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3章 因为不爱,所以不恨
    “你们……你们真是……”

    薛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见儿子儿媳眼底的坚定,知道已经劝说不了,最后,只能无力地挥了挥手,“罢了,听天由命吧。”

    此时,逍遥王刚从寨子里出来,进了营地,有心腹便跑过来,眸色有些紧张和慌乱。

    “王爷,不好了,突厥桑吉可汗带着鹰虎豹三师已经攻入王庭,将桑罗和拓跋雄给拿下了。”

    闻言,言善的脸色,微不可查地变了一下,放在桌子上的拳头,攥紧了。

    心腹看了言善一眼,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我们派去刺杀靖王的人,全……全军覆没。”

    “什么?”

    全军覆没……

    他料到要杀了言渊并不简单,因此几乎是将他手上的精英全部派了出去,杀言渊的人不需要太多,他派那么多的过去,只不过是孤注一掷,以防万一而已,怎么会落到全军覆没的下场。

    “到底怎么回事,他身边就带了十几个暗卫,武功再高也不能让我们的人全军覆没,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

    心腹为难地皱了一下眉,半晌,才硬着头皮,道:“属下……属下不知。”

    派出去的人都死了,没一个回来,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根本不清楚。

    “只有……只有靖王受了一些轻伤。”

    言善给人的感觉,身上都是带着一股十分温和的气质,可这会儿,他面容狰狞,神情可怖,愣是在知晓他真是性情的心腹,也被他这会儿的模样吓得不敢吭声。

    稍许,见言善无力地闭上双眼,摆了摆手,让心腹退下去了。

    “九弟……哈哈哈……九弟……”

    他嘴里不停地重复着这两个字,随后便又是一阵苦恼,“你可真是我的克星。”

    这一刻,他才开始认真去想先前薛氏跟他说的话,就算他是嫡子,哪怕是嫡长子,有他那个深受父母宠爱的九弟在,皇位能轮的上他吗?

    他坐在椅子上,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真的完了。

    也渐渐明白,有些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不甘又能如何。

    可是,这些道理,他只有在付出那么多代价之后,才明白过来。

    桑吉成功夺回王庭之后,言渊便派人给桑吉送了一封信,提出了要带二十万大军绕到突厥进宫覆水之事。

    尽管此时,突厥朝中也有不少人反对,但桑吉最终还是答应了言渊这边的请求。

    十日后,原本驻扎在豫州的二十万大军,绕道突厥,从覆水北部直接进了覆水之地,这里路途平坦,又没有山水隔着,朝廷的叛乱大军,轻易地进入了覆水中心。

    逍遥王手上的二十万大军也早就做好了作战的准备,都是常年历练的大军,朝廷的大军攻进去的时候,虽然没什么吃亏,却也没占到多大便宜。

    双方各据一方,一时间,两边都僵持不下。

    如果长时间拖下去的话,对已经断了粮草来源的逍遥王的军是极大的不利,这也就意味着,言善一定会打算孤注一掷,速战速决。

    “王爷,我们的粮草已经撑不了几天了,得尽快做突围的准备才行。”

    看朝廷军的样子,是想将他们直接困在这里,消耗他们的战斗力,一旦粮草一断,他们怕是真成强弩之末了。

    “逍遥王那边的粮草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派兵将他们围在这里就行。

    ”

    “他们绝不会坐以待毙,这两天估计会进行突围,让所有人做好防备,以防他们突袭。”

    “末将领命。”

    随军参将退下之后,言渊看着面前覆水的地形图,叹了口气,道:“二哥确实是一把带兵的好手,可惜没用在正道上。”

    “是啊,从一开始,我们都不曾真正怀疑过他。”

    若不是义洲水患来得诡异,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将这件事跟逍遥王府联系在一起。

    “二哥这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兄弟二人皆是叹了口气,再看帐中那个这段日子沉默了不少了的言绝,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

    自从柳天心突然失踪不见了之后,言绝便一直都是这副状态。

    让他带兵出来,也只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可现在看他这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若是这辈子都找不到柳天心,估计他这辈子都不打算娶妻了。

    当晚,言霄帐下有人急急来报,“王爷,有人偷袭我们的粮草库,所幸被巡逻兵及时发现,并未让那人得逞。”

    “人抓住了吗?”

    “王爷恕罪,那人逃得快,未曾被抓住了。”

    那人跪下请罪,面上露出惭愧之色。

    言霄却只是对他摆了摆手,“下去吧,派人将粮草守住了。”

    两军交战,粮草是基本保障,他们想要熬的方式耗对方的粮草,对方自然也会打他们粮草的注意,他先前便已经料到了,没想到,她果真敢冒这个险。

    言渊看了言霄心中有数的模样,开口道:“猜到是谁了?”

    见言霄勾了勾唇,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一丝讽刺,“除了她还能有谁?”

    言渊自然也猜到了几分,因为言霄说到“她”,他心中便有数了。

    “打算怎么处置她?”

    他心里其实一直担心他这个痴情的六哥会对秦桑手下留情,更甚者,旧情复燃。

    毕竟,那个女人,他曾经是真真正正地爱过的。

    言霄知道言渊心中的想法,薄唇轻轻抿了一下。

    他承认,他曾经确实真的是爱过秦桑,如果不是真的爱过,他不会因为母妃“杀了秦桑而终母妃一生,他都没有回来见她一面了。

    现在回想起来,言霄心里都是懊悔不已。

    但他不怪秦桑,那个时候,该怎么抉择是他的事情,秦桑跟他各有各的立场,各为其主罢了。

    而言霄心里也清楚,他现在能把事情想得这么客观,这么透彻,无非就是归结于一句话——

    他不爱秦桑罢了。

    因为不爱,所以也不恨,才会更加透彻,更加清晰地看问题。言渊见言霄表情冷清,心里便也知道了他的想法,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