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9章 你是不是不行
    言渊见他要走,便立即命人去拦,却又不敢将他得罪透了,生怕又惹恼了他。

    他不敢用王爷之尊去胁迫他,因为他心里清楚,这种活到**十岁,又脾气古怪性情倔强的老头子,根本就不怕死,更是不畏强权。

    忽地,见他伸手拔出暗卫手中的佩刀,吓得在场围观的人都惊呼出声。

    “你要干什么?”

    老头子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还想那刀威胁我不成?”

    “前辈,只要您愿意,晚辈这条命也给您,只求您救内子一命。”

    柳若晴被他的话给吓到了,赶忙冲到他面前,“你干什么,不要为难前辈了。”

    她看了一眼老头子,状似压低了声音,凑到言渊耳边,道:“况且,你都这样求他了,他还不答应,想来肯定是对我这病没办法,我们再为难他,他也束手无策啊。”

    柳若晴这声音虽然已经足够低了,周围围观的人并没有听见,但是对于一个武功高强又离得近的老头子来说,这点声音足够让他听到。

    果然,老头子听她这么一说,便怒道:“谁说我拿你这病没办法,你信不信我给你治一治看。”

    “我才不信。”

    柳若晴挑了挑眉,看着老头那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心中乐开了。

    果然,对这脾气古怪,还有些幼稚的老头,还是激将法比较有用。

    “你……你……你把手拿过来,我给你把脉。”

    言渊and暗卫小哥们:“……”

    刚才王爷又跪又拜都没用,王妃一句话就搞定了?

    柳若晴对这言渊眨了眨眼睛,对老头子道:“我现在不相信你了。”

    她上前挽住言渊的手,道:“我们走吧。”

    言渊当然不肯,他虽然隐约地有点了解老头子的脾气,是经不起激的,可若是又把他给激跑了,他是后悔都来不及。

    当下,他紧握住柳若晴的手,对这老头子还是毕恭毕敬,道:“前辈,这里是大街上,会惹您分神,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劳您再给内子细细把一把脉。”

    老头子还牢记着言渊先前对他不敬,这会儿还不太想搭理言渊,见言渊像个孙子一样得在边上赔笑,他只是傲娇地冷哼了一声。

    言渊这会儿是恨不得将这老头子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了,哪怕他这会儿态度再恶劣,他也依然在一旁赔笑着:“前辈这边请。”

    老头子虽然不想跟言渊说话,可一想到这个女娃娃又一次开始怀疑他的医术,他就觉得该给这女娃娃一点教训才是。

    当下,便扭深跟着言渊走了。

    “去给我点些好吃的。”

    老头子挥了挥手衣袖,在桌子旁坐了下来。

    言渊用眼神示意了暗卫一眼,暗卫领命,立即前去点菜了。

    “前辈,好吃的马上就能给您上上来,请您给内子看看。”

    言渊双眼期盼地看着神谷子,神谷子还是一副颇为看不上他的眼神,这才回头看向柳若晴,道:“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柳若晴压下心中的激动和忐忑,缓缓伸出手。

    见神谷子的四指轻轻按在柳若晴的脉搏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心思难测。

    言渊的手,放在腿上,被桌子挡着,没人注意到他因为紧张而攥紧的拳头,尤其是看到神谷子开始不停摇头的时候,脸色骤然白了几分。

    又见他连连叹气,他整个心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双唇也有些轻颤,“前辈……”

    “别吵。”

    神谷子不耐烦地嗤了言渊一身,一旁的暗卫小哥们见自家王爷如此憋屈的模样,心里不禁都有些同情起他来。

    这个世界上,能让王爷这般忍着受委屈的人,除了王妃,大概就只有眼前这位掌握着王妃生死的老前辈了。

    言渊果然不敢再出声,等了许久,见神谷子不是摇头就是叹气,心一点一点开始凉了下来。

    “前辈,怎么样了?”

    “不好啊,不好啊。”

    “不好?”

    言渊的面色,一瞬间变得晦暗无比,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怎么不好?是……是前辈您也没办法了吗?”

    “我能有什么办法?”

    神谷子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听得言渊万念俱灰,感觉整个世界都仿佛塌了一般,半晌没缓过神来。

    他带着这个唯一的希望,结果,得到的答案依然让他绝望吗?

    他怔怔地坐在桌边没吭声,那万念俱灰的表情,看得让人眼底发酸。

    柳若晴皱了一下眉,正要出声安慰他,却道:“房事太少,不利于泻火,知道吗?”

    言渊跟柳若晴同时一怔,这会儿表情就变得有那么一些莫明了。

    那些暗卫小哥们一听这是王爷的私事啊,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假装自己没听见。

    言渊嘴角的肌肉微不可查地抽了抽,看着神谷子神秘兮兮的样子,勉强开口道:“前……前辈指的是这个?”

    “这个难道不严重吗?”

    神谷子一脸严肃地看着言渊,看了看四周,道:“小子,你是不是不行?”

    言渊跟柳若晴的脸,同时黑了,他们俩都已经吓个半死了,他竟然告诉他们,他刚才说的没办法是指这个?

    言渊这会儿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可偏偏这位老祖宗可以说是晴儿的命,他不敢轻易得罪。

    勉强从嘴角挤出一抹笑容,他不自然地开口道:“前辈,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私事,您……能不提吗?”

    “怎么能不提?”

    神谷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言渊,道:“你年纪轻轻就不行,这问题大了。”

    言渊:“……”

    他不是不行!不是不行!

    “前辈,内子有孕在身,所以必须克制。”

    他不相信他一个神医还把不出喜脉来,分明就是故意调侃他们。

    果然,神谷子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便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言渊见他又不说话了,心里急了,便忍不住又一次问道:“前辈,那内子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她呀……”

    此时,点好的菜已经上来了,满满一大桌,看得神谷子直流口水。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鱼肉放进嘴里,道:“你知道吗?”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