子抱怨的声音。

    他们回过头来,便见那老头子已经梳洗干净,身上穿着一身暗灰色的短打,凌乱的胡须这会儿已经整理好了。

    明明一把年纪了,可精气神却极好,红光满面,脚下生风。

    说起“脚下生风”……

    柳若晴惊讶地发现这老头子的脚下步伐极快,虽然跑得飞快,下盘却非常稳,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她猛地想起了当时他说的那句话,要不是他被人用针打入了他的尾椎,他哪里那么容易被突厥士兵给抓走。

    想来是对方不是他的对手,才想了什么法子将他的武功给封住了。

    “你们怎么回事,一大早就走了,也不等等我,想丢下我不管是不是?”

    柳若晴被老头这理直气壮的质问给逗笑了,他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现在他们有重要的事要离开,自然是不会带着他这个陌生人了。

    “前辈……”

    柳若晴正要说什么,却被言渊抢先了一步,冷着脸,对着老头,道:“前辈,我们当初从突厥帐下救下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今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我们有要事要办,没工夫招呼你。”

    言渊嘴上喊他前辈,可说话的语气却并不客气。

    老头斜睨了他一眼,鼻尖哼哼了两声,道:“老头子又不是跟着你,我是跟着这女娃娃。”

    说着,整了整自己的胡子,无视了言渊,侧目对柳若晴道:“女娃娃,你就让我跟着你呗,我保证我不给你添麻烦,我说不定还能帮上你的忙呢。”

    “这……”

    柳若晴看着这老头子,若是平时,她还能让老头跟着,也就是一顿饭多个人的事情,可现在是非常时期,老头子在这里,也给他徒增危险。

    想了想,柳若晴道:“前辈,昨晚的事,你也看到了,有杀手要来杀我们,你跟着我们会有危险的。”

    却见老头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道:“他们是来杀你们的,又不是来杀我的,我怎么会有危险。”

    说着,眯起了眼睛,盯着的柳若晴,道:“你这个女娃娃,就是不想带着我,对不对?”

    柳若晴扶额,还是第一次见一个老头这么厚脸皮还这么固执的,说白了,他们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不带上他又咋地了?

    言渊就没柳若晴这么好说话了,直接对身边的几个暗卫道:“把他拦下。”

    说完,拉着柳若晴就走。

    暗卫们正欲动手,却见那老头的身形灵敏地一闪,他们竟然连他的衣角都没碰上,再缓过神来时,老头已经窜到了言渊面前去了。

    如此之快的速度,就连言渊都愣了一下。

    跟在他身边的暗卫,都是暗卫营中的佼佼者,这老头的速度得多快,连他的暗卫竟然都拦不住他。

    老头站在他面前,身高略比他矮小了一些,见他双手端着腰,脸上带着不满地看着言渊,道:“小子,你现在让我很不高兴!”

    他扬了扬下巴,垂下来的白胡子轻轻抖了抖,那模样,着实好笑。

    柳若晴站在一旁,只是淡笑着没开口,见老头子指着言渊,继续道:“要不是因为这女娃娃,你以为我想跟着你们。”

    他看了一眼言渊眼中缓缓流露出来的不耐,继续道:“好,你不让我跟我就不跟,你有本事以后有什么事别想着求我,你求我我也不理你,哼!”

    说完,扭头就走了,走了几步,他又不甘心地走了回来,指着言渊,继续道:“你肯定会有事求我的。”

    言渊不耐烦地蹙了一下眉头,眼底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嗤笑,看着那老头越发生气了,“我走了。”说完,果真怒气冲冲地走了,连头都不曾回一下。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