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神医神谷子
    言渊对他的话并没有多想,现在,他只一心想着赶紧去覆水,解决了逍遥王谋逆一事,他才能安心带着晴儿去找神谷子。

    现在,神谷子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忽地,他脸色一变,脑海里一张脸一闪而过,惊得他的心肝猛地一颤。

    回头对那些暗卫道:“快,快去把前辈追回来。”

    暗卫们不知道言渊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的,但是见言渊焦急到连脸色都白了几分的模样,当下不敢有片刻的逗留,赶忙朝着那消失极快的身影追了上去。

    柳若晴见言渊的脸色有些奇怪,虽然带着几分好似被惊吓过后的惨白,可又似夹杂着逐渐失控的激动,看得柳若晴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怎么了?”

    她握住他的手,感觉到他垂在身侧的手指竟然有些轻颤,她的心,又揪紧了几分。

    “他……他是神谷子。”

    他的眼神有些恍惚,整个人好似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眼中有不敢置信,也有茫然,一时间竟还有些手足无措。

    柳若晴也被这个她做梦都不敢想的名字给惊得愣住了,嘴唇颤抖得厉害,几乎是过了一整个世纪一般,她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神……神谷子?你说那位老前辈就是……就是神谷子?”

    言渊点点头,眼中的激动情绪更加浓烈了几分。

    这会儿,他压下心动的激动,手指微颤地从随身携带的包袱中取出那张他看了无数次的神谷子的画像。

    上面的老人双颊饱满,胡子没那么长,可五官确实跟那位老头子极为相像。而他们一方面根本就不敢去想自己顺手救下的老头子会是他们费尽心力要去找寻的神谷子,另一方面,神谷子被关在突厥,因为突厥气候的原因,使得他整个人皮肤比画像上皱了许多,而且,两颊消瘦,

    胡子又多又长,让他们根本没有往神谷子身上去想。

    就是刚才,言渊想到神谷子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的那一副熟悉的五官,不是那老头子又是谁。

    先前,老头说:要不是因为这女娃娃,你以为我想跟着你们。

    还有他两次重复地说他肯定会求他。

    也许,当时老头就已经看出了晴儿的情况了。

    他既然说了那些话,想必对晴儿的病情,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

    一想起这个,言渊心里便越发激动了起来。

    老头说的对,他肯定会求他,只要他愿意救晴儿,别说是求他,让他做任何事,他都愿意。

    而柳若晴这会儿也缓过来了,当初在突厥帐中,她就是觉得那老头有些眼熟,想着救下万一以后有什么用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原以为自己这辈子许是没什么希望了,现在神谷子竟然就在他们身边,她一时间变得跟言渊一样,无所适从。

    暗卫们离开许久,也不见回来,两人的心里又开始忐忑不安了起来。

    如果这一次让神谷子消失的话,他们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找到他。

    这样想着,言渊开口道:“我们过去一起找。”

    “好。”

    正欲动身,便看到跑过去追神谷子的暗卫们已经回来了,神谷子被两个暗卫一左一右架着给抬回来了,那模样,还颇有些不忿。

    一看到言渊,他便出声骂道:“臭小子,你不是要赶我走吗?我都走了,你又让这些小兔崽子把我抓回来干什么?”

    小兔崽子们:天知道他们为了抓这灵活如小兔子的前辈花了多大的力气。

    这会儿,言渊哪里还敢对着老头子摆脸色,心里早已经后悔莫及了。

    他提步走到老头子面前,俯身对着老头子行了个九十度的大礼,道:“前辈,刚才都是晚辈不好,还请前辈原谅晚辈的无礼。”

    “哼!”

    老头子冷哼了一声,双臂从两边的暗卫手中挣脱,还顺便瞪了他们一眼,回头冷冷瞥了一眼言渊,道:“现在跟我道歉?晚了,我说过我不理了。”

    说完,又扭头就走,不等暗卫们反应过来,言渊已经冲到老头子面前,拦住了他,“前辈,一切都是晚辈的错,您要怎么惩罚晚辈都行,求您不要走。”

    老头子想也不想,一口便回绝了,“不行,我得给我宝贝徒儿去采药治病,没空理你。”

    “前辈……”

    “不行就是不行。”

    老头子打断了言渊的话,冷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这女娃娃找我呢,我都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没抓住机会,现在你求我也没用。”

    言渊有些苦恼地拧了一下眉,张了张唇,低声道:“前辈,想来您应该知道晚辈求的是什么,还望您大发慈悲,救一救内子,晚辈定当做牛做马报答前辈大恩。”

    说着,他竟然撩开长袍,当街对着神谷子跪了下来,还深深地磕了个头。

    “王爷!”

    暗卫们都是惊了一下,要知道,靖王爷身为亲王,就是在皇上面前,都是特许免跪的,王爷怎么能对一个身份不明的老头子下跪,而且还是在大街上。

    他这么一跪,又行了这么个礼,着实是把柳若晴也给吓了一大跳,四周也因为他这样的举动,而聚集了不少人围观。

    柳若晴上前,欲将言渊拉起,“别跪了,生死有命,前辈若是不愿意救我,我们也不能为难人家。”

    她不想言渊为了救她,连尊严都被踩在脚底了。

    可她却不曾想过,在言渊心中,她的命甚至比他的命重要,区区一个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倒是那老头子一脸老神在在的模样,即使言渊当街在他面前跪下磕头,他都无动于衷。

    “我说了,机会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现在求我没用了。”

    老头子还是这句话,布满皱纹的脸上,还有些小得意,“我都说了你会来求我的,你看,被我说中了吧。”言渊依然跪在地上,抬头看向老头子,道:“晚辈先前对前辈不敬,前辈生晚辈的气是应该的,晚辈任凭前辈责罚,但你被关在突厥,如若不是内子救了你,你如今依然被关在那里毫无自由,又有什么机会

    出来救您的徒弟,就算您以后有机会出来了,您徒弟的病,等得起吗?”

    言渊知道他说的徒弟指的是夏桃花,夏桃花也曾说过,她师父出门给她找药去了,估计是他去突厥附近找药的时候,被突厥人给抓走的。老头子一听,脸色稍稍缓和了几分,再看了一眼柳若晴,道:“这女娃娃救我是一回事,你对我无礼也是一回事,她救了我,你又对我无礼了,那她对我的恩情就扯平了,我们非亲非故的,我凭什么要救她

    。”说着,又哼哼了两声,道:“我还要回去救我的宝贝徒儿,你再拦着我,我真会生气的,我生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